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驯妖记:大圣养成指南 > 221,万法门大御……大师姐!

221,万法门大御……大师姐!

神捕堂武库,收藏着大量武道功法,最低也有五品,最高倒是只有三品。

沉浪一大早就来到武库,翻找合适的功法。

“豁,果然有‘斩风破浪刀’,让我看看……第一招斩狂风,第二招破大浪,第三招斩狂风破大浪……卧槽,开创这门功法的那位前辈,文采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虽然这门功法一共就三招,还只是一门四品功法,但看在它足够简单粗暴的份上,沉浪还是将之扫描了进去。

“燃血大法,搏命功法,燃烧气血,一刻钟内功力暴增五成,代价是使用一次,暴瘦二十斤……这岂不是减肥神功?没这么便宜的好事吧?”

翻到后面一看,果然:

“使用超过三次,会心脏衰竭……那岂不是连三品武者都不能滥用?毕竟三品武者心脏也是要害。不过我有生机强化,还能给自己加治疗,不怕!扫下来!

“掣电惊雷枪,枪诀。心法、招式都有点复杂啊,修炼至真气后,对修炼环境居然还有要求,最好在雷雨天,于空旷地修炼,以吸收雷霆精气。

“这个真不怕被雷噼死吗?四品武者扛不住天雷的吧?不过我有小鱼这个充电宝……其绝杀一枪‘掣电惊雷’倒也简单粗暴,扫了!

“回风舞柳剑……太花哨,不要。柔云细雨剑,太阴柔,不要。星殒流火剑,唔,可修出火焰剑气,招式倒也简单粗暴。这可以扫。

“怒剑,以情绪催发的剑法,越愤怒越强大,剑招……这不就是瞎姬巴乱砍吗?我说这门‘怒剑’,为啥还要特制一把五尺长、一掌宽的大剑,还特别强调越硬越好,无需开刃呢……”

沉浪在武库呆了一个上午,仔细翻找挑选了十几门简单粗暴的功法。

之后又去找燕天鹰,求取“天罡战气”。

“小沉你道法天赋极高,为何还要分心武道?”

燕天鹰虽然知道沉浪武功也不弱,但还是对此表示难以理解。

沉浪将当初对慕清雪的说辞拿了出来:

“因为道法太简单,一看就懂,一学就会,毫无挑战性,还是武功更难一点。世间大宗师、大真人的数量对比,也证明了这一点。明明练武之人遍地都是,可一品大宗师却只得三位。而道法入门要求极高,当世却有六位大真人。足证武道之难,远胜道法。”

燕天鹰神情古怪地瞧了沉浪好一阵,方才叮嘱道:

“你这话,可千万不要在万法真人面前提起,不然她会生气的。另外,道法大真人比武道大宗师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真人比大宗师寿命更长,可以存世更久。像乾坤真人,从前朝末年乱世争霸一直活到现在,跟他同辈的武道大宗师,早就死光了。”

说着,取出一部厚厚的册子递给沉浪:

“这是我手书的天罡战气,除了密语注解,没有任何我自己的修炼心得。当初教给小慕的,也是同样的功法。至于为何不传授自己的心得,我想你应该明白。”

沉浪点点头:

“武道修行,不能受前人桎梏,必须找到自己的道,否则一品无望。”

燕天鹰欣然道:

“你明白就好。世上很多武者,都不懂这个道理,或者说就算知道也不愿相信,一味追寻前人留下的高阶功法。

“偶有一品功法出世,甚至会在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引来多方势力争夺。可他们却不知道,纵使得到了一品功法,能练到二品的都寥寥无几,更别说一品了。”

沉浪笑道:

“毕竟当今世上,只有三位武道一品的大宗师,绝大部分练武之人,没有一品大宗师教导,甚至连三品都难得一见,当然不会相信一品功法反而会桎梏自身道路。他们只会觉得,自己修炼不到一品,只是因为没有一品的功法。

“至于为何您和七海龙王、杀生罗汉都只凭三品功法晋至一品,他们又会自我解释,这是因你们惊才绝艳,本身就有能自成一派的大宗师天赋。那些修炼一品功法,却未曾就一品的前例,也会被他们解释为,那是修行之人天赋不够。”

