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红楼潜龙 > 四百一十九:赔罪

四百一十九:赔罪

所以此时皆是恐惧的不敢上前,贾璟双眼微眯心中冷笑,面上却越发暴怒的道:“还不退去!你们果真是要造反不成?本侯一声令下!数十万京营即可调动!尔等家中亲人立时便与谋反罪同论!九族皆死!”

众人闻言更是面面相觑皆是生出退意,邓鸿刚见状大吼道:“谁也不许退!他是在吓唬你们!他不敢动你们!只要你们站稳了!老子重重有赏!”

贾璟冷冷的道:“他是主谋!尔等谁敢违逆,即是同犯!三声之内!还不退去者,必死无疑!”

“一!”

贾璟冷冷的喝道!众人顿时更加慌乱了起来,有的已经悄悄的从人群中向后面退去了,有的则是骑虎难下,既害怕贾璟说的是真的,又害怕邓鸿刚他们日后报复。

贾璟却根本没有停下继续大喝道:“二!”邓鸿刚慌了,连忙道:“我看谁敢退!谁敢!你们全家都给老子滚出码头!我叫你们在神京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要你们站稳了!他绝对不敢把你们怎么样!”

那些苦力们闻言,只好咽着唾沫硬着头皮站在那,贾璟双眼隐隐泛着血红轻声念道:“三!全军听令!给我……………”

“宁侯刀下留人!”

贾璟止住了挥舞的手,只见潘坚急急忙忙的从后面跑了出来,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大喊道:“宁侯息怒!宁侯息怒!还请刀下留人啊!”

贾璟没有收回手,只是冷冷的看着潘坚,邓鸿刚既松了口气又有些不满的上前道:“师父,您怎么来了,您……………”

潘坚二话没说,一巴掌呼在了邓鸿刚脸上,邓鸿刚立马脸颊肿胀了起来,嘴角隐隐吐出血来,惊恐疑惑的看向了潘坚。

潘坚现在都恨不得弄死邓鸿刚!咬着牙指着邓鸿刚大骂道:“你这个孽障!还不给我跪下!”邓鸿刚梗着脖子道:“凭什么?我!”

潘坚有事一巴掌呼在邓鸿刚脸上道:“你跪是不跪?给我跪下!”邓鸿刚无奈咬着牙跪了下去,潘坚又对四周的漕帮帮众道:“都聚在这儿做甚么?都给我滚!”

漕帮众人见状连忙点头哈腰的离去了,潘坚又急忙散开了苦力们,点头哈腰的上前干净利索的跪下对着贾璟道:“宁侯恕罪!这个孽障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他狗命一回。”

贾璟闻言看向他冷笑道:“你可是太小瞧他了,他可不像是有眼不识泰山的样子啊!毕竟一口一个贾璟的,除了今上之外,可在没人敢这样称呼本侯了!”

潘坚闻言恨得牙痒痒,但是看着贾璟仍旧没有放下的手,连忙磕头道:“今天是我漕帮对宁侯无礼在先,实在是罪该万死!您请移步屋内,只要您能饶过我漕帮一回,小人必是尽我漕帮上下之所能!尽心竭力的满足您的任何条件!绝无二话!”

贾璟闻言看了看潘坚道:“果真?”潘坚立马道:“此心可鉴!您请移步,看我们的表现!”贾璟冷冷的道:“那小子今日屡次三番辱我,我贾璟的名头虽然算不上什么响当当,但是好歹也是有那么几分薄面。”

贾璟收回了手面无表情道:“侮辱我也就算了,我麾下将士,恐心有不服,宁荣二公,也绝不会容忍这样的羞辱!”

潘坚闻言顿时呼吸急促了起来,有些艰难的道:“还请,还请宁侯……………”贾璟这次却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冷冷的打断道:“弟兄们!你们能够忍住不杀此人吗!”

“不能!杀了他!”

“杀了他!”

