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生活 > 最长一梦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张青,你毁了我!

第四百九十五章 张青,你毁了我!

翌日清晨。

一大早,辛苦操劳了一宿的张青,迷迷湖湖的听到一点嘈杂声,他睁开眼,就看到满面滋润水灵的齐娟正穿衣服,外面庭院内传来周艳艳、张蓝、孙海燕等人欢快的笑声。

张青眨了眨眼,问道:“老婆,几点了?”

齐娟双手在背后系好背扣,回头抿嘴一笑,道:“八点了。儿子都醒了,在外面玩儿呢。”

张青“哦”了声,道:“你怎么不多休息休息?辛苦了那么久。”

齐娟笑道:“睡觉哪有儿子香?我要去听儿子喊妈妈……让你叫你又不叫。”

“……”

张青一脑门子黑线:“大清早的,你这都说的什么虎狼之词!”

齐娟嗤笑道:“昨晚上你倒是能说!”

见张青一脸郁闷,齐娟反身俯卧在床,抱住张青的脸亲了口,笑道:“这样最好!不是一直有人评价好女人的标准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吗?其实好男人也有标准……”

张青虚心请教:“什么标准,我够不够格?说说看,有则加冕无则改之。”

齐娟咯咯笑道:“床下为君子,床上为勐兽!不错,我老公样样优秀!”

“勐兽虽然很想再来一回合,就怕儿子闹着上来……”

张青抱着自家媳妇亲了口后,帮她穿好了衣服后,走到窗边拉开窗帘。

明媚的阳光照了进来,天空湛蓝的让人心情更加愉悦。

“咦?”

张青惊讶了声,道:“爸妈怎么来了?妈今天不上班吗?”

齐娟站他身边,笑道:“两个宝贝昨天才回来,爸妈今天怎么舍得上班,昨晚不过是劝你去休息的借口罢了。你今天去华清报道,有课吗?”

张青道:“有一节大课。不过下午要和助学基金会的人碰个头,开个会。掏钱容易,可任何事一旦上了规模,组织上的架构和管理,就麻烦了。”

齐娟笑道:“现在大头都在周洋那边吧?她在蜀地建了几所学校了?”

张青道:“三个月前知道的消息是已经修了十所,拆了两所。”

齐娟讶然道:“拆了两所,怎么回事?”

张青笑道:“我让俞天赐派他们长实下面最严格的工程监理去查验,查出两所有问题,水泥和钢筋都不合格,外面看着漂亮,其实质量不过关,只能拆了。”

齐娟哈哈惊笑道:“那周洋还不气死?发飙了没有?”

张青呵呵道:“建筑队老板进去了,卖水泥和钢筋的关系户连同他们背后的衙门官员也都进去了。”

齐娟笑道:“虽然出气了,但之后的工作进度,恐怕会慢很多吧?”

张青点头笑道:“是慢一些,但质量优先。”

齐娟好笑道:“你真准备一所学校用百年啊?”

张青揽过她的腰身抱住,道:“就要以百年为准!虽然,钢筋水泥的寿命是五六十年。要不你去帮我见周洋他们?咬紧质量关不放松就好,预算可以稍微放宽些。”

齐娟道:“也行。等儿子午睡后我过去看看,我去找周洋,然后一起去丰泽园碰头吧。听古姨说,周洋今年还是很辛苦的,带着几个世家子弟,在川蜀待了四五个月。今天就周洋吧,其他人不叫了,不然和你同学都融不到一起。”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张青牵起她的手去洗漱,道:“行,你说的算……”

……

“妈,您没去上班啊?”

洗漱下楼后,张青看着地毯上正和汤圆、元宝玩耍的李素芝问道。

李素芝“嗯”了声,看二人一眼,瞧见自家女儿水灵的不像话的俏脸,笑了笑道:“今天我带孩子,你们有事去忙你们自己的,别和我抢。”

齐娟翻脸:“我昨天才见到我儿子,今天肯定是我带!”

张青忙打圆场:“不矛盾,不矛盾,因为有俩!”

齐平在一旁好笑,这时李素芝教了一早上都没叫“奶奶”的两小子,坐在地毯上,咧嘴看着齐娟叫道:“muamua……”

齐娟心都要化了,明媚的大眼睛里满满都是怜爱,坐在地毯上抱起俩儿子,却发现两小子不大喜欢这样,挣扎着要下来。

李素芝伸手捞人:“抱什么抱,孩子喜欢自己玩!”

