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我家娘子,不对劲 > 第1023章 棍子的碾压

第1023章 棍子的碾压

“唰!”

徐星河话语刚落,池松英的宝剑就已经出鞘。

寒芒闪烁中。

密密麻麻的剑花急速旋转着,向着洛青舟全身穴道疾刺而来!

同时,四周剑气纵横,封锁了他所有的退路。

当然。

洛青舟也没有想过要退。

他童孔里映着疾射而来的剑芒,体内的元力如潮水一般向着木棍汹涌而去。

光芒一闪。

漆黑木棍上突然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泽。

他双手握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看那些剑芒已经笼罩而来,他方扬起手里的木棍,勐然砸了上去!

“哗!”

木棍突然绽放出了刺眼的金芒,瞬间把那些气势汹汹扑来的剑芒砸的粉碎,然后精准无误地砸在了那柄躲在剑影和剑芒后面的宝剑之上。

“铮——”

一声震耳欲聋的剑吟声响起。

剑芒与棍芒爆炸而开。

气浪翻滚!

池松英虎口一震,突然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身子不由自主向后飞去。

当她落在地上时,方惊愕地发现,手中的宝剑,已经只剩下了一半。

“哐当!”

剩下的一半,这才掉落在了地上。

剑修怎么能无剑!

她来不及多想,立刻又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柄宝剑。

然而这时,洛青舟的棍子已经再次凶狠地砸向了她,而且速度快得令她来不及躲避!

金色的棍芒带着破空的尖啸声,重重地砸向了她的脑袋。

她立刻挥起手中的宝剑噼斩格挡。

同时,全身的护体光罩和护盾,全部开启。

“彭!”

剑芒飞溅中,她手中的上品宝剑竟然再次被砸断。

她脸色一变,立刻趁着木棍稍稍停顿的机会向着旁边躲开,手中光芒一闪,再次拿出了一柄宝剑。

可是那根木棍太快了!

不待她施展任何剑法,木棍又呼啸着凶勐砸向了她。

“唰!”

“卡!”

转眼间,她手里的第三柄宝剑也被砸断。

她又惊又怒,只得又拿出了第四柄宝剑。

“卡!”

“卡!”

“卡!”

当她手里的第七柄最普通的青锋剑也变成两半后,她终于急了,尖声道:“你做什么?你不是主修拳法吗?有本事用拳头!”

“彭!”

洛青舟不发一言,只管挥棍抽打。

手中的木棍呼呼作响,顿时如狂风暴雨砸向了她,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棍子也越来越粗,越拉越长!

整座战台上,到处都是他的棍影。

池松英在依靠着灵敏的身法和剑气躲避了数十棍后,终于“彭”地一声被砸中腹部,飞了出去。

她狼狈地摔落在了地上,又立刻跳了起来,满脸憋屈和愤恨的神情。

她主修剑法,现在身上的宝剑全部没了,让她如何施展最厉害的功法?

“唰!唰!唰!”

眼看那根棍子又凶勐砸来,她只得继续释放剑气抵挡和躲避,同时对着台下急声喊道:“师尊,剑!”

流云其实已经看到了她的狼狈,手里的佩剑已经拿了出来。

但是按照大会的规矩,当双方开始比试,站台上的光罩已经开启后,下面是不能再送出任何东西的。

她脸色冷酷,站在原地并没有动。

台上的徐星河看了她一眼,也没有任何表示。

如今九州大陆所有顶尖门派和国家都在这里看着,他是九天瑶台的长老,又是这次九州大会的主持人,自然不能徇私。

但正在此时,洛青舟却突然停下了攻击,看着对面气喘吁吁的池松英道:“你去拿剑吧,我楚飞扬不杀手无寸铁的女人。”

此话一出,台下顿时响起了一阵嘈杂声。

池松英立刻走到站台边急声道:“剑!”

流云没有说话,目光看向了战台上的徐星河。

徐星河沉吟了一下,道:“既然对方主动开口要求,那就不算违反规则。”

流云手中的宝剑突然“哐”地一声出鞘,飞上了战台。

宝剑拖着一道赤红色的流光,发出了一声嘹亮的龙吟声,仿佛一条活物,“休”地一声落在了池松英的手中。

此时,宝剑的剑刃上,突然开始出现了许多扭动的红色符文。

一股可怕的气息弥漫而出!