燕天鹰也是一笑:

“倒也是。大部分人,总怀有侥幸之心,总以为自己会是最特殊的那一个。而一品功法,以及武道大宗师的稀少,也确实没有足够的说服力,证明现成的一品功法会桎梏道路。”

顿了顿,他又郑重说道:

“我虽未见过你施展武功,但观你以往作为、战绩,对你武功的路数,我大略能揣摩一二。以我观之,你在武道一途,怕是早已提前拥有了独属于你的‘武道意志’。

“既如此,其它功法,便都只能作为参考,千万不要被其它功法影响,动摇了你自己的道。”

沉浪抱拳一揖:

“多谢大人提醒,我会在自己的道路上,一路走下去的。”

拜别燕天鹰,带着秘藉回到宿舍,把“天罡战气”扫描进去后,沉浪便开始让小月亮推演一门以“十步一杀”主干的功法。

为此,他还特意向小兔子道了个歉:

“抱歉啊小雅,要耽搁一阵子你的修行了。”

驯妖诀小月亮一旦开始推演功法,就必须全力以赴。

吸收的天地灵气,将会全部作为推演的能量消耗掉,暂时无法再转化为“帝流浆”。

而在小骨晋升第三境之后,按照顺序,本来该由小兔子独享全部帝流浆修行的,现在也只好先暂停一阵。

【没关系的主银。兔叽可以先自己修行的。】

小兔子如此乖巧,让沉浪老怀大慰,抱着小兔子好生亲昵了一阵。

这时,有位文吏忽然过来,在宿舍门房传话说,燕天鹰请他过去一趟。

沉浪心中疑惑:

这刚从燕天鹰那儿回来还不到半个钟头呢,怎么就又召我过去了?

难道出了什么大桉要桉,终于要派我这个神捕堂头号杀手出马了?

当下精神一振,把小兔子收回空间,理了理衣襟,昂首挺胸出了宿舍,与那文吏招呼一句,大步流星向着燕天鹰办公楼行去。

来到小楼前,就见燕天鹰正站在门边,身边还站着一个身量修长的年轻女子。

那女子身着白裙,腰系丝绦,披着鹤氅,秀发垂肩,广阔胸襟呼之欲出,水嫩肌肤吹弹可破。

她不但身段惹眼,相貌也是极美,弯弯的唇角天然上扬,好像始终挂着一抹浅浅的微笑。狭长的双眼微微眯着,眼角也微微上挑,好一双媚人的狐狸眼。

不过这女子虽然有着妩媚诱人的微笑唇、狐狸眼,可气质倒是明媚端庄,很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气派。

沉浪过去对着燕天鹰一礼,又看向那白衣鹤氅、长腿大凶的女子:

“这位姑娘是?”

那女子眯着一双狭长妩媚的狐狸眼,上下打量着沉浪,眼神带点审视的意味。不过沉浪却总觉着,她努力眯眼看人的样子,像极了没戴眼镜的高度近视。

这距离也就三米左右,别不是连我长什么模样都没看清吧?

正暗自滴咕时,燕天鹰呵呵一笑:

“这一位,就是你常师叔的开山大弟子,万法门大师姐秦清。你叫她大师姐就是。”

得,燕天鹰现在已经是以沉浪的师长自居,把万法真人当沉浪师叔了。

不过话说回来,燕天鹰作为神捕堂大家长,虽然从来没有教过沉浪武功,但也正因他的存在,沉浪才可以从瀛州到京城,一路活蹦乱跳到现在。

有燕天鹰持续关注,皇帝才不能直接派大内高手取沉浪性命,为他的绿手套、老情人、私生子和断掉的一条财路报仇。

白龙真人也不能以大欺小,为连云霄之死找沉浪“迁怒”。

蛛母的后患,也是燕天鹰与万法真人联袂出动,带沉浪去拜访琉璃尊者帮忙解决。

总之以燕天鹰一直以来对沉浪的关照,作沉浪的师长,那是绝对够格的。

沉浪对此当然不有任何意见。

燕天鹰和万法真人都对他有大恩,在他心目中,本就已将二位视作了师长。

当下径直对着万法门大师姐秦清拱手一揖,口称:

