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过河卒 > 第二百零二章 回玉京

第二百零二章 回玉京

齐玄素说完这段出自太上道祖五千言第五十六章的名言之后,便被季教真带离了蜀中府。

至于齐玄素的学识,不能说没有,他不认得“主秂”,那是因为万象道宫不教这些文人墨客的东西,不意味着他不会背太上道祖五千言,这可是道门的根本经典,必须人人会背,齐玄素早在很小的时候就背会了此书,就像私塾里的孩子背四书五经,不敢说倒背如流,最起码这辈子是忘不掉了。

接下来的几天,齐玄素与季教真在蜀州各地游荡了几天,又回到青城小住了几日。

齐玄素是九月十六离开万象道宫,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过,到了十月初一这一天,齐玄素花了最后的一百太平钱,购得一张船票,直接从天苍山乘坐飞舟,踏上去往玉京的归程。

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波折,齐玄素于十月初二,抵达了玉京。

齐玄素没有第一时间去见张月鹿,也没有第一时间去紫微堂,而是先去了度支堂。

严格来说,他不是去度支堂的本部大堂,而是去了度支堂下辖的广盈司,此处并不在内城玄都,而是在外城玉京上八坊中的轩辕坊中。严格来说,这是个巨大的银库。

一言概之,这是发薪的地方。

九堂之中,除了天罡堂因为涉及到众多灵官而自行发放例银之外,其余各堂都要前往度支堂领取例银。

齐玄素去万象道宫的上宫进修了三个月,这三个月同样能照常领取例银,而且这三个月是按照四品祭酒道士和紫微堂主事来算,也就是每月三百太平钱,总共九百太平钱。

齐玄素到了广盈司,出示箓牒,走了几道程序,领到手九张大票。

齐玄素本还想着在上八坊或者中八坊物色一处宅邸,可惜大头都被七娘拿走了,再加上他要被调往帝京,算是省下了。

说到这九百太平钱,当然不是个小数目,可对于一位四品祭酒道士来说,也着实不算多。身份地位高了之后,免不得交际应酬。

按照道理来说,齐玄素去拜访裴小楼、徐小盈、季教真等人时,应该带些礼物,这几位又都是真人级别,自然不能像普通百姓走亲访友那样买几个果子就算完事,最起码要弄点雅物,比如说笔墨纸砚等等,若是生子成婚,还要送如意、玉佩等寓意吉祥的物事。这类物事哪有便宜的?稍微好一点的就要上百太平钱,这九百太平钱也经不起几次人情往来。

齐玄素这次算是硬着头皮空手上门,在情面上十分难看。好在除了徐小盈之外,裴小楼和季教真都是在齐玄素还未发迹时就与他相识,知道他的底细,不与他计较这些。可以后就不能这么干了,毕竟道士品级和例银都在明面上,不可能一直穷下去。也难怪张月鹿一直都是很窘迫的样子,人情往来的确是个很大的负担。

至于姚裴,她可不靠这点例银过活,她是那种能直接调动家族财产的核心成员,从来不会为个人开支费心。

齐玄素领了太平钱之后,放缓步伐,不紧不慢地踱步出了广盈司。

道门的顶尖世家大多居住于太上坊,在太上坊甚至能见到张李二家比邻而居的景象,这在其他地方是很难想象的。

因为大玄皇室的前身是北道门,所以皇室、宗室中不乏奉道之人,许多人也在玉京定居,这些人不会住在太上坊,大多聚居于轩辕坊。因为都是些皇亲显贵,手头都十分富裕,所以轩辕坊中不乏一些特殊店铺。

《天阿降临》

齐玄素打算离开轩辕坊的时候,路过一家店铺,发现里面卖的是各种女子用品,脚步便好似被什么粘住了。

齐玄素犹豫片刻之后,走进这家店铺之中。

店里十分冷清,没什么客人,只有一位女掌柜在柜台后算账。

这就是所谓的特殊店铺,之所以说特殊,是因为这里的商品与太清市不同。

自五代大掌教以来,道门一直致力于消弭人与人之间的各种不同,使得道门上下千篇一律。在道门内部,尤其是正式场合,同一品级之中,男子与女子的区别都不是很大,一样的簪子,一样的鹤氅,唯一不同的大概只有云履,男子是方头鞋翘,女子是圆头的鞋翘。

私下里的便装倒是分出男女,不过也以素淡为主,张月鹿等人早就习惯了时不时穿着更为便利的男装,甚至姚裴平日里一直都是男装打扮,这与世俗是格格不入的。或者说,道门并不想强分男女,而是大力推行男女皆可的通用服饰。

自帝京而来的宗室子弟们自然不习惯这样的风格,于是许多专门为女子而设的特殊店铺便应运而生。

正在算账的女掌柜抬起头来,见齐玄素虽然不像是宗室子弟,但一身四品祭酒道士的打扮,也不怠慢,笑问道:“这位法师,想要买些什么?”

