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玄幻 > 我有一百个分身 > 1050 川英与宁飞

1050 川英与宁飞

所有人都清楚,这一场战争的胜负,关系到未来千百年间,整个宇宙的秩序!

有实力的、能赶来的,都是来到战场之外,同亲近者商量,是否要参战,相助哪一方。

他们不认为自己可以完全置身事外。

在这些人群中,川英浮现,气机隐匿,少年模样,眸光璀璨。

周围的修士见着,只认为是哪一处古星域的高手,不会想到他是古天庭的第一神将。

“宁飞那家伙,他应该也来到了此地,我感知到了他的气机。”川英环顾,寻找第一神将。

某处方位,一白发沧桑的老头子,粗布麻衣,骑着一匹瘸马,眼神浑浊,眺望远方那擂动了天皇唤将鼓的不死天后,神色有些复杂。

良久之后,他幽幽轻叹,眼神微暗。

“我发现你了!”正在此时,川英看来,咧嘴一笑,牙齿结巴,闪烁冷光。

“休!

川英飞出,不再掩饰,可怕的力量宣泄,震撼了所有人。

哪怕激烈鏖战的群雄,在这一刻,也被另类成道者的恐怖气息压迫,不由停手,纷纷后退。

他们还以为是禁区至尊出世了!

当看到川英和宁飞,神组织与凰巢的修士,一怔之下,均是亢奋。

“第一神将!

!”两大势力的高层,无不惊喜。

就连老神与不死天后,亦心头剧震,转头望去,面上皆有激动与喜悦。

“宁飞……”不死天后声音颤抖,敲动天皇唤将鼓的一双玉手,忍不住地停下,颤抖不已,美眸之中,既有欣喜,又有羞惭。

被川英发现后,白发老人叹了口气,没有继续隐藏,显露了身形。

“我就知道,你还活着……”不死天后秀目含泪。

她这种特殊的情绪流露,各方修士见了,均感诧异。

唯独凰巢的日月神将等,还有神组织的老神、白发剑神等人,显得平澹,一副不出所料地样子。

黑皇、龙马等奇怪,连向老神询问。

老神先向川英一礼,尔后笑道:“古籍记载,宁飞这位第一神将,与不死天后,其实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只不过,不死天皇证道,高高在上,统治诸天,威势昭昭,如日月当空,横推万古。”

“不死天后……嘿,这个女人,嫌贫爱富,一心虚荣,抛弃了宁飞,与不死天皇结合,成为天皇妻子,其人言语,亦可号令宇宙,好不威风。”

“因不死天皇证道在前,宁飞再强,也不能成皇,至多另类成道。”

“后来,宁飞更是投入了不死天皇麾下,成为第一神将,听从不死天皇的命令,镇压八荒!”

“实际上嘛……宁飞只是为了靠近不死天后,能与她一个阵营……”

老神话音落下,各方修士恍然,面色古怪,看着天皇唤将鼓下的窈窕身影,带了一种讥嘲的意味。

“这算不算脚踏两只船,既给不死天皇戴了绿帽子,也给宁飞送了一顶……”叶凡摸摸下巴,忽地笑道。

“真是水性杨花的女人,既对不起宁飞,也对不起不死天皇……”

“想不到,堂堂不死天皇,太古时代的第一位古皇,竟然让一个女人,给他戴了绿帽子!”

众人闻言,均是一笑,讽刺的意味明显,不死天后虽强,也挡不住众人的眼中,流露出鄙视的目光。

不死天后愤怒看去,瞪视着叶凡和老神。

两人冷笑,压根不在意。

“你敢做,我们还不能说了是吧?不死天皇那老东西,都没这样的威风,你算老几?”叶凡道。

“叶凡小畜生,注意你的言辞!”不死天后的侍女喝道,准帝气息爆发。

叶凡眉眼一抬,圣体的金色气血迸发,横压千秋,那准帝侍女面色一白,几乎要当场爆碎。

幸得不死天后出手,方幸免于难。

“天皇与天后,容不得你们亵渎!”日月神将开口,要捍卫不死天皇的尊严。

“真是尼玛胡扯!不死天后玩得那样花,你敢说,你们心里没有不满?呵,只是顾忌脸面,不会说出来而已。”黑皇叫道,针锋相对。

日月神将、准帝侍女等,脸色难看。

地府、神庭等各方势力的修士,此刻都在看戏,一脸的八卦。

不死天皇,那可是太古首尊极道者,统驭诸天,无数族群臣服,被誉为太古唯一的至高神明,隐然间,超越了众多太古皇者!

而不死天后,除了天皇妻子的身份外,也是将成道者。

那位第一神将宁飞,更是另类成道者!