“见过大师姐。”

大师姐秦清眯着双眼,努力看着沉浪,绽出一抹笑意。

她唇角本就是天然微笑唇,这一笑,唇角直如小猫一般,更添几分妩媚动人。

同时轻启朱唇,露出雪白贝齿,以清柔动听的声音说道:

“沉师弟你好。我这趟来,是奉师命为你送‘鱼龙丹’过来。师尊自云顶魔宫回来后,又开炉炼了一炉鱼龙丹,有了上次的经验,此次共计成丹十八枚,依前约,取三成作为师尊炼丹的报酬。剩下的十三枚都在这里。”

2kxs.la

她取出一只巴掌大小的黄皮葫芦递给沉浪,沉浪赶紧上前,双手接过葫芦,口称:

“多谢大师姐。还请大师姐代小弟向常师叔致谢。”

而直到他接近到五步之内,秦清好像才终于看清了沉浪模样,眼角总算舒展开来,不再如先前一般努力眯眼打量。

这让沉浪愈发确定,这位大师姐恐怕是个近视眼,还是高度近视那种。

话说,道法修士近视很正常,毕竟又不炼体,又要成天看书、研究,炼丹的还得长时间盯着炉火观察火候,制符、炼器的,又总要在材料上微凋符文,这都是极费眼神的事。

稍微不注意保护眼睛,就容易变成高度近视。

当然,身为道法修士,总有办法解决近视问题。

比如,有些天材地宝,就有“明目”之效,可以有效提升视力。

又或者,永固一个“明目术”、“鹰眼术”之类的法术,或者使用法器道具。

论性价比的话,肯定是使用法器道具更划算。

道法修士能够永固的法术毕竟数量有限,绝大部分道法修士,都会选择永固防御法术,确保自身安全,不可能浪费一个宝贵的永固法术位,仅仅用来提升视力。

沉浪本以为,燕天鹰召自己过来,就只是为了这一葫芦鱼龙丹,顺便介绍自己与万法门大师姐认识。

没想到燕天鹰还交给了他一个任务:

“小沉,你常师叔这次与琉璃尊者坐镇云顶魔宫一个多月,多少受了些魔气侵蚀,回来之后炼了这一炉灵丹,就立刻闭关休养。闭关之前,命小秦前往‘仙雾山’,去采摘‘仙雾幽昙’。

“那仙雾山在京师以北两千多里,乃是漠北与大楚的一道天然交界。山中不仅有妖兽出没,还时常有漠北蛮族出入。所以小秦以前去仙雾山采药,都是由万法门二弟子楚鹿陪同。

“现在小楚应我之请,去帮朱捕头他们追查邪教桉,万法门其他几位弟子,又都修为尚浅。是以你常师叔命我派个能打的,陪小秦前去仙雾山采药。”

说到这里,他传音沉浪:

“小秦乃是四品法修,修为比连云霄只强不弱。但她不擅战斗,跟你相比是两个极端,你这一路,须得好生保护她。

“另外,白龙真人已前往云顶魔宫轮替值守,与他搭挡的,正是刚被放出来的杀生罗汉。杀生罗汉瞧不顺眼白龙、乾坤,定会盯紧他。所以你暂时也不必担心白龙的报复。”

很明显,燕天鹰也正是因为白龙真人去了云顶魔宫,这才放心派出沉浪护送秦清。

沉浪大声应诺:

“燕大人请放心,我定会保护好大师姐,必不叫她受到半点伤害。”

然而秦清却轻笑一声:

“沉师弟有志气。不过我身为万法门大师姐,万法真人首徒,四品法修,就算站着不动任人攻击,天下间,能伤我的人却也不多。此行仙雾山,之所以请你陪同,只因我不喜清寂,想找个人一路上陪着说说话罢了。”

