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辽东之虎 > 第三四五章

第三四五章

呼格吉日勒探亲回来之后,人好像变了一样。

以前的他非常的懒散,只要跟活下去没关系的事情,他都懒得做。

或许就是这样,才让他在伤亡率惊人的蒙古营当中活到如今。

从蒙古回来之后,他变得更加积极,更加在乎自己的军官身份。

整天忙忙活活的,不是训练新兵就是领着人保养兵器。隔三差五的还把那些新兵们拉出去练练,弄得新入伍的那些新兵生不如死。

“当了营长了,人也变得勤快了。昨天又把人拉出去拉练了?”巴图给呼格吉日勒到了一缸子酒。

现在的巴图,肩膀上两杠三星,上校的军衔非常显眼。

“以前就觉得自己牛逼,却不知道穿上这身军装,真的太他妈牛逼了。

家里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一个小小的上尉军官,在辽军里面连个屁都算不上。

可格日图大汗听说了我的事情,亲自带着人来了。

不但处决了欺负的家的大管事,连带头人也遭受了惩罚。

还把头人的三个儿子,全都送到了军中。

听说现在在西安的整补中心训练,过不了多久就会到咱们这来报道。

嘿嘿!若是他再敢难为我的家人,我会让他们生死两难。”呼格吉日勒喝了一大口老龙口,脸上立刻爬上了一抹红润。

蒙古人从军,那就只有一个去处。以前的蒙古营,现在的蒙古团。

蒙古团有三个营,也就是说,头人家的少爷有三成几率以上会成为呼格吉日勒的手下。

如果呼格吉日勒特地打招呼的话,那就有十成的几率成为他的手下。

“你呀!

虽然就是个上尉,但也不能说连个屁都不算。至少,屁还是能算一个的。

你的少校任命,估计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

咱蒙古营成了蒙古团,看着只是编制增加了,可今后打仗要面对的任务也会重很多。

不过,咱们一个当了团长一个当了营长,估计能够活到战后的几率更大了。”

巴图也喝了一口酒!

他手下人现在很多,可嫡系却少的可怜。这要归功于蒙古营巨大的伤亡!

哈尔科夫战斗之后,全营甚至只剩下十六个人。

十六个人里面,有十一个缺胳膊少腿,再也不用上战场了。剩下的人看着全乎,可残酷的战斗严重摧残了他们的心灵。

有两个脆弱一丁点儿的,干脆直接疯了,现在还在莫斯科的医院里面。

可以说,全乎回来的只有仨。师部要授嘉奖,也就只有这仨人去。

不幸的是,路上车祸还撞死了一个。

最后,蒙古营剩下的只有他们俩人。

现在的蒙古营几乎是重塑的,以前的伤兵归队之后,纷纷成为军官。

在蒙古营里面有个不成文的说法,只要熬到战斗结束,就能成军官。

因为是伤兵营里面出来的,缺手指,瞎一只眼睛少个耳朵之类的家伙比比皆是。

甚至有个家伙,脸被烈火烧成了蜡人模样。整张脸呈现极不自然的潮红色,看着极其恐怖。

战场上死过一回的人,自然不会怕了别人的异样眼神儿,这货就这么整天在军营里面晃悠。

据说他眼睑烧坏了,晚上睡觉都是睁着眼睛的。

“咋!还要打仗?联军不是都投降了么?”呼格吉日勒一愣,放下茶缸看着巴图。

“不打仗,扩编干什么?你以为,大帅吃饱了撑的?

你看看这基辅四周,部队不断的集结。现在我知道有番号的部队,就有四个师。

都是暂字头的!

有在这俄罗斯打了两年的,也有从后方调来的新部队。

我听说,北边的明斯克部队更多。

骑一师和远征军第一军虽然都在休整,可也在逐渐的收拢部队恢复训练。

各部队回家探家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名额卡的很严。

基辅还好点儿,北边有些地方已经是半戒严状态。

我估摸着,还有一场大战要打。”

巴图抽了一口烟,大大的吐出一口烟雾。

“打谁啊!投降的投降,解体的解体。咱们打谁啊!”呼格吉日勒愣了一下说道。

“联军头投降了?不会吧,有一个国家不但没投降,还吞并了法兰西和英格兰,还有半个波兰,一大块奥地利,现在可是欧洲第一大国。”

巴图悠悠的说道。

“你是说……德意志?

