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过河卒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隐秘地宫

第一百一十六章 隐秘地宫

齐玄素一点也不奇怪玉皇宫下方会存在地宫、密室一类的建筑,事实上幽狱就是建造在地下的,齐玄素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人发现。

“你是怎么发现的?”齐玄素不由问道。

张月鹿道:“说来也是巧合,钱香芸逃走之后,我亲自搜索了她的住处,然后就发现了入口。”

齐玄素感叹道:“张副堂主办案是行家,不像我,只能跟行院打交道。虽说行院里也有些用于藏人的地窖之流,但怎么能与藏在玉皇宫中的洞府相比?”

“少在这里贫嘴,关于这件事,我猜测李长歌应该并不知情,太平道固然团结,可绝对到不了人人坦诚相对的程度,尤其是钱香芸这样的高品道士,必然有些不能让旁人知晓的秘密。”张月鹿说到这里故意一顿,然后颇有深意地看了齐玄素一眼。

齐玄素无辜道:“你看我做什么?”

张月鹿懒得点破他,继续说道:“我不想让李长歌知道此事,所以我安排他和姚裴负责温翁的事情,有姚裴拖着,李长歌纵然有所察觉,也不大可能有所动作。”

不管怎么说,张月鹿是五人小组的召集人,拥有一定的自主权力,尤其是有充足理由的情况下,李长歌也不能公然拒绝她的安排。

齐玄素说道:“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说起来,我们两人上次联手办案还是在金陵府,这次再度双剑合璧,定然是无往不利。”

“什么双剑合璧,说得好像你用剑似的。”张月鹿道。

齐玄素随口道:“我听说张家有两把剑,一把叫‘青云’,一把叫‘紫霞’,正好咱们一人一把,双剑合璧。”

“好啊,你还没进张家的门,就打起‘天师雌雄剑’的主意了,我这算不算引狼入室?”张月鹿在这方面从来是言谈无忌,一同经历过生死的人,开得起玩笑。

“什么叫进你们张家的门,我才不做赘婿。”齐玄素道,“我希望,以后别人提起张月鹿,都说她是齐玄素的夫人,而不是提起齐玄素,都说他是张月鹿的丈夫。”

张月鹿微微笑着:“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你做大掌教。”

齐玄素半是玩笑道:“就许你们三大家族的千金子做大掌教,不许我们这种万象道宫出身的贫苦孩子也做一回梦?”

梦一回登临天下的大掌教,俯仰而望,苍天在上,人间在下。

张月鹿认真说道:“不是只有三家子弟才能做大掌教,我师父慈航真人不姓张,东华真人也不姓姚,关键在于要有一位副掌教大真人在背后全心全意地支持你。”

三大家族,张、李、姚,分别代表了天师、国师、地师。

玄圣担心后世出现独断专行的大掌教,定下规矩,大掌教最少要得到一位副掌教大真人的支持才能推行政令。

没有其中一人的支持,就是做了大掌教又如何?还不是个瘸腿大掌教。

六代大掌教就被架空。

至于五代大掌教,他是得到三位副掌教大真人的支持,因为不支持他的都被他换掉了。

血缘关系则天然就有这种优势,所以到了第八代,终于变成三位高门子弟争夺大掌教。

齐玄素真就是随口一说,并没有考虑过其中的可行性,所以也谈不上如何失望,转而说道:“做不做大掌教,我们以后再议,先说说这个洞府的事情。”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你跟我来。”张月鹿面上并无异样,实则有点小小的埋怨自己。

她因为公事来找齐玄素,结果又发现齐玄素不知去了哪里,便在这里等齐玄素回来。起初的确是想要追问一番,后来改变了想法,觉得不如顺其自然,难得有如此好的月色夜景,蓬莱池在侧,两人月下赏景也无不可,只是没想到最后结果是“不忘初心”,还是谈到了公事上面。

也罢,也罢。

张月鹿收拾心情,领着齐玄素来到钱香芸的住处,这里有灵官负责守卫,等闲人不能入内。灵官们对于高品道士们的精力旺盛早已习以为常,遇到特殊情况,就是几天不停不歇也是常有之事,这个时候还在查案并不奇怪。

钱香芸的住处不小,,亭台楼阁,池水假山,松兰梅竹,应有尽有,甚至还养了一只白鹤,可见这位前副府主是个颇有雅趣之人,不过随着钱香芸出逃,这些都被玉皇宫收回,尤其是那只大白鹤,颇有灵性,似乎知道主人不会再回来了,瑟缩在一个角落里,有些萎靡不振。