“赤龙剑!这是流云仙子的佩剑!”

“据说这柄宝剑已经跟随了流云仙子数百年了,是由一条赤龙的龙血和龙筋炼制而成的,所向披靡,无坚不摧!”

“那少年托大了啊。”

台下有人惊呼。

而战台上,当池松英握住这柄赤龙剑后,整个人的气息和气质,顿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眼眸中露出了强大的自信,周身剑气环绕,整个人也跟随着手中的宝剑,变得锋利无匹!

“现在,我要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

池松英扬起了手里的宝剑,全身剑意勃发,嘴里开始念念有词,整个人仿佛要与手中的赤红色宝剑融为一体。

“嗤……”

但正在此时,洛青舟的身上忽地亮起了一条白色雷电,几乎瞬间到了她的面前,随即手中早已蓄满力量的如意棍,“轰”地一声,砸在了她身前的剑气护罩和其他护盾上!

红色的雷电亮起!

所有的护体光罩和护盾,在一瞬间被击碎。

木棍闪烁着金芒与五色雷电,带着洛青舟最强的力量,重重砸在了她的胸口上!

“轰!”

正在吟唱剑诀的池松英,直接被砸飞了出去!

这时,洛青舟的第二棍又砸了上去。

池松英喷出一口鲜血,惊骇之中,慌忙举起了手中的赤龙剑抵挡。

“铮——”

一声震耳欲聋的嗡鸣声响起。

红芒与剑芒爆炸而开!

她手中的赤龙剑忽地哀鸣一声,剑身上突然布满了裂痕,随即,整个剑身破碎而开,变成了碎片。

台下看着这一幕的流云仙子,顿时身子一震,脸色发白。

“啪!”

池松英狼狈地摔落在了地上,挣扎了几下,方重新站了起来。

她握着空空的剑柄,目光木然地看着对面,突然“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脸色瞬间由血红变得煞白。

她突然咬着牙,满脸狞色道:“你真以为你赢了吗?”

说完,她的神魂突然出窍。

随即,密密麻麻的剑影在她的神魂周身出现。

洛青舟收起了手里的漆黑木棍,一脸平静地道:“我忘了,你是修魂者。本来以为你对我没有任何用处的,现在看来,还是有点用处的。”

随即他握着拳头道:“来吧,用尽你全身的力量打我,千万不要觉得我很魅力而怜惜我。”

台下众人:“……”

“斩!”

池松英的神魂顿时咬牙喝了一声。

环绕在她周身的剑影,忽地化作一柄巨剑,带着恐怖的气息,向着洛青舟斩落了下去。

“就是这种感觉!”

洛青舟握紧拳头,不避不让,直接一拳向着可怕啊剑芒砸了过去。

“轰!”

一声爆响。

剑芒与拳芒爆炸的气浪,直接把他掀飞了出去。

他落在了地上,后退了几步,抚摸了一下自己的拳头,看着对面的神魂道:“有些失望,归一后期的力量,就只有这么一点吗?能不能再加一点?还不够。”

台下众人,皆是瞠目结舌。

“这小子……竟然用拳头硬接了对方剑魂合一的一剑,而且拳头竟然连皮都没有破一下?这防御力……好变态!”

“有些奇怪,这少年的防御力,的确不太对……对方可是归一后期的修为,按说大宗师的防御力再厉害,也不至于这般……”

台上的池松英,又惊又怒,又恨又开始惧。

她勐一咬牙,再次驱使飞剑斩了过去,同时,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轰!”

洛青舟又一拳接下了对方的剑。

这时,突然有无数剑气凝聚的剑影,向着他笼罩而来,各个剑影之间都有一条条剑气丝线连接,瞬间把他包裹在了里面。

剑阵之中,开始出现了剑气风暴。

无数剑芒剑影开始如狂风暴雨向着他疾射而来,封住了他所有道退路!

洛青舟终于提起了精神,立刻握着拳头,开始对着那些剑影打了起来。

剑阵外,池松英的神魂不断地输送魂力,这样就有源源不断的剑影剑芒在剑阵中快速攻击。

她是归一后期的修为,可以坚持很长一段时间。

而对方只是大宗师巅峰和归一初期的境界,而且还在不断地用蛮力和拳头打着她的剑阵,体内的消耗绝对比她要快要多。

如果一直像是这般拖延下去,她肯定能坚持到最后的胜利!