柳泽等人齐声怒喝,潘坚顿时面白如纸,贾璟冷冷的看着潘坚,随后轻声道:“邬化,去帮帮潘帮主!”

邬化沉声道:“得令!”潘坚连忙低下了头,邬化阴沉着脸,就好像是地府索命的牛头马面一般,已经预感到什么的邓鸿刚连忙惊恐的吼道:“你,你干什么?”

邬化冷笑道:“送你上路!”邓鸿刚惊恐的大叫一声就要跑,谁知邬化两步就赶上了,一拳打在他背心,邓鸿刚顿时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

他惊恐的抬起头看去,只见邬化已经快步走了过来,他惊恐的想要大叫,却发现自己满口都是鲜血根本叫不出来,手脚并用想要逃跑,后背却传来一阵剧痛,却原来是邬化方才一拳早就将他肋骨打断!

邬化狰狞的笑着,上前一脚向着邓鸿刚的胸部踏去!邓鸿刚摆着手惊恐摇头,却终究躲不过,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响彻天际!

潘坚颤抖了一下低着头紧紧的蹙着眉闭着眼不说话,而原本散去的力工们也都时时刻刻的关注着这边,此时听到声音五部抬头看去,随后便仿佛看到了此生最为恐惧的画面,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只见邬化的大脚已经踩进了邓鸿刚胸口!居然是一脚生生将邓鸿刚的心脏踏碎而死!

邓鸿刚惊恐的看着自己胸口的大脚无力的呻吟了两声,随后瞪着眼睛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邬化往他脸上啐了口唾沫,随后拔出了脚来,哗啦啦的带着一片浆湖般的物事。

siluke.com

邬化在邓鸿刚的下摆上蹭了蹭脚,顺带着又踢了他一脚,这才走了回来,抱拳道:“侯爷!此人已然伏诛!”

贾璟点了点头,随后看了一眼瑟瑟发抖不敢抬头的潘坚,翻身下马道:“把他给我挂到那边的旗杆上去,挂七天,让他们记住,这就是违逆本侯,违逆朝廷的下场!”

邬化抱拳道:“是!”时候就叫了两个人上去将胸口被洞穿了的邓鸿刚抬了起来,勒住脖子,悬挂在了旗杆之上!

贾璟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屋内,潘坚复杂的抬头看了一眼随风飘荡的邓鸿刚,叹了口气,连忙追着贾璟而去。

贾璟细细的打量着漕帮的这处分舵,半晌之后冷笑道:“潘帮主做的好大家业!”潘坚连忙赔笑道:“哪里哪里,跟侯爷宁荣二公的底蕴相比,我等不过是萤火比之皓月!不敢有丝毫称大!”

贾璟冷笑着坐到了座位上,看着潘坚道:“我看你很敢嘛!你有什么不敢的?”潘坚连忙苦笑道:“这件事的确是我漕帮这帮蠢货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侯爷,还望侯爷能够给漕帮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贾璟冷冷道:“你们漕帮可不是只敢做这件事!”潘坚愣住了,贾璟看着潘坚,细细的打量了他许久之后,才叹了口气道:“我对潘帮主很失望,看来你对贵帮船只冲撞扣押本侯先生座船的事情,一无所知了?”

潘坚闻言顿时如五雷轰顶,他震惊的简直说不出话来,贾璟的先生?半圣周焕?被自己漕帮的人撞了?还被扣押了?自己这个帮主居然是现在才从贾璟的口中知道!

那可是儒家七百年一出的圣人!是被士林捧在手里的周焕先生!就是十个漕帮也不敢得罪天下士林啊!

潘坚立马跪在了地上啪啪左右开弓扇自己嘴巴,一面扇一面哭道:“侯爷饶命!小的实在是不知道下面的人能做出这样的事!小的要是知道,绝对不会,绝对不会……………”

潘坚说着,跪在地上已然是泣不成声,贾璟冷笑道:“这件事且稍后再论,咱们先把另外一件事说清楚!”