张月鹿对这里十分熟悉,领着齐玄素直接来到钱香芸的书房。

道门中人的书房布局大同小异,大约是因为道门重视造物的缘故,书房里总是喜欢摆放博古架、多宝槅子一类的物事,也不放书,而是放置一些儒门眼中的奇技淫巧之物,比如张月鹿的书房,就摆着铁甲舰的模型。

钱香芸的书房里甚至没有书架,而是摆着多个博古架,分别罗列着大小型号不一的火炮模型,最大的有人头大小,最小的只有手掌大小。

这让齐玄素想起一个道门内流转的故事,说是某地淫祠猖獗,当地的道士带人前去清剿,一座淫祠的庙祝自忖有些本事,便想跟道观谈判,说是斗法分胜负,若是他赢了,道士不得再来袭扰云云,一众愚夫愚妇纷纷起哄,要看看道士的法术高低。

道士的回应十分简单,让灵官包围了淫祠,直接架起火炮,瞄准了那座淫祠,给我轰,私斗是道门自己人解决问题的方式,你也配私斗?直接给你夷为平地。

至于一众愚夫愚妇,炮声一响,立刻鸟兽散,结果被灵官们拦住,逼着他们留在原地,亲眼看着淫祠被夷为平地,又亲眼看着庙祝被乱铳打死。这些愚夫愚妇作为信徒,被道门处以三个月的劳役,以示惩罚。

事后,道士又召集其他无辜百姓,照例宣讲了一番淫祠的危害,你可以不信道,道门从不强迫,但绝不可以去信奉邪教,一旦发现,严惩不贷。然后给每人发了一斤小米,以示安抚。

朽木难雕,那就不雕了。世人总是畏威大过怀德,恩威并施,是不是正道不好说,可最是见效。齐玄素来到一座博古架前,仔细打量着这些火炮模型。

道门中人对于船和火器,些特殊的偏爱。

正如金帐人喜欢马和弓箭。

过去是马和弓箭的时代,如今是船和火器的时代。

这些火炮模型仿造得十分逼真,其中一门火炮甚至有可以拉动的绳索,用以发射。

张月鹿调整了几门火炮模型的方向,然后拉动这门火炮模型的绳索,击锤击打击针,就见炮管中射出一道光华,落在了另一个博古架的火炮模型上面。

第二门火炮模型并没有设计可以拉动的绳索,本不能激发,不过被光华击中之后,竟然也从炮管中射出同样的光华,再次集中第三个博古架上的火炮模型。

如此不断重复此类过程,光线交织,最终汇聚到最大的火炮模型上面。

这尊火炮模型同样射出光华,却没有击中任何火炮模型,而是开启了一道永固“阴阳门”。

“奇思妙想,你是怎么发现的?”齐玄素忍不住道。

张月鹿道:“其实并不难,摆这么多火炮模型,有些刻意,自然可疑。我只要找出其中与众不同的那个,然后不断排列组合就行了。”

张月鹿说得轻描淡写,齐玄素却觉得自己多半是解不开这样的谜题。

齐玄素问道:“你进去过吗?”

“进去过。”张月鹿点头道,“那是一个很大的地宫,我没有过多深入。我通过罗盘定位了自己的位置,还是在玉皇宫,不过是在地下,且没有其他道路连接地面,只能通过‘阴阳门’前往,这也许就是它一直未被发现的原因所在。”

“你胆子倒是不小,你就不怕被困在里面?”齐玄素略带责备道。

张月鹿抿了抿嘴:“我如果在玉皇宫消失不见,那么帝京道府肯定要把玉皇宫彻底搜索一遍,根据我最后的行踪,钱香芸的居处必然是重点搜查所在,所以想要找到此处洞府并不难,道门高人无数,救我出来还不是轻而易举?”

齐玄素不得不承认,张月鹿的心思还是挺缜密的。

张月鹿道:“我们进去之后,书房里的‘阴阳门’会关闭,不过另一边也有开启‘阴阳门’的机关,倒是不必担心被困在里面。”

说罢,她当先走入其中。

齐玄素跟在后面。

穿过“阴阳门”,眼前的景象一变,正如张月鹿所说,这里是一座巨大的地宫,两人正站在一条甬道中,身后是死路,不过墙壁上有一个门的轮廓,类似于浮雕,这就应该是出去的“阴阳门”了。

两人沿着甬道一路向前,尽头是一座宽阔的大厅。

张月鹿道:“我上次来的时候,初步观察了一下,此场应该不是本朝所建,也不是前朝所建,倒是有着明显的金帐风格。”

李家的大齐王朝之后是赵家的大晋,然后便是金帐短暂入主中原,再是徐家的大魏,到如今秦家的大玄。

金帐入主中原已经是五百年前的事情。

过河卒》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过河卒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