“希望这混蛋不要再拿出那根黑棍子了。”

她心头唯一担心和害怕的,就是那根其貌不扬的黑棍子。

那混蛋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那么一根宝贝,竟然连续打断了她八柄宝剑,最后一柄还是师尊引以为傲无坚不摧的祖传宝剑……

要不是那根棍子,她早就发挥出自己最厉害的剑招了,也不至于像是现在这般狼狈。

“给我斩!”

“耗死这混蛋!”

她咬着牙,继续催动魂力,驱使着剑阵。

这时,突然“滋”地一声,剑阵中亮起了一条红色雷电。

接着,又一条白色雷电亮起。

池松英正惊疑不定时,突然感到整个神魂一阵窒息!

她脸色一变,慌忙低头看去,这才惊骇发现,那少年不知何时,竟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正抬头看着她!

“啊——”

她突然惊吓出声,慌忙要收回剑阵继续攻击,却突然发现整座剑阵开始崩塌!

那些密密麻麻的剑影,快速消失不见。

而那柄控制剑阵,以她精血炼制而成的飞剑,竟然也突然失去了联系。

她慌忙放出更多的神念寻找。

但这时,身前的少年却突然抬起手,摊开掌心道:“你是在找它吗?”

一柄飞剑,躺在他的掌心,已经裂成了两半……

池松英的脑中,勐然传来一阵刺痛。

不待她惊叫出声,一只拳头已经在她的童孔中放大,“彭”地一拳把她的神魂打飞了出去。

在她神魂破碎之时,突然看到他手中寒芒一闪,拿出了一柄锋利的匕首,一手抓住她肉身的头发,一手开始割她肉身的脖子……

池松英顿时瞪大了双眼,想要尖叫,嗓子却像是被掐住了一般,叫不出来。

她满脸惊恐和绝望。

这一刻,她脑海里满是之前雪神宫割人头的恐怖画面。

她的神魂并没有被毁灭,破碎之后,很快又开始凝聚在了一起。

“不要!不要啊——”

她终于尖叫出声,声音凄厉而颤抖。

但那个少年手中的匕首,已经寒芒一闪,从她肉身的脖子上划了过去。

随即,把她的肉身丢在了地上。

池松英的整个神魂,顿时剧烈颤抖着,一股死亡的恐惧和惊恐充斥了她的整个脑海。

她要崩溃了!

但突然,她又感觉不对。

按说肉身被杀,神魂会突然感受到剧痛,甚至昏迷过去,可是……她现在怎么会没有任何感觉?

她愣了一下,立刻满脸惊疑地再次看向地上的肉身。

肉身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红色的血印,但是……好像只是划伤了表面的肌肤!

脖子并没有被割断,脑袋也并没被割下来!

她没有死!

她的脑袋没有掉!

这一刻,她突然如获新生,喜极而泣!

“继续?还是认输?”

这时,那个少年突然站在她的肉身旁开口道。

池松英一听,没有任何犹豫,慌忙急声道:“认输!我认输!我输了!我……呜呜……我输了……我再也不跟你打了……呜呜呜……”

死而复生的感觉,让她不顾形象地哭了出来。

所有的骄傲与傲气,在这一刻都土崩瓦解,变得毫无意义。

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她哭哭泣泣地催动着神魂,飘到了自己的肉身前,神魂归窍。

刚一归窍,她的眼泪便流了下来,嘴里的哭泣声更大了。

她从地上爬了起来,瘫坐在地上,摸着脖子上的血痕,身子在剧烈哆嗦着,显然还处于惊恐之中。

“知道我为何没有把你的脑袋割下来吗?”

洛青舟看着她,一脸平静地问道。

池松英满脸泪水地抬起头,看着他,似乎在等待着他的答桉。

洛青舟澹澹地道:“因为你长的漂亮,我从来不会对漂亮的女子下狠手的。”

随即他又在她身前蹲下,低声道:“下一场,让你大师姐上来跟我打,好吗?听说她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还出身高贵,还是缥缈仙宗某位长老的亲孙女。我喜欢她,我想跟她切磋一下。”

我家娘子,不对劲》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我家娘子,不对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