齐玄素的目光扫过琳琅满目的货架,沉吟道:“掌柜有什么推荐吗?”

女掌柜微微一笑:“法师是给道侣买的?”

齐玄素稍一犹豫,然后点了点头。

女掌柜道:“玉京万般好,就是诸位女冠的头面上太过素淡,小店最近新进了一批首饰,都是如今帝京最流行的款式。”

齐玄素想了想,张月鹿的首饰确实不怎么多,似乎只见过她用簪子,甚至有些时候连簪子都不用,只是一根发带。

女掌柜察言观色,知道这位道门法师对于这些女子物事多半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随即便开始逐一介绍起来。

齐玄素这才知道女子的首饰竟是如此花样繁多,除了常见的簪和镯之外,还有笄、钗、步摇、钿、扁方、梳篦、华胜、抹额、花钿、珥珰、玉玦、项圈、璎珞、胸针、护指、臂钏、禁步、指环等等,以及从西洋那边传过来的各种项链、戒指等等,各不相同,各有用处。

这还仅仅是大的分类,若是再按照花色、样式、材质进行细分,可以分成数百种不带重样的。

齐玄素听得一阵头大,暂且打断滔滔不绝的女掌柜,又问了价格。

个个价格不菲。

齐玄素心中咂舌,摸了摸自己怀里的九百太平钱,最终选了体积最小也相对比较便宜的花钿,大概只有指甲盖大小,以金箔纸为质,饰以翠玉,雕刻成梅花形状,雕工十分精细,各种纹路清晰可见,栩栩如生,可以贴在眉心位置,是为大齐年间盛行一时的梅花妆。

花钿总共三个,颜色分别是红、绿、黄,算是一套,装在一个精致小木盒中,花了齐玄素二百太平钱。

齐玄素佯装不差钱地付了钱,在女掌柜的殷勤笑意中,出了店铺,直奔玄都的天罡堂而去。

张月鹿已经结束休沐,最近都在摇光司。

对于天罡堂,齐玄素算是轻车熟路,到了门前,守门的灵官还认得他,也不做阻拦,直接放行。

刚走几步,齐玄素就迎面遇到了老熟人孙永枫。

“天渊。恭喜恭喜。”孙永枫隔着老远便道喜,“上宫进修回来,只怕是要得重用。”

如今天罡堂上下已经知道齐玄素非但没死而且因祸得福的事情,所以见到齐玄素也不如何惊讶。

齐玄素与孙永枫互相见礼,寒暄了几句之后,问道:“青霄可在摇光司?”

“副堂主正在签押房。”孙永枫会意一笑,“天渊快些去吧,我们下次再聊。”

齐玄素作别孙永枫,往摇光司行去。

一路上又遇到了几个熟人,似乎人人都知道齐玄素的来意,个个笑意玩味。

饶是齐玄素脸皮不薄,也有点不大自在。

来到张月鹿的签押房门外,齐玄素猛地停下脚步,又仔细整理了衣襟,这才伸手叩门。

里面传出熟悉的声音:“进。”

齐玄素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走入其中。

外间还是老样子,沐妗和田宝宝都不在,内间的门开着,齐玄素探出半个身子往里面望去,就见张月鹿正在伏案奋笔疾书,无暇他顾。

张月鹿也还是老样子,毕竟两人只是分别了三个半月而已。

片刻后,张月鹿察觉到几分不对,抬起头来,刚好与探了半个身子的齐玄素四目相对。

齐玄素轻咳一声,走进内间,与张月鹿隔了一张桌案。

张月鹿放下笔,问道:“怎么才回来?”

齐玄素道:“先是去了万寿重阳宫,拜访裴、徐二位真人,又去了蜀州一趟,拜访季真人,顺带卸了赵福安一条胳膊。”

张月鹿怔了一下,然后想起赵福安是谁了,笑问道:“你怎么不叫我一起去?”

齐玄素想了想,回答道:“杀鸡焉用宰牛刀。”

说罢,齐玄素取出刚刚买的“花钿”,放在桌上,推到张月鹿的面前。

他破天荒地有点不好意思:“回来的路上,刚好看到,觉得还不错,就顺手买下来了。”

张月鹿打开盒子,眨了眨眼。

齐玄素轻声问道:“喜欢吗?”

张月鹿微微一笑:“既然是你送的,那么我没有不喜欢的道理。”

过河卒》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过河卒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