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生活 > 四合院的生活 > 第三百三十一章 该定了

第三百三十一章 该定了

屋内,几个小孩在哼哧哼哧的吃着。

“妈,这个真好吃。真香啊。就是太少了一点儿,咱们明天还能吃吗?”棒梗吃完自己的那几块抬起头来说道。

“是啊,妈。这个红肠真好吃,小当还想吃。”

“妈,槐。槐花也想吃。”一旁吃的小嘴抹油的两姐妹也附和着。

秦淮茹喝了一口粥咽下去。抬着眼说道:“行了啊,差不多就行了。这东西你以为有多好弄。这也是你晓娥姨,看咱们家生活条件不好,给咱们的。让咱家尝尝是个什么东西。

这东西多贵啊。指望着你妈这点儿工资。你这辈子都吃不上。”

贾张氏在一旁笑眯眯的说道:“好了,和孩子说这些干什么?棒梗,你妈说的对。这东西有的吃就不错了。”

棒梗也知道妈妈和奶奶说的对。

但是砸吧砸吧嘴,说道:“这么好吃的东西,可是我还没吃够。算了,还是喝粥吧。”说着狠狠的啃了一口窝头。大口的喝了口粥。

两个小姑娘眼看领头的都没辙。自己也不再说这事儿了。都乖乖的在一旁吃饭。

贾张氏看着三孩子也不闹了。

笑着把自己碗里的三片夹了出来,给棒梗夹了过去。

说道:“棒梗,你吃奶奶的。奶奶就不爱吃这个。吃了长大个,好好学习。”

棒梗一看奶奶给夹的,看了妈妈一眼,眼看妈妈没说话。

赶紧说道:“谢谢奶奶。”然后快速夹起一片放在了嘴里。狠狠的拽了一口窝头就着。不然就太浪费这肠了。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这可把小当给馋坏了,怎么没有她的啊。

小当看着哥哥碗里的两片说道:“奶奶,我也想吃。怎么没有我的啊。我也没吃够呢。”

贾张氏看了眼小当,这给小当分了,可不得还给槐花分?

贾张氏慢慢的对着小当说道:“小当,哥哥正上着重要的学呢。这脑子啊需要多补补。这吃的好才能涨个头,才能保护你们两个不受欺负。

这回就都给你哥哥了。以后你哥哥有好的,不也会给你们嘛。”

小当虽然年龄不大,但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其实已然是在一些方面懂事了。

眼看着不可能得到什么了。只能笑着道:“好的,奶奶。我就不要了。都给哥哥吧。哥哥长得高高的,才能保护我和妹妹。”

贾张氏笑道:“小当,好样的。”

秦淮茹一直在旁边看着,心里很是欣慰。这两年要说这家里改变最大的,可能就是这贾张氏了。

在经历了院里,厂里多次巨变。再加上这工资每年只有2块钱的涨幅。

经历了生活的毒打,这贾张氏尽管依然不会多干什么活,或者说去街道办接一点儿临时工的活干,赚点钱来补贴家用。

但是已经可以给这个家,给孩子们做饭了。槐花可以说也是她看起来的。

其中让秦淮茹觉得最大的改变的是:贾张氏以前有什么好吃的,都会是自己吃到嘴里。这菜里有点肉,先都自己捞着吃净了,谁也捞不着。

现在,也知道有好东西,自己不吃了。知道紧着孩子们吃了。她费劲吧力的,玩着脑子弄来的东西。尽管她没吃一口。但是贾张氏的改变却让她觉得值。

生命带来的苦难,终于让这个婆婆有了一些改变。她不觉得苦,只要孩子们能好,贾张氏不作妖就行。

秦淮茹等着棒梗吃完那三片,笑道:“棒梗,妈经常教你的是什么?是不是有好东西就要跟妹妹们分享?可这次你是怎么做的呢?”

棒梗喝了口粥,压了压自己嘴里的窝头。为了配上最后一片红肠,窝头这一口吃大了。

咽下去之后。听着妈妈的话,抬起头来,有些不好意思。

这东西太好吃了,他没吃过。就给忘了。这俨然不是原剧中被傻柱‘好吃好喝’养了两年的棒梗。是过着穷苦日子饿出来的棒梗。

此时也是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道:“妈,太好吃了。我,我没忍住给忘了。对不起。”

秦淮茹倒是没有更进一步说他的意思。不然也不会等着棒梗吃完再说这句话了。

笑道:“知道错了就好。这当哥哥的。就是得时刻想着妹妹。再往后有了好东西也要给妹妹们一份。知道了吗?”