周艳艳在一旁咯咯乐,对齐娟道:“你得给大宝小宝准备好奶酪棒,叫人后给吮一口才行。”

齐娟瞪眼:“你在这训练猴子条件反射呢?滚蛋!”

周艳艳不怕,还叫嚣道:“你不给的话,大宝小宝再叫几次,可就不叫了啊!”

齐娟:“……”

张青不理官司,见周围站了一圈孩子,以张蓝为首,就道:“怎么还不去上学?”

张蓝笑道:“刚教官带着晨练完又吃了饭,现在就走,现在就走!”

一群孩子又很有礼貌的给齐平、李素芝、齐娟、周艳艳告了别后,离开了。

看着孩子们离去的背影,李素芝笑道:“家里人多,还是热闹些。我和你爸爸两个人在家,一早上说不了五句话。看来这人间烟火气,首先得要有人。你们两个还年轻,不妨再要两个。都不在体制内,也交得起罚款,不怕!”

齐娟乐道:“我还得缓几年,张青和艳艳先要吧。”

张青、周艳艳一起抱头鼠窜……

……

等两人都离开后,齐平看着自家闺女心疼道:“娟子,真要这样过吗?”

齐娟唬了一跳:“儿子都俩了,现在离婚也迟了吧?”

齐平没好气道:“我是说艳艳的事!”

当爹的,什么时候都难真的包容这样的事……

齐娟笑道:“爸爸,世上事哪有十全十美的,就这样吧,我觉得还不错,真的挺好的。我不用被困在家里厨房中,不用每天洗尿布把屎把尿,虽然我也会这样做。但偶尔做一阵,和每天都被这些事占满时间,还是两回事。我有自己的事业,正在实现自己的理想,家庭和睦幸福,父母也不用为我操心。至于出入私人飞机、豪车,住豪宅城堡什么的,都不值一提。但是不可否认,这已经超过世上九成九的女孩子了。”

李素芝微笑道:“行了,他们的事,让他们自己处理吧。男人,就算形式上专一,心里深处也一样藏着一抹永不暗澹的白月光。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此言一出,齐平登时语塞,再不多言。

……

“卧槽!你还敢领艳艳来上学?!”

华清园,人文楼社科实验班阶梯大教室内,等坐在张青身边的周艳艳将墨镜、口罩摘掉后,登时引起班上一阵轰动,金星、李楚东更是狂捶张青。

也是有趣,如今能真正只将张青当同学的,大概也只有卧龙凤雏俩二货了。

周艳艳站起身,前后鞠躬问候了声,迎来一片喝彩掌声后就坐了下来。

没一会儿,教授《政治学与行政学》的老教授进来,许是同性相斥的缘故,并没有对周艳艳的存在表示什么惊异,中规中矩的上了一百二十分钟后,走人。

“周艳艳您好,我们是您的歌迷,也非常喜欢您演的电视剧和电影,您能给我们签个名吗?”

几个男生鼓起勇气,拿着作业本过来要签名。

周艳艳自然落落大方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金星嫌弃:“你们鸡毛好歹拿张画报来要签名啊,拿作业本也好意思来?”

李楚东附和:“我要是周艳艳,非一西瓜摔你们脸上不可。”

几个要签名的人面红耳赤,为首的骂道:“我们哪知道张……哪知道他会带周艳艳来?”

张青也骂人:“你个鸡毛我没名字吗?不是吧,这都大四了,你居然还记不住我名字?”

金星差点没笑死:“你以为你是谁?”

李楚东落井下石:“丑男不配有名字!”

几个人一下就没那么拘束隔阂了,笑道:“你平时又不参加班上活动,接触的少。况且,你和我们不大一样。”

张青不满意:“我哪不一样了?”

几个人相互看了看,都笑了起来,异口同声道:“你是真正的天才。”

金星冷笑:“他是鸡毛天才,就是我熏陶的好。”

一群人笑骂起来。

正说的热闹,忽然众人声音小了下来。

因为大班班长秦莉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

去年评优秀大学生和奖学金的时候,秦莉都铁面无私的狙击了张青。

虽然没成功,但在华清内部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风浪。

一度有传言,秦莉批判张青的大ZI报都写好了,后来不知什么缘由,又被按了下去。

一同被按去的还有她班长职位……

两人其实根本没什么交集,只能说偏执的女人,非常可怕。

这会儿秦莉走过来,不少人都紧张起来,似乎在预料会发生什么样的碰撞。

吴曼、蔡丽从一边走了过来,金星、李楚东也都站了起来,几人打定主意,如果这人要撒泼,就让张青和周艳艳先走,他们来拦下这疯女人。

眼见秦莉走到这一排课桌边上站下,金星警告道:“你差不多行了,不要让自己太难堪。”

李楚东也想不通:“张青也没得罪过你,你何至于这么死咬着不放?”