那帮人比较扎手,论起战力来,可能比法国人还难搞一些。

真的要和他们打?”

“几乎是可以肯定的,而且现在已经开始打了。”巴图无奈的说道,说实话他是真的不愿意打了。

已经打了三年,他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兵,成了上校团长。

这可是踩着多少人的尸体爬上来的,汉人说一将成名万骨枯。

可自己还没成将军呢,蒙古营伤亡的人没一万也有了八千。

大明给了他很多荣誉,但巴图心里却清楚,这是大明给蒙古人看的。

让蒙古人在战场上继续给大明卖命而已!

只要打起仗来,蒙古营总是被派去最危险的任务。总要擎受敌军凶狠部队的打击!

下一场战争当中,蒙古人的境况不会有任何改变。

“已经开始打了?”

“许多的波兰战俘,已经被重新训练。他们被编成了游击队,跑到德国人的地盘上没事骚扰一下德国人。”

“几个人跑到德国人那边捣乱?那跟送死有啥区别?”呼格吉日勒瞪大了眼睛。

几个人跑到德国人的地盘上,面对德国人的围剿,活下来的机会非常渺茫。

只有几个人,是绝对不可能携带重武器的。即便是遇到迫击炮攻击,也绝对活不下来。

“就是打打冷枪,在路边放点炸弹之类的打法。很让人头疼,却很难抓住人的那种。

听说伤亡挺大的,但是战果也很不错。前些天,还用炸弹干掉了德国人的一个将军。

现在,德国人那边正疯狂的扫荡他们。有不少,都跑回咱们这边了。”

“操!真碰上这么大法的人,其实也挺脑袋疼的。别的不说,他们偷偷摸摸趁着晚上埋几颗地雷。

第二天就不知道哪个倒霉蛋会踩上!挺难搞的!”

呼格吉日勒无奈的摇摇头,大明不会在乎波兰人的死活。这种打法,德国人真的很难搞。

最重要的就是,派过去的是波兰人。他们会得到本地波兰人的掩护!

“现在该我们头疼了,德国人也同样弄了一些波兰人过来。他们在一个叫做沃伦的地方,整天找俄罗斯人的麻烦。

俄国人受不了了,就向我们求援。

上面压到了我们师,师里面就压到了咱们团。”巴图无奈的吐出一口烟,好任务从来不会轮到蒙古营。

“沃伦?那啥地方?”呼格吉日勒愣了一下,他根本搞不清楚沃伦到底在哪个犄角旮旯。

“波兰和乌克兰交界的地方,听说那地方乱的很。

俄罗斯人已经快顶不住了,乌克兰人、波兰人、希伯来人在那里杀成了一锅粥。

我们再一去,呵呵!热闹喽!”巴图抽了一大口烟,很是感慨的说道。

“上边有没有什么具体的要求,要咱们执行什么任务。就消灭德国人派过来的游击队?”

“那倒没有说,就是说把地面稳定住了。当然,游击队也得剿灭才行。

还说,可以利用乌克兰人、波兰人和希伯来人之间的矛盾。

我他娘的知道咋利用!”巴图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打仗他是一把好手,这绝无问题。

可执行这样的任务,他的脑袋就有些不够用了。

“这就麻烦了,咱蒙古汉子打仗行。玩心眼儿,这恐怕就要差远了。”

“谁说不是呢,所以我才发愁。这团里也就你能算是老兵,剩下那俩营长,去年还是排长。

比你还憨!奶奶的,这仗到底怎么打。”

“巴图大哥,我倒是有个办法。”呼格吉日勒眼珠一转,立刻有了主意。

“有办法还不快说?没几天就要出发了,我这边急着呢。”