棒梗点点头,看了看俩妹妹。笑道:“我知道了。”

贾张氏也没说别的,笑道:“好了,说开了就好了。吃饭吧。要不然都凉了。”

。。。

屋里炉子烧的暖和。桌子上摆放着几样好东西:一叠切好的哈尔滨红肠、一个打开的罐头、还有一盘醋熘白菜。

虽然是一个人吃饭,这菜的做法也是刚学的,只能说一般。但是因为是自己做的。娄晓娥一人在屋里吃的也十分的高兴。

吱拉一声,门被推开。一个人影挡住了门口。随即关上了门。走了过来。

娄晓娥只感觉带进来了一身的凉气。

许大茂笑道:“娥子,做饭了。真好,这以后啊,我出差也不怕你饿肚子了。”

娄晓娥自许大茂进来,就是一副澹澹的样子。瞥了许大茂一眼,说道:“是啊,总好过被人偷跑回来,抓奸夫淫妇的证据的好。”

许大茂听完,咧着嘴的笑意戛然而止。

尴尬的表情溢于言表,只得干巴巴的道:“娥子,我这不都解释了很多回了吗。那不是我的本意。那都是误会。我去岳父岳母家不都说的很清楚了吗。”

娄晓娥继续澹澹的说道:“你不用解释。我都懂。反正这做饭啊,我在家也磕磕绊绊的学会了。现在即使做不好,也做不差。总是能吃了。

以后啊,我也不会再找人帮我做饭了。这事儿你大可以放心。至于别的,你要是还不放心,也可以时不时地偷跑回来看看。”

许大茂这就更尴尬了。这话说的。真是让他没法接啊。这还怎么缓和气氛啊。

许大茂干笑道:“娥子,这话怎么说的。不会了,你放心。以前都是误会。说开了。以后就更不会这样做了。都是一些误会。

行了。咱们吃饭吧。这饭有我的份吧?我这也忙了一天了。买这买那的。”

娄晓娥回道:“这东西不是我一个人的东西,你想吃就吃。”

这话说的,许大茂直接装作听不懂,给自己拿了一副碗快,别的许大茂都没夹,先是夹了一快子白菜尝了尝。

味道在意料之外,说不上难吃,也说不上好吃。普通人的水平。但是要是带入到,这娄晓娥在家呆了也就几个月的时间。

这不正说明娄晓娥的厨艺还是很有天赋的吗。许大茂心里高兴:这以后自己可有口福了。殊不知今天是个个例。

许大茂一边咽下去,一边笑道:“娥子,你这厨艺真是没说的。我差点把舌头给咽下去。”

娄晓娥却没接茬,这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清楚。自从发生了前段时间的事儿。事后在家里也‘想通’了。这个男人的嘴里是一点儿实话都没有。

自己那刚结婚时,两口子好好过日子的心,也就越来越澹了。这次回来,本来也不是她的本意,都闹到那个地步了,再回来又有什么意思呢?

在这院里骂的这么难听。自己的名声在这个院里,能好的了?其实这是她杞人忧天了。李守良为了自己做了诸多的手段。

这自然也就保住了她的名声。不过她自己不知道罢了。

这要不是因为一些别的事儿,娄晓娥为了她们家的名声。这次也不会回来的。还是那句话。心散了,这日子走不长远。

不过是走一步看一步。没撕破脸皮,娄晓娥就在这待着。等什么时候过不下去了,就不在这待着了。

娄晓娥没有搭话的意思,说话又不留情面。许大茂不知道怎么说话,两人自然也就沉默着。

很快吃完了饭。许大茂又去看了看炉子。烧的挺旺的。

回到里屋,眼见这娄晓娥给铺了俩个被窝。心里有股子气,不过什么也没说。好不容易,费了多大的功夫才给劝了回来。

两个被窝就两个被窝呗。这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许大茂自衬自己比娄晓娥聪明的多。过两天使点手段,这人啊,还不乖乖的和以前一样好!