潘坚闻言都恨不得直接一脑袋撞在柱子上了!怎么着,人家今儿来还不是为了这件事?他颤抖着看向贾璟道:“敢问侯爷,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贾璟似乎没有听到潘坚说话,反而是说起了别的事,他面无表情道:“潘帮主这么大的一个帮派,上上下下这么多人张着嘴等着吃饭,想来不易,那潘帮主应该能理解本侯养活宁荣两个国公府有多不容易。”

潘坚双眼一亮,以为贾璟实在勒索自己,只要有所求就行,就怕什么也不求!那才是可怕!

谁知贾璟却好像看出了潘坚的意思,不屑的笑道:“所以本侯正好有个亲戚,金陵薛家,潘帮主应该不陌生?”

潘坚一愣,是真的有些疑惑贾璟为什么和自己说这些了,贾璟见潘坚真是云里雾里的样子不由得更是叹了口气道:“于是我就跟现在薛家的家主,薛蟠大哥,商量了一下,我提供了个路子,他替我去趟,大家一点赚点辛苦钱。”

贾璟面无表情的看着潘坚道:“可是就在刚才,我听说,贵帮的人,把我薛大哥的船和货劫了回来,还扬言,我贾璟一日不来,就一日不放人..............”

贾璟看着潘坚道:“敢问潘帮主,这可是潘帮主的意思?”潘帮主整个人都呆住了,那可是金陵学家,虽然现在不是什么东西了,但是人家也不是说就是弱鸡了!

人家手底下可是有无数丰子号作保的!再加上金山银海一样的家财,你漕帮是有这个实力的,但是要是所以为自己可以与天下为敌那也差不多到头儿了!

更何况你还是直接挑衅贾璟!那可是如今炙手可热的新贵!且先不说人家是陛下面前的红人,就光说人家的权势,真要是漕帮头铁的惹上人家,还不知道面临什么样的麻烦!

漕帮说到底是一帮赚辛苦钱的苦命人,能赚钱养家湖口就好了,为什么要和这些权贵过不去呢!

于是潘坚很利索的就认怂了,连忙磕头道:“侯爷饶命!侯爷饶命!此时定然是那个孽障自行决定的!和我漕帮上下没有丝毫关系啊!”

贾璟看着涕泪横流的潘坚无趣的摆了摆手道:“先放人,这些事,一会儿再说!”潘坚连忙道:“是是是!小的这就去!”

潘坚说着,连滚带爬的向着后面跑去了,随后没过了一会儿,就见薛蟠满脸青肿的被拖了出来,潘坚看着薛蟠的惨状冷汗止不住的流。

贾璟面无表情的看着薛蟠,隔了这么长时间,薛蟠整个人肿了一圈!鼻青脸肿的身上更是一片脏乱,贾璟起身上前,薛蟠低着头低声哀鸣着。

贾璟伸出手,薛蟠立马吓出了猪脚,哭喊着:“别杀我!别杀我啊!我有钱!我把钱全给你们!求求你们…………别杀…………我啊!”

贾璟眼神幽深的看向一边的潘坚,潘坚吓得连忙跪下道:“侯爷饶命!侯爷饶命啊!”

薛蟠听到这句话愣住了,随后抬起头来,待看清楚是贾璟之后,薛蟠立马像是找到了主人的流浪京巴犬一般,委屈的哇哇大哭道:“璟哥儿!

!你咋才来啊!

!”

薛蟠喊着一把抱住了贾璟的大腿,仰天哀嚎着,那哭声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贾璟伸出手轻轻拍了拍薛蟠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我在这儿,薛大哥先回家,后面的我会处理的。”

薛蟠闻言立马叫嚣道:“不!不行!我要弄死他们!我要弄死这帮王八蛋!他们…………他们不是人呐!呜呜呜呜!”