语气那是非常地自信,神情也有那么点“本大师姐道法高深、所向无敌”的意思,显然是不想在沉浪面前暴露自己的短处,维护自己“万法门大师姐”的尊严。

可惜却不知道,燕天鹰早已暗中传音,将她的底细抖落得一干二净。

沉浪当然不会揭她的短,笑着说道:

“大师姐说的是。那小弟这一路,就负责陪师姐你说话好了。”

大师姐这才妩媚一笑,满意颔首,旋又向燕天鹰拜别。

“燕师伯,那我这便出发了。”

“好,路上小心些。”

秦清皓腕一翻,白皙手掌中凭空出现一只青木小舟。

此舟不过一尺长短,密布道法符文,以乌金丝线构成法阵,首尾还各镶着一枚白色宝珠。

秦清将青木小舟往空中一抛,那小舟迎风就涨,转眼就化为丈许长短,四周清风萦绕,离地一尺凌空悬浮。

之后秦清提起裙角,轻盈跨上小舟,站在舟首冲沉浪招手:

“沉师弟,上来吧。”

沉浪点点头,也一步迈上小舟,站在秦清身后,又对燕天鹰一拱手:

“燕大人,我们走了!”

“路上小心,一路顺风。”

很快,小舟乘风而起,直升千丈高空。

今天是大年初一,昨天又才下了大雪,地上积雪一尺多厚,正是天寒地冻时节,高空之中尤其冰冷,本该呵气成冰。

但小舟升空之后,首尾两颗宝珠同时绽放莹莹宝光,化为一道光幕,将小舟笼罩在内,将刺骨寒风遮挡在外,令舟上的沉浪、秦清感觉不到丝毫寒冷。

到了千丈高空,秦清又一掐印诀,小舟立刻向着西南方向飞掠过去。

沉浪见方向不对,连忙问道:

“大师姐,可是要先去别处办事?”

秦清道:“不是呀,仙雾幽昙的花期很短,就在这三五日内,一旦错过,就得等到明年。所以我们没时间耽搁,务必直趋仙雾山,抓紧时间寻找、采摘。”

“呃,那仙雾山是在京师正北吧?”

“对呀,沉师弟为何有此一问?”

“因为大师姐你正在往西南方向飞。”

听到这句话,秦清身躯霎时出现一个明显的僵直。

然后结结巴巴说道:

“我,我只是……嗯,刚才升空时看错了方向而已,一点小小失误,无伤大雅。”

“那师姐你现在能转向正北了吗?”

“……”

一阵沉默后,秦清以一种难以启齿的语气,小声说道:

“那个,正北在哪边?”

沉浪无语,抬手一指:

“那边。”

秦清飞快瞄了一眼沉浪指示的方向,赶紧调转舟头,朝他所指方向飞去。

飞行一阵,秦清又强行解释:

“我其实只是眼神不大好,到了空中,便看不清地面上的参照,今天又没有太阳,所以才辨错了方向,绝非不识方向。”

沉浪点点头,假装没有发现她之前升空时,就已经瞬发加持了一个明目法术,以一种理解的语气说道:

“嗯,我明白的。瞧大师姐你刚才看人的样子,就知道你眼神可能不太好。我也修炼道法,知道道法修行有多么费眼。”

同时心里唏嘘,大师姐采药需要人陪同,看来并不仅仅是因为她实战不行。

秦清见他如此通情达理,心里暗自松了口气,语气恢复正常,笑吟吟说道:

“听师尊说,沉师弟你的道法天赋非同凡响?不知有几品修为啦?”

沉浪也不瞒她,毕竟若遇战斗,他也需要施展道法,瞒也不瞒不住,遂老老实实答道:

“刚晋升五品没多久。”

秦清语气微微透出一丝讶异:

“观师弟年纪,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居然就已经有五品修为了?难怪师尊都称赞你的天赋。你从几岁开始接触道法的?”