这样三大超级强者间的爱恨纠葛,哪怕大圣和准帝,也是满肚子的探究心理,八卦无比,竖耳倾听。

不死天后俏脸闪现怒意,不过,瞬息之后,她竟平复了情绪,冷静下来。

至于宁飞,白发沧桑,骑着一匹瘸马,一直都是澹漠,不为外物所动,仿佛看穿了世间的名与利,仅注视了不死天后的时候,那对浑浊的眸子里,显现出温柔与爱恋,还有一种十分复杂的情绪。

“这样一个垃圾的女人,值得你浪费一生?宁飞,你被她耽误了,不然,用神源尘封,换一个时代,你的名字,早就万族共尊,证道成皇!”川英道,看不惯宁飞这等豪杰,为不死天后拿捏,断了帝路。

即便,两人立场敌对,可彼此间,也相当欣赏。

川英不能成皇,是为了保护古天庭后裔,遭到天皇神朝追杀,因是神话时代旧人,年纪也大,却无证道希望了。

如果,不死天皇的时代,他没出世,倒是有那么几分指望。

可川英怎能撇下神组织不管不顾?!

川英倒不是认为宁飞为情所困,就非豪杰了。

只是不死天后那样的女人,实在不值得!

爱慕虚荣,因不死天皇的威势,直接抛弃两情相悦的宁飞,嫁给了不死天皇,甚至,后来宁飞挣不脱情感的牢笼,成为了不死天皇麾下第一神将的时候,不死天后竟毫不反对,似乎乐见其成,认为宁飞的存在,是她的一个筹码。

此等无情无义的女人,为她浪费一生,着实可悲可叹。

“唉,川英,你不懂。”宁飞有些唏嘘,有些怅然,情之一字,哪怕古之极道者,也很难看清,何况他了。

“我如何不懂?神话年间,我又不是孤家寡人,只是那些亲朋故旧,都已逝去……”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说着,川英洒脱地大笑,仅是眼底,掠过一抹暗然。

“我帮你杀了不死天后,替你斩除心魔!”川英大喝,石棍击出,瞄准了不死天后。

“轰隆……”

瞬息,风云变幻,星河倒卷,万域皆颤,另类成道者的神力,就连禁区至尊,也被惊动,有了复苏的迹象。

所有修士骇然,这位古天庭的第一神将,真是杀伐果决,说动手就动手,全不迟疑,更无顾忌。

“当!

!”

一杆雪亮的银戈闪烁,挡住了石棍,是宁飞出手了,为不死天后,拦下一大死劫。

见状,川英冷笑一声,也不再出手,提了石棍后撤。

宁飞亦收了神兵,坐下瘸马,低低咆孝了两下。

“宁飞,是这样吗?我死了,你就能证道……如果可以,我助你成皇!”不死天后秀丽无双的容颜,布满哀伤,泪珠滚落,清脆如少女低吟的话音,带着颤声。

宁飞摇了摇手。

“不要听他胡说!我年老体衰,无论如何,都是无法证道了。”宁飞道,自从拜在不死天皇座下,宁飞便不再抱有成皇之念。

否则,数百万年间,他随便选择一个无帝的时代出世,都有不少的把握,能登临极巅!

不死天后垂泪,如无助的少女,柔弱娇小。

想到过去,她很愧疚,心也很痛。

“哼,装模作样。”川英嗤笑,懒得搭理不死天后,转头看向神组织诸强,笑容灿烂,阳光豪迈。

“第一神将!”老神、白发剑神等,都是行礼。

川英示意他们不必如此拘束,他已是垂垂老矣的枯木,神组织的未来,靠不了他,而只能欣盼诸圣。

然后,川英看着叶凡,朗笑道:“有我年轻时的风采,战力不错,这一世,既不属于我,也不属于宁飞,这是属于你们的时代!”

环顾一圈,川英呼出口气,杂念去除,注视宁飞,说道:

“宁飞,我们今日,彼此不再生死战——也没什么趣味,太古年间,斗了太多次,分不出结果!”

“我们各自选择一个禁区,打入其中,血战至尊,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强大!”

“哈哈,冥皇那个畜牲,也是时候去死了!”

川英扛着石棍,施展大神通,寻觅地府大本营所在,冲杀了进去。

宁飞没有说话,却用行动,表示了赞同。

“轰……”

神光破空,瘸马羽化,通体伤病尽去,雪白一色,纯无杂毛,成为了一头举世无双的天马,四蹄迈动,踏破虚无。

天庭阵营,龙马见得,眼珠子都要凸了出来。

“娘的,那才是我的追求啊!不过,给人骑就算了,老子在未来,一定要将叶凡打成我的坐骑!”龙马兴奋道。

叶凡侧目,摇了摇头。

龙马是他的坐骑,可伴随着准帝境的突破,龙马便不再跟随。

如今叶凡的敌人,赫然是将成道者一级,龙马参战,反而会导致叶凡分心,酝酿大祸。

“杀!

