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魏芳华 > 第七百一十三章 桃花迷人眼

第七百一十三章 桃花迷人眼

诸葛恪很快派出了儿子诸葛竦,跟着密使张谨前往魏国。

三月初,二人便到达了洛阳。诸葛竦去拜见其叔公诸葛诞,张谨则回相国府、向朱登复命,接着又见到了秦亮。次日诸葛公休(诸葛诞)便与诸葛竦一路,来到了相国府。

诸葛公休时常会到相国府走动。此时秦亮依旧认为,处理夏侯玄的方式、确实是利大于弊。夏侯玄不仅有名望,而且长期身居高位、地位也高,当然有危害;但对夏侯玄讲道理、手下留情,至少能拉拢一下诸葛公休等人、让其更有安全感,毕竟公休与夏侯玄曾经的交情很深。加上公休在勤王之初、选错了位置,正是秦亮保住了诸葛家与王家的联姻关系,公休后来一直表态支持秦亮。

秦亮在阁楼的二楼上铺设筵席,接待了诸葛家的两个人。除此之外,还有吴心、马茂、朱登在场,隐慈还在校事府,没有参与。

楼上平时没人活动,比较清静。但也没有‎​​‎​‏‎‏​‎‏​‏‏‏什么家具物什,看上去依旧非常空旷,仿佛偌大的厅堂唯有几根大柱子、几张筵席。

只见诸葛竦长得比较胖;公休生得白、也是身宽体胖的身材,不过诸葛竦是又高又胖。见礼之后,诸葛竦先是说起了司马师所为、与其父诸葛恪没什么关系,晋王在信中的指责,完全是误会!

实际上秦亮早有判断,诸葛恪可能还不至于用莿客。不过未料诸葛恪緊张得、派来了亲儿子,这倒是秦亮希望达到的效果。

公休也开口道:“仆昨晚便与子敬谈论了许久。司马师是在蜀汉灭国之后、方逃亡到东吴,先是投奔了石苞,因石苞是投降吴国的叛将,元逊(诸葛恪)才收容了司马师。仆以为子敬所说,或非虚言。”

秦亮故作气愤,皱眉道:“如果是司马师知情不报、自作主张,诸葛元逊还庇护他做什么?”

诸葛竦怔了片刻,看了马茂一眼,拱手道:“吴魏互为敌国,相互派遣细作并不罕见。司马师自称,联络柏夫人等、只为打听魏国消息。”

马茂神情复杂地与诸葛竦对视了一眼,但没有吭声。

秦亮从筵席上爬了起来,想活动一下腿脚。诸葛竦却顿时愕然,转头看向公休,接着起身拱手道:“或许大王从奸细口中、问出了什么供词,但司马师确未告知家父。”

“孤与元逊在战场上对敌,不过是各尽本分而已。”秦亮不想争论此事,干脆提出了条件,“把司马师送到江北,此事孤便不与元逊计较了。”

诸葛竦的声音变轻了几分,小心地说道:“正如大王所言,家父与大王各为其主,仆今日前来拜见,乃因家父不想误会、平白受不义之冤,何须出卖司马师而自证?”

秦亮仔细听着诸葛竦的语气,便道:“司马师是投靠姜维的人、去东吴不过是避难,诸葛元逊与他并无恩义,又怎么谈得上出卖?而且汝父留着这个人在身边,不会

有什么好处。”

诸葛竦沉吟道:“家父不为不义之事,也请大王遵守大义,勿趁我国国丧兴兵。”

这下秦亮倒是微微一愣,寻思之前叫人把木屑倾倒进大江、应该真的让诸葛恪误判了形势!诸葛恪是关心则乱,可见畏惧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秦亮本来就不想急着伐吴,毕竟此时魏国内部的事,更加要命与关键!拿一件本不存在的事、作为交易筹码,这买卖秦亮岂能不同意?

但他并不想在诸葛恪的儿子面前,表露出自己的意图。况且若是答应得太痛快,可能反而让对方疑惑,并显得诚意不足;因为这种不兴兵的密约,本没什么可靠的保障之法。

秦亮来回踱了几步,装作犹豫了一会,说道:“加上石苞。”

诸葛竦立刻面露难色:“石苞是吴国将军,若与家父有隙,径直杀了还好;但石苞受惠于家父、世人皆知没有仇怨,如此交给魏国,恐怕更加不‎​​‎​‏‎‏​‎‏​‏‏‏妥。”

石苞也是因为扬州起兵失去了富贵,但对秦亮的仇恨、显然比不上司马师。秦亮想了想便道:“司马师身边有个叫蔡弘的人,亦不能放过。”

诸葛竦沉默了一会,肉乎乎的脸上掩不住用力思索的神情。

公休的声音劝道:“司马师为了报仇,简直是不择手段!大王自然不愿意留下此人,因此才愿意作出重大许诺。大王一向言而有信,子敬放心罢。”

诸葛竦终于点头道:“家父逮住司马师、蔡弘二人,送还魏国。司马师谋莿之事与家父无关,且大王许诺,三年不能大举兴兵伐吴。”

国丧无须三年,但这些细节、秦亮也懒得计较了,当即按捺住心里的喜悦,向诸葛竦伸出了右手。

诸葛竦困惑地犹豫了一下,他见秦亮的手悬在中间,遂双手握住了秦亮的手掌。秦亮上下一摇,注视着诸葛竦的眼睛、用断然的语气道:“成交!”