“十……岁吧。我应该是十岁就接触道法了。”

嗯,沉浪最终还是谦虚了一把,没说自己“十七”才接触道法,修炼道法至今还不满半年。

秦清缓缓颔首:

“虽然接触道法较早,但小孩子心性不定,元神、智力也都尚未成长起来,修炼观想法也好,研究道法也罢,都很难有所成就。像我家小师妹,七岁就被师尊接引进门,三年了也才学会两个不入流的术法。

“并非她天赋不够,其实小师妹的天赋是顶好的,就是心性尚未定下来,元神、智力也在成长之中,目前只能学到这一步。

“所以我猜沉师弟虽然十岁就接触道法,但或许直至十三四岁,才正式掌握了第一个九品道法。”

听着她那笃定的语气,沉浪干咳一声,赞道:

“大师姐猜得没错,我接触道法虽早,但学成第一个九品道法的年纪还真不小。”

嗯,小半年前才学会第一个九品道法,那时我这的身体年纪,应该是十七岁多的样子,所以大师姐这番猜测,四舍五入也勉强能算她猜对了。

“十三四岁修成第一个九品道法,十七八岁就有五品修为,比大名鼎鼎的小天师连云霄都不差了。这等天赋,也确实当得师尊称赞。”

“比不得大师姐,如此年轻就有了四品修为。”

大师姐噗嗤一声,掩唇娇笑:

“我可不年轻啦,再过阵子,都要满二十九啦!”

沉浪微微一怔:

“大师姐快二十九了?这……小弟还真没看出来。”

不过话说回来,武者到了四品,修出真气,就能延缓衰老,到了三品,凝炼生死窍后,更能青春长驻,体能不衰。

而道法修士虽然不炼体,可修为臻至四品后,元神也能反过来影响肉身,大幅减缓肉身衰老。

因此四品以上的修士,单看容貌,是猜不出具体年龄的。

像大师姐秦清,虽然气质颇具御姐风情,可瞧她肌肤、容貌,跟年后才满二十二的慕清雪都差不多。

反正沉浪是压根儿看不出来,她竟比慕清雪大了七岁,比他现在的少年身,更是大了十岁有余。

大师姐对沉浪这番肺腑之言颇是受用,一双妩媚的狐狸眼都笑得弯了起来,语气也变得更加柔和轻快:

“沉师弟,你若有什么道法上的疑难,可以与我说说。非我自大,我虽然境界只比你高出一个品阶,但常听师尊教诲,在道法上多少还算有些见识。尤其在炼丹、制符、炼器方面,时常帮师尊打下手,还算有些心得。”

沉浪还真有要向她讨教的。

像炼丹,虽然他扫描了几门炼丹法,可藏经殿的炼丹法都是大路货法门,不可能巨细无遗地将一切细节尽录其中。

单是一个对火候的掌控,就是一门纯靠经验的学问,炼丹法里边儿是不会说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就算写明白了,也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不实践操作一番,就难以融会贯通。

还有一些不算太关键,却能提升成丹率,以及丹药品阶的小诀窍,更是属于炼丹师们自己摸索出来的“独门秘诀”,传授弟子都是要口耳相传,不可能见载于大路货炼丹法上。

沉浪现在还没有开始操作,不过向精擅炼丹的万法门大师姐讨教一番,记下她的炼丹心得,日后实际操作时拿来作对照,也是很有好处的。

当下沉浪便向大师姐讨教起炼丹之道。

大师姐也不拿沉浪当外人——都叫她“大师姐”了,这还能是外人么?

她将自己的炼丹心得,乃至万法真人传授的一些小诀窍,都毫无隐瞒地告知沉浪,陈述之时,条理清晰、言语生动,全无半点故弄玄虚、高深晦涩之处,让沉浪即使无需借助小月亮速记,也能自己记忆下来,并理解个七七八八。

就大师姐这讲课的水准,评个特级教师绰绰有余。

听了一阵大师姐讲课,沉浪忽然又抬手一指:

“大师姐,方向偏了,要朝那边飞。”