“咱们斗心眼儿不成,可以找人啊。老猴子回来了,昨天我见着了。只是他的假期还有两天,正满基辅找乐子呢。

您跟上面说说,把他要过来。给咱蒙古营当参谋长,一下子变成了中校参谋长,他还能不愿意?”呼格吉日勒挤了挤眼睛。

蒙古营在暂九师编制下面,和老猴子的团在一个师。

理论上说,呼格吉日勒的主意,只要师里面同意就成。

蒙古团这地方本来就缺编,尤其是参谋长这个位置,更是没人能干得了。

汉人军官是不愿意来这里干,因为他们知道,蒙古团注定是个临时单位,比暂九师还要临时。

来这里干参谋长,手下全是不可能被提拔的蒙古人。自己到时候能不能提拔,也很难说。

这就是仕途黑洞!

蒙古人倒有的是人愿意干,可干参谋长的人还真得有两把刷子。可不是随便抓个人就能干得来的!

放眼蒙古团,连个军校毕业的人都没有。绝大多数人,都是在西安整补中心训练了仨月。

甚至有些连排级军官,连仗还没打过。没办法,他们来到俄罗斯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

部队扩编,于是老一点的兵纷纷成了班排长,甚至有些有门路的家伙变成了连长。

现在蒙古团的作战素质,已经蜕化得跟新编部队差不了多少。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汉族军官不愿意来蒙古团。蒙古团的军官,只能在内部矬子里面拔大个。

要说蒙古团里面有资格有能力干的,或许只有呼格吉日勒这个脑袋一根筋的家伙。

只是,若是这样的人当了参谋长……,蒙古团的战术水平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蒙古团的参谋长职位一直都闲着。现在呼格吉日勒提出来,巴图立刻眼睛放光。

这主意太好了!

论能力,论才干老猴子绝对合适。

虽然他只是一个上尉军官,但资历绝对够了。听说前年上头就要提他当营长,是这老小子自己不干。

爱阅书香

那时候,巴图刚当上小连长。

那还是因为,他们连长不幸被迫击炮给炸死了。

让老猴子来当这个参谋长,不说是大材小用,也绝对是屈才。

只是……,老猴子能答应么?

“我倒是没啥,他要是愿意来,我举双手双脚赞成。只是,人家能愿意来咱这?

我可是听说,给他提营长他都不愿意干。这货,就是喜欢待在他那一亩三分地当连长。”

“不愿意当官儿?这怎么可能?

他那个时候不愿意被提拔,一定是大有深意。他和少帅是个什么关系,咱可都是亲眼看见的。

如果真说动了他,把他弄过来,今后咱们这蒙古团也算是有了靠山。”

“你说的倒是有道理,可千金难买人家愿意。这事情,能不能成还真两说。

咱这个团是个啥底子,别人不知道,他一定能知道。

普通的汉人军官,没有愿意来的。如果有一天战争真的结束了,咱们团一定是被裁撤的命。

看不到前途,谁愿意来这里当差。”

巴图无奈的吐出一口浓重的烟雾。

“能成不能成,咱也得试了才知道。您先待在团里,我先去透透口风。

如果他漏了口风,那您再出马。这样即便是不成,也不损您团长大人的颜面不是。”

“你小子,啥时候学会汉人那一套了。面子不面子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蒙古团几千号弟兄的性命。

我可不想,去打一个月两个月的,回来又给补充好几千新兵。

以前几百人几百人的补,已经心疼死我了。

若是一补好几千人……”

巴图颇为无奈,他这个团长其实也是赶鸭子上架。没办法,谁让老蒙古营的人就剩下俩。

呼格吉日勒不合适,那就只能是他了。

“那我这就去,晚上请他喝顿大酒。奶奶的,今天拼了喝吐血,也得把他拿下。

只是……!”呼格吉日勒忽然间,对着巴图使劲儿的眨眼睛。

“你跟汉人学坏了,说话总是这么吞吞吐吐的,不像蒙古人。有话说,有屁赶紧放。”巴图不耐烦的说道。

“我的团长大人,基辅城里喝花酒可不便宜。我这……没钱啊!”

“靠!”

辽东之虎》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辽东之虎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