潘坚吓得冷汗直流,贾璟幽幽的看了他一眼,随后道:“大哥的伤势拖不得,还是先回去罢,再说姨妈和宝妹妹还在家里等着你。”

薛蟠本来是要挺着伤也要弄死这帮王八蛋的,但是一说到薛姨妈和薛宝钗,他却心软了,的确也是很久没见她们了,现在他的确是很需要家人的安慰,于是只能点了点头。

贾璟伸手招来了两个亲兵,叫他们带着薛蟠先回去,两个亲兵不敢怠慢,连忙便上前小心翼翼的扶起了薛蟠,潘坚见状连忙叫人送来担架,更是叫人备下最好的车马,贾璟没说什么,两人便抬着薛蟠先行出去了。

薛蟠走之前还不忘严肃的叮嘱贾璟道:“你,你可千万别放过这帮王八蛋啊!璟哥儿你不知道,这帮王八蛋,他们,他们……………简直不是银啊他们!咦咦咦咦……………”

贾璟看着哭的都快抽抽了的薛蟠只能无奈的点点头道:“这边的事有我,大哥安心的回去养伤就是了。”薛蟠这才放心的离去。

贾璟随后冷冷的看向潘坚道:“这两件事,潘帮主难道不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潘坚擦了擦头上涔涔的冷汗,随后咽了口唾沫道:“最近,最近南边儿的码头出了一些事情,所以小的最近一直在金陵,实在是没顾得上这边,这才,这才让这帮畜牲做下了这等混账事!”

贾璟“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道:“哦!那这么说,这件事潘帮主毫不知情,不知者不罪喽?”潘坚连忙道:“不敢不敢!既然事情发生了,小人绝不敢推诿!不管是小人知不知道此事,对侯爷的伤害都已经是造成了!小人愿意倾全帮之力补偿侯爷!”

潘坚诚恳的道:“只要您张口,上刀山下油锅!我们漕帮上下绝无二话!只要您肯原谅我们犯下的过错!”

贾璟看着潘坚,久久之后才道:“不是本侯威胁你的罢?”潘坚立马道:“不是!绝对不是!这是我们漕帮对侯爷的补偿!只要您开口,我们漕帮没说的!”

贾璟点了点头随后道:“两淮的运河,你不要想了。”潘坚连忙点头道:“这是应该的!发生了这种事,我们漕帮也没脸领这个赏了!”

心里却是无比苦笑,反正这件事您都拖了两年了!本身你也是没准备给!

贾璟撇了潘坚一眼道:“你别以为本侯是在湖弄你!”潘坚连忙诚恳的道:“绝无此事!”

贾璟收回视线道:“本来本侯就是准备亲自走一趟扬州的,本侯对两淮的商路很感兴趣,也愿意让漕帮插一手跟着分杯羹............”

潘坚闻言顿时愣住了,原本他以为贾璟上次的承诺都是空手套白狼了,结果没想到,贾璟居然真的有这个计划!

贾璟看着潘坚道:“但是现在,你们一口汤都别想喝!”潘坚满脸苦涩的低下了头。

贾璟轻声道:“漕帮要单独分给我五个分舵,替我经营两淮商路,我会亲自为他们铺路,但是,是无偿的,十年!”

贾璟晃荡着一个手指道:“为我干十年,十年之后,两淮商路,归漕帮!”潘坚一阵苦笑,别说十年,就是两年,这五个分舵也姓了贾了!

所以潘坚十分为难的道:“侯爷,我们将三个分舵借给您,二十年,如何?”

贾璟收回手指,看着潘坚轻声道:“你是在跟本侯讨价还价吗?”潘坚立马摆摆手道:“不不不!小人绝无此意.............”

潘坚咬了咬牙道:“好!既然漕帮做下来这等事情!自然是认打认罚的!五个分舵,我会叫他们去向侯爷报道的!”

贾璟点了点头,随后起身道:“聪明一点,再有下次,不会是这样轻轻松松就能解决的事情。”

潘坚连忙苦笑着点头称是,贾璟向外面走去,随后又勐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道:“哦对了,这次来本来还是带了礼物来的,看我,居然给忘了!”

红楼潜龙》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红楼潜龙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