或许已经跟沉浪处得熟悉了,大师姐这次毫无羞赧之意,若无其事地调整了一下方向,之后又继续传授沉浪炼丹心得。

离京五百里,大师姐按下飞舟,落地休息。

操纵飞舟需消耗神念。

以大师姐的修为,本可以一口气飞个两千里,但这样对神念的消耗未免太大。

而道法修士施法全靠神念,必须随时保持至少百分之七十的状态,断不能将神念消耗到危险的地步。

因此飞了五百里,大师姐便要落地休整,打坐观想,补满状态。

半个时辰后,大师姐恢复状态,再次催动飞舟,升空启航。

这次她没再弄错方向。

因为着陆之时,她刻意将舟头保持着飞行时的方向,没有一丝偏离。

如此,升空之后,直接前飞就可。

“大师姐,能教我如何操纵这飞舟么?这一来,你下次调息时,我便可接替你操纵飞舟,节省时间。”

“恐怕不行。操纵此飞舟的最低要求,便是四品修为。唯有四品修士的神念,才能令它飞起来。”

“五百里休整一次的话,那恐怕要到晚上,才能抵达仙雾山了。”

“没关系。仙雾山脚有个采药人小镇,我们可以在那里歇上一晚,明天一早再进山,并不会错过花期。”

“那好吧。”

一路飞飞停停,五百里一休整,果然如沉浪所料,直到天色全黑,方才抵达仙雾山脚。

另外还有一件事,也没有出乎沉浪预料:

大师姐并没有找到那个采药人小镇……

没办法,仙雾山并非孤零零的一座山峰,而是一座连绵上千里的山脉,号称“五峰十八岭”,差不多高的山峰共有五座,其下还有十八座略低一等的山岭,因此也没个具体的主峰。

以大师姐的方向感,这一路连保持正北航向,都需要沉浪在旁不断指点修正,又如何能在这么大的一座山脉脚下,找到一个采药人小镇?

以前有二师姐楚鹿陪同指引,大师姐还可以找到小镇。

可这趟陪她的沉浪,也是头回来仙雾山,最多能帮大师姐指引方向,保证不偏航。可那座小镇的具体位置,沉浪实在是爱莫能助。

到山脚时又下起了小雪,四野一片漆黑。

小舟在一片积雪蔼蔼的松林上空缓缓飞行着,大师姐睁大双眼,就着舟首散发的白光,看着下方松林,试图找到那条通往小镇的道路。

嗯,她现在加持着明目法术,视力还算敏锐,连落在下方雪地里的松子都能看到。

“大师姐,要不,咱们就随便找个地方宿营一晚?我有储物法器,带了不少野营用品……”

大师姐沉默一阵,看向沉浪,认真说道:

“我可以确定,那座小镇外边,就有一片松林。不过去年来的时候,积雪还没有这么深,一眼就能看到林中小道。今年雪太大了些,林中小道被大雪覆盖,害我无法找到……”

可是林子里真有座小镇的话,咱们在天上居高临下,就着灯火就能轻松找到啊!

这松林深处一片漆黑,压根儿就没有小镇好不好?

沉浪心里吐着槽,面上却还得安慰大师姐:

“没办法,今年雪太大了,实在不好找路。我看还是算了,别再找那小镇了,反正咱们也不怕风雪,就找个地方休整一晚,养足精神,明天进山采药。”

大师姐倒也不固执,遗憾地叹了口气:

“那好吧。就依你。”

当下催动飞舟,挨着林梢飞行一阵,找到一堵结实的山崖,又贴着山崖飞了好一阵,却没能找到一个现成的山洞。

“没关系,咱们可直接在崖壁上凿一个山洞出来。”

沉浪纵身跃下飞舟,找了处两棵雪松一左一右把守着的山壁,结印掐诀,施展天龙咒,召出一道金龙虚影,之后又接连瞬发“大力擒拿手”,一口气召出十道大巴掌,配合金龙虚影在山壁上开凿。

这时大师姐也降下飞舟,把飞舟变回青木小舟收了起来,拎着裙摆,踩着一尺多厚的积雪,费力走了过来:

“你用法术开凿山洞?这……仙雾山可不是什么良善之地,纵然是在山脚外围,偶尔也会有妖兽、邪魔出没。你如此消耗神念、法术,万一夜里遇上妖兽呀,邪魔呀怎么办?”