秦莉却没看两人,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张青,忽然弯下腰鞠躬,声音中带着哽咽和颤抖,一字一句道:“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求求你,你放过我吧!”

张青:“……”

金星反应最快,冷脸道:“你要不要脸?张青什么时候对付过你?”

李楚东也骂:“你这人太毒了吧?”

蔡丽嫌弃道:“你这脏水泼的太下作了,你出国申请没通过,也能怨恨到张青头上?”

秦莉爆发了:“不是他是谁?!我考试过了,面试过了,什么都过了,就是出国申请不给批,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不让我出国?张青,你毁了我!”

看着歇斯底里的秦莉,众人既觉得可悲,也觉得可怜。

张青微笑道:“秦莉同学,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没有做过任何针对你的事。我真的太忙了,实际上如果不是你出现在我面前,我甚至都想不起我们之间有过什么矛盾。”

秦莉泪流满面,她一个字都不信:“除了你,谁还有这样的能量,能置我于死地?”

如果考试没考过,她不恨,只怪自己没本事。

如果其他任何原因没过,她都不至于这么煎熬痛苦。

可是《公民出境许可》拿不到,这让她几乎每日每夜都处在无比的煎熬痛苦中。

就因为她发表过不当的言论?

张青无奈笑道:“真不是我……算了,我帮你问问情况吧。”

说着,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道:“小月,你能不能帮我查查看,我们班有个同学,叫秦莉,她出国留学遇到了点问题……什么问题?”

秦莉面无表情的盯着他,道:“《公民出境许可》,批不下来。”

张青重复了遍后,道:“好,我知道了,你去问问,我五分钟后打给你。”

挂了电话后,他微笑道:“先不急,等五分钟再看。”

金星无语的看着他,道:“要是不是你的事,你这是打算以德报怨?”

张青也无语:“你说什么呢,哪来的怨,都是同学,顶多就是点误会。”

周围同学看向张青的目光,发生了些变化。

秦莉还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没到五分钟,张青电话响起,是乔月的:“我问了问,不是平京这边卡的,是她老家那边。”

张青道:“具体什么原因有说吗?”

乔月呵呵道:“多次诋毁衙门和党,诅咒谩骂,影响很不好,被她家邻居告了。怎么,她找你帮忙了?”

张青看了眼已经颤抖起来的秦莉,笑了笑道:“是啊,同学一场……小月,秦莉同学已经知道错了。她愿意写一份真诚的悔改书,希望能给她一次机会。”

乔月似乎冷笑了声,道:“你给我说有什么用?关键她还是党员,还被评过优秀,结果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红利吃完,放下碗快就骂娘,毫无忠诚可言。怎么着,这种小人你还想帮忙出头?我告诉你,别说我不能帮,就算想帮也帮不了。你自己问问她,这种涉及底线的事上了档桉,谁帮得了她?还有事没事?”

张青无奈道:“没事了。”

乔月有事:“晚上一起吃饭?”

张青气笑道:“我要回家看儿子,日后再说,挂了。”

挂了电话后,张青看着面色灰白的秦莉,道:“秦莉同学,很抱歉,我确实没有办法。不过如果你真的想出国,不妨加入我们的助学基金会。如果你能在基层干满五年,基金会可以送你去港岛,你从港岛再出去留学,就容易很多了。”

张青笃定她干不满五年,太苦了。

倒是可以把华清培养她这几年的教育经费,干回来一些……

当然,她要是真的能干到转变思想,改邪归正……

真那样的话,她也不会选择出国,应该会一辈子在基金会里助人为乐了。

倒也不是张青小家子气,只是一个无缘无故想毁了自己的人,他没下狠手对付,就已经仁善了。

唯一的遗憾,就是又欠了乔月一份人情。

张青听到这件事,一瞬间就能确定,这必然是她的手尾……

头大。

……

最长一梦》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最长一梦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