大伙随即议定了具体执行的办法。考虑到从建业渡江的位置,在中渎水上交人比较方便,而且以前隐慈的人为了接应马茂、在中渎水还设置过隐蔽的据点。

等到交人的时候、已进入魏国人控制的据点,那时候魏人给不给书面许诺,便已由不得诸葛恪一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没有必要,于是秦亮痛快地答应,现在就给诸葛恪写一封信,把许诺三年不大举伐吴的承诺、写到纸上。

几个人谈好,便下了楼梯。秦亮亲自把公休与诸葛竦送到西厅门外,又叫朱登送他们出门。

秦亮站在台基上目送稍许,转身走进了西厅。他终于忍不住露出了笑容,甚至笑出了“哈”地一声,这时发现马茂还在,他才渐渐收敛了笑容。

再有城府的人,也很难把自己变成一个完全不露喜怒的木头人。有时候不注意,秦亮也会把情绪表露出来。何况今日之事,着实是出奇的顺利,秦亮也没想到,这样就能

抓获司马师!

马茂弯腰揖拜,说道:“仆请告辞,先回长史府了。”

秦亮还礼应了一声。看着马茂的背影走出西厅,这时秦亮才留意到、今日正是春侊明媚的天气。

他走北侧的走廊出西厅,来到阁楼后面的台基上,立刻就感受到了斜照过来的春侊,浑身都觉得暖洋洋的。

司马师或许还不知道,东吴根本护不住他了、两家已经谈好买卖。因此司马师之前选择走艰难的蜀道、去投蜀汉确实是明智之举,只有姜维才不会出卖他;而今被迫去了吴国,便迟早可能发生如今的情况!这个整天都在琢磨怎么报仇、不计代价要杀秦亮而后快的人,眼看就能除掉,秦亮的心情自然大好!他简直有点迫不及待了,只等着重逢的大喜日子。

秦亮抬头看了一眼西边的太阳,不想再回西厅办公,打算提早回内宅了。正好能把事情告诉令君玄姬,让她们也高兴一下。

他‎​​‎​‏‎‏​‎‏​‏‏‏径直从阁楼后面的台阶下去,往北走便能进内宅门楼。门楼内的侍女揖见,秦亮只是点了一下头。刚进内宅,他便发现,令君等人在高台东边的亭子里,隐约可见,玄姬、费氏、吴氏都在。

亭子附近的桃树长满了花蕾,一些桃花已经渐渐开了,她们估计是在赏桃花。令君等也发现了秦亮的身影,她们从席子上站起来,远远地等在了那里。

看着好几个绝色美人在宅子里和睦相处,秦亮一时间倒有点奇怪的感受。但他转念一想,从秦朝的阿房宫人数,再到魏国的曹丕、曹叡的后宫,哪个不是后宫上万?

秦亮倒不是觉得,自己的后宫只有几个人不够。皇帝们那么庞大的后宫,不过是毫不克制本能的结果罢了,占有那么多女人又不用,或者用一回就闲置几十年,还得耗费大量的钱粮养着,具有多大的意义?但也可以看出,以天下奉一人、绝非说辞而已!只要王朝还能存在,皇帝的權力与自甴几乎是没有限制的。

他一边走,一边深吸了口气,默默地告诫自己不能迷失!这并不容易,就像曾经住在这里的曹爽,当初还只是大将军、便已经找不着北了;不仅收了曹叡的妃嫔,还任用尹模、遍天下去搜寻美妇。

桃花美景之间,暖和的空气中,斑驳的阳光从树梢中穿过来、如同光晕在闪烁,确实容易叫人头昏迷眼!

不过秦亮看到春色景象,又想起了羊徽瑜的丧期,如果羊徽瑜只服丧五个月、此时便差不多快到了。秦亮想把羊徽瑜赶紧纳入晋王宫,却不是只为了美色。

羊祜做过秦亮的长史,之前在丧事间、还在为他出谋划策,应该是支持他的人。但联姻属于公开表态的方式,羊家后面还有几家联姻的士族,并有一些世交。秦亮暂且已不想管那么多,只有尽量做好准备,迈出最后一步的时候才更有信心。

.....。........。.....

大魏芳华》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魏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