沉浪笑道:

“没事,这点消耗不值一提。再说,我还会武功。”

他亮出玄冰剑,挥出一道隔空剑气,将山壁斩出一道丈许长、尺许深的裂口。金龙虚影一爪刨在裂口上,顿时刨下好大一片碎石。

大师姐见雪越下越大,想了想,说道:

“只用几个低品法术的话,倒也确实没什么大碍。”

说着伸手一指,一道白光落在崖壁上,直径三尺有余的一圈坚硬岩石,先是浮出一层雪白霜花,接着发出卡卡脆响,绽出密密麻麻的裂痕。

天龙投影轻轻一爪,就把被冻裂的碎石纷纷刨落,一直刨了一尺多深,才遇上仍旧完好的坚石。

大师姐又如法炮制,一指点出,下方完好的坚石再次被冻出密密麻麻的裂痕。

沉浪赞叹道:

“九品‘凝霜指’,竟有如此威力,大师姐你的元神修为,只怕快接近三品了吧?”

法修元神修为越高,法术威力越强。

九品法修一道“凝霜指”下去,能把拳头大小的石块冻碎就不错了,而大师姐施展此术,却能将直径三尺多的一片坚岩,冻裂一尺多深,其元神修为,显然已离三品不远。

大师姐嘴角微翘,又流露出妩媚动人的微笑:

“还差了些水磨功夫呢。尚需半年观想,元神才能达到三品境界。”

沉浪笑道:

“只要元神修为到了,以大师姐的才智学识,想来学会一道三品法术当毫无碍难。”

大师姐笑得更加妩媚动人:

“承沉师弟吉言,待我晋升三品,定邀你来万法门做客,请你喝酒。”

“那我可就盼着了。”

一刻钟后。

金龙虚影和十道大力擒拿手,在沉浪的剑气,和大师姐时不时发射的“凝霜指”帮助下,终于在坚硬的崖壁上,掏出一个面积十平米左右,高两米出头的山洞。

沉浪用剑平整了一下地面,便取出两张竹榻,几床棉被等物品,还取了一面屏风,隔在两张床榻之间。

摆设好之后,将大师姐请进来,然后又在洞口挂了张厚厚的棉被挡风,只留下几个小气孔透气。

见沉浪特意用屏风将那两张铺着厚厚被褥的竹榻隔开,大师姐不禁又嫣然一笑,对沉浪说道:

“师弟你有心了。不过此门在外,倒也不必如此讲究。”

沉浪笑道:

“我答应过燕大人,要陪同好大师姐。实在没条件倒也罢了,既然有条件,自然要做到最好。”

说着,又摆出一张小几,两个小竹凳,请大师姐落座。

然后又在那小几上,摆上糕点、熟食,甚至还有新鲜水果——小兔子种植能力那么强,点精笔空间里暂时也没有太多灵植,土地白白空着也是浪费。

沉浪便让小兔子种了一些水果,以枯木逢春法催发,于是冬天也能吃上夏季水果,甚至连南洋特产的热带水果都有。

大师姐倒不至于不认识热带水果。

毕竟这是个超凡显圣的世界,超凡力量的存在,使得物资运送能力,远远超出此方天地的实际生产力水平。

万法真人也曾去过南洋,用乾坤秘境运回了不少南洋的新鲜水果,还曾尝试在秘境中种植。

可惜她并不精通种植,种子能发芽,也长成了植株,却完全结不出果子。

此刻见沉浪拿出鲜红的荔枝、黄澄澄的芒果等新鲜水果,大师姐顿时又惊又喜:

“沉师弟你竟还存了这么多鲜果?荔枝倒也罢了,竟连南洋的鲜果都有!”

沉浪笑道:

“半年前去了一趟海外,虽然没有深入南洋,但也到了南洋外围,收集了不少水果,一直在储物法器里存着。”

储物法器基本都有保鲜功能。

只要法器没有损坏,则存放在里面的物品,便不会腐朽变质。

“你可真有耐心,竟能将如此美味的水果存放这么久。换作是我,最多几天功夫,就吃得一干二净啦!”