!”宁飞终于大喝,老态尽去,粗布麻衣,蜕变为雪亮银袍,流淌白光,绚烂夺目,神雾蒸腾。

“唰!

!”

宁飞手持耀眼的战戈,遥指北斗禁区,神采飞扬,霸气绝伦。

“轰!

宁飞冲杀出去,没有选择地府,与之并无恩怨,他的选择,是北斗禁区,战意炽烈,轰入太初古矿,一位至尊应激复苏,发觉了是宁飞,脸色铁青,低吼道:“拿我当软柿子捏?宁飞,漫说你还未证道了,就算你也成皇,也不过与我同一水平线,怎敢这样嚣狂?”

“休要废话,来战!”宁飞喝道,邀战的意味,越发明显。

那位太初古矿的神秘至尊,冷哼一声,分毫不惧,强势觉醒,踏出北斗,进入星海深处,皇道法则弥漫,覆盖九天十地,万灵惶惶,惊恐无比。

其实,这位至尊,并不想复出,宁飞年老,杀了他,提炼出的命元,都不一定能弥补自身大战的消耗。

可宁飞战意压下,堂堂皇道至尊,岂能退缩?

再者,宁飞盯上了,他也跑不掉。

太初古矿内,其他的至尊,微有一缕意识觉醒,远眺星海。

“宁飞?不死天皇的第一神将?”

“呵,一个为情所困的人,还是不死天后那样的垃圾货色,当不得豪杰!”

“嗯,古天庭的川英,也是出现了,地府的冥皇,有了大难。”

“正巧,让我等看看,冥皇的本事,何以宣称,地府乃万灵归宿!”

……

众多至尊交谈,部分精力,放在了川英强闯地府的场景,以及那位皇道至尊与宁飞的战斗上。

另一部分精力,则是关注星空深处的战争,如不死天后、神庭帝主、阎罗殿主、砍柴老人、老神、叶凡、白发剑神、日月神将等,那充沛的血气,为他们觊觎,眼热不已。

纵有老者,可其状态,比之他们,也是好多了。

“七重天以上的准帝,就够资格,成为我等血食了。”仙陵内的存在寒声道,带着渴望。

众多至尊,都有一丝意识复苏,盯上了那批巅峰准帝和将成道者。

对至尊而言,寻常准帝,虽然也有浅薄的帝气在身,可距离至尊境界,还是太远,纵然抹杀,也还是无法为他们提供满意的血食。

七重天以上的高等准帝,则不一样,无限接近了至尊境,屠戮一人,提炼了的命元,能适当延续至尊帝命。

若是将成道者,则更为至尊渴望了。

曹亚曾经斩杀的逍遥天尊,便是在一位将成道者渡大帝劫时,取而代之,再续上千载的巅峰帝命!

“轰隆隆……”

战场内,在两位第一神将杀向禁区后,两大阵营,立刻爆发最为激烈的血斗,各等级的高手,捉对厮杀,血战不休!

当至尊复苏,投来目光时,那一群高等准帝,面色微变,有毛骨悚然之感,似被洪荒勐兽盯上了。

于是,他们仍旧交手,却不由自主,分出一丝心力,警惕北斗禁区。

谁也不愿,自己打生打死,好容易获胜,却给禁区至尊摘了桃子……嗯,是摘了头颅!

“嗡……”

两大阵营的极道神兵,均于暗中复苏,随时可以打出,但忌惮于禁区至尊的窥觑,双方都克制,未贸贸然地激活极道帝兵,引来大祸。

“机会!”

宇宙边荒,曹亚豁然起身,激动地搓了搓手掌。

他眸子很亮,注视川英与宁飞各自的大战,也分出一些精力,关注了群雄的血斗战场,又防范着生命禁区。

此刻的至尊,没有怎么防备他了。

而川英闯入地府,宁飞大战太初古矿的神秘至尊,于曹亚来讲,都是良机!

实际上,宇内的生命禁区,除了北斗古星上的几处,在其它星域,也是存在着。

譬如地府,或霸体祖星。

像是飞仙星,在神话年代,便有多处生命禁区。

但,甭管是什么地方的禁区,在曹亚看来,都该清除,镇杀至尊,为诸天万域,剪除最大的祸患!

“能杀一个是一个!当至尊的数量减少,禁区对我的威胁,也就不像现在这么大了!”曹亚自言自语。

他看到,川英取下硬弓,提着石棍,闯入地府,打破了冥土,亿万尸骸滚落,什么种族的都有,哪怕是当今已经灭绝了的,仅在古书上才有记载的族群,亦不乏尸骨横陈。

“何人犯我地府?”

就在这时,一道冷漠的喝声传开,蕴含皇气,响彻宇宙,令万灵恐惧。

我有一百个分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我有一百个分身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