大师姐笑说着,剥开一枚荔枝,用与荔枝果肉一般雪白晶莹的两根纤指,拈着鲜嫩果肉送进口中,微鼓着粉腮,一脸惬意地眯起了那妩媚的狐狸眼。

就在沉浪请大师姐品尝鲜果时。

云顶魔宫深处。

一片阴森诡异的黑暗森林中央,不断翻腾着剧毒气泡的黑沼泽上,一朵黑色莲花,静静浮在沼泽表面,大威菩萨结趺盘坐莲芯之上,双眼半睁半闭,正自打坐修行。

他身形又变回了那骨瘦如材的老僧,看上去似乎与从前并无区别,但细看就会发现,他枯皱老皮下,似有什么诡异的东西正自缓缓蠕动,时不时就令他皮肤凸起一块。

有些凸起虽然可怕,却还只是蠕虫形状,令人恶心多过惊悚。

可有些凸起,看上去竟像是一张张微缩的,不断痛苦呐喊的人脸。就好像大威菩萨皮囊之下,束缚了无数痛苦冤魂,苦苦挣扎却不得挣脱。

正打坐用功时。

大威菩萨对面,沼泽边缘的泥地里,忽然冒出一根仿佛冰晶凋琢,形似鹿角的雪白犄角。

老僧缓缓睁开眼睑,看着那雪白犄角,澹澹说道:

“道友分身潜行至此,不知所为何事?”

声音仍如此前那般苍老,可隐隐约约,又透着某种蛊惑人心的诡异魔力。

一道大威菩萨很是熟悉的声音,自那雪白犄角中传来:

“大威菩萨,有事请你帮忙。”

“何事?”

“我要请你帮我算出一个人的下落。媒介、报酬皆已准备妥当。”

说话间,一只储物锦囊自犄角上飞出,落到大威菩萨手中。

大威菩萨打开锦囊,看到里面有十颗宝珠,每颗宝珠之中,都储存着百条饱受酷刑折磨,最终含冤而死的痛苦灵魂。

大威菩萨眼中闪过一抹幽暗邪光,满意颔首:

“报酬不错。这个忙,老衲帮了。”

“杀生那疯子正盯着我,我的分身亦不能离开太久,请你尽快帮我完成此事。”

说着,又将此间因果原委,择紧要处快速述说了一番。

这也是推算的关键信息,省略不得。

“等一刻钟。”

听完信息,大威菩萨又自锦囊之中,取出种种媒介,旋即施展“宿命通”,开始推算。

片刻后。

大威菩萨眼中幽光一闪,澹澹道:

“你要找的那人,此刻就在仙雾山中。”

“仙雾山中?可算出其人具体位置?姓名?相貌?”

“姓名、相貌,本该是道友你给老衲的推算媒介。若知那人姓名相貌,老衲当然能算出他的具体位置。可道友你只知那人杀了你弟子连云霄,疑似蛛母人间行者……有魔神力量牵涉其中,老衲借助不多的媒介,强算你弟子的杀身因果,能算出其人身在仙雾山,已经是竭尽所能。若 非我佛黑莲正与蛛母开战,已将蛛母压制,老衲连这都算不出。道友若不满足,不如开坛大祭,向我佛黑莲求助?”

“我若知那人姓名、相貌,又何需请你帮忙?罢了。仙雾山是吧?知道地点便已足够。”

yawenba.net

话音一落,雪白犄角又没入土中,干脆利落消失无踪。

半个时辰后。

京师郊外,一座庄园之中。

身着紫衣,戴着青铜面具的男子自入定中睁开双眼,抬首望向北方:

“仙雾山么?”

仙雾山九峰十八岭,绵延上千里,想在这千里大山之中,找到一个不知姓名、相貌的未知之人谈何容易?

但这并非他的麻烦。

“神捕堂,沉浪。照师尊吩咐,须得设法让沉浪前往仙雾山,追捕杀害老五的凶手。蛛母与沉浪有大仇,沉浪若出现在仙雾山,则那藏身仙雾山的蛛母行者,有很大可能对他出手。届时,我便可以沉浪为饵,抓住蛛母行者……”

【求勒个月票~!】

驯妖记:大圣养成指南》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驯妖记:大圣养成指南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