收拾好了,两人什么话也没说。就早早的关了灯,不过同床异梦,哪有这么容易就睡着呢。

。。。

翌日,李守良早早的起来。

打拳、锻炼、洗漱、做饭、吃饭。一通下来,优哉游哉的骑上自行车上班去。今天是严格上来说的第一天实行新规。

尽管李守良自己不在乎,这借调师傅们,也不在乎。而且都能适应。但是李守良敢保证今天上午,这伙人准不适应。

李守良等人是一开始就严格,随后形成了习惯。这伙人一开始就是自由散漫。已经刻进了骨子里。哪能一样呢。

李守良一如往常一样,来到了车间。等待着今天的上班。

眼见这高大等人进来。还没等李守良主动凑过去,几个人放下包就过来了。都笑嘻嘻,好像得了多大的便宜一样。

还是李老实李师傅和往常的变化不多大,但是嘴角噙着的笑,显示今天的心情很不错。

李守良知道他们应该是跟自己是一个想法。

看着远处和他们一样不紧不慢的人们。

李守良明知故问道:“都聚过来干什么?不好好准备今天的工作,工作量都不大是吧?”眼睁的大大的,看着几人。语气很严肃,表情很搞笑。

高大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很惋惜的说道:“这伙人的太阳很快就要落山了。哎,真替他们感到悲哀。”

孙师傅却一本正经的摇摇头道:“哎,高师傅这话,我就不大同意。你这是什么思想?你这是典型的,不信任咱们的同志。

你看看大家伙,现在,多开心啊。和咱们一样,聊天的聊天。玩的玩。一看大家就是胸有成竹。这是在以前,我们刚干活的时候,是看不到的。

多好啊,这说明大家都充分准备了。觉得自己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这才是最好的。”这语气要多正经有多正经,这表情,要多惋惜有多惋惜。

大家都忍俊不禁。

李师傅倒是也有些话说:“我倒觉得,这伙人啊,别看现在和往常一样,该干嘛干嘛。但是这心里,指不定得多慌呢。

毕竟这人啊,面对自己没经历过的事儿,这心里啊,别提多害怕了。这心里承受能力不行的,保不住都有手打哆嗦的。”

李守良都看乐了,笑道:“大家伙看看,咱们人民群众里,还是有老实人的。大家都来欺负他吧。”这话很简单。大家也都听的明白。

都也乐呵呵的对着李师傅开着玩笑。

就在快临近上班时间的时候。进门口的突然就不闹腾了。李守良这伙人说说笑笑的,自然也就立刻看向了门口。

主任来了。

几人对视一眼,这真是不容易。除了领导来检查,或者他本人有事儿、或者他来找李守良靳工刘工三人。

这么早,就没见他来过车间。

高大啧啧称奇道:“这主任这回,真是对这个事儿上心了啊。很有点儿,不干成不罢休的意思。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破什么,什么船?”

旁边有人笑道:“那叫破釜沉舟,这都没听说过?你这文化水平实在是不行啊。还得学啊。”

高大也不恼,笑道:“我这学习是不行了,等着我儿子吧。我儿子准能行。”

李守良纳闷道:“你哪来的儿子?不是就一个姑娘吗?都不小了。”

高大笑道:“我媳妇怀孕了。哈哈。这次我有预感,准是儿子。”

哦?喔!厉害啊!好几种感叹词从众人嘴里脱口而出。

高大也三十好几了,媳妇之前只生了一个闺女,肚子就没了动静。闺女这眼瞅着都老大不小了。现在又怀上了一个。来的刚刚好。

也不怪高大自己预感是儿子。现在的人,就没有想要闺女的。

都知道这个事儿,所以大家也是诚心实意的对高大表示祝福。

李守良笑道:“等孩子出生了,我给打张婴儿床,也算我这个当叔叔的贺礼。”

顿了一下子,又补上一句:“不论男女,都有。”

这话让高大挺高兴的,笑道:“你等着吧。这次准是儿子。再加一个小马,我不找你要红包了。”

李守良无奈的道:“这儿子还没出来呢。就要小木马。万一人家不喜欢呢。”

高大却道:“你放心就行。绝对喜欢。”

前段时间,李守良给刘师傅家的孙子过生日。这阖家三代单传,自然也就宠的厉害。

孩子不知道从哪看的话本,想要匹马。正发愁呢,让李守良知道了,就给做了张小木马。摇摇晃晃的,很好玩。可以骑大马玩。

都知道李守良会木匠手艺,只不过都不当真,自学的能厉害到哪里去呢。没想到做出来后,给刘师傅一看,这手艺真是没说的。那小孙子喜欢的不得了。

可是帮了大忙了。故而李守良的本事,才算又一次让大家感觉得到。

几人聊着聊着,这话题,就到了李守良身上去了。

无他,几人年纪最大的,刘师傅、李师傅。才四十来岁,就已经当上了爷爷。高大算是坎坷一点儿,才有了二胎,但是女儿也老大不小了。

孙师傅的儿子老长时间不上学了,在街面上混着,家里宠着也没来厂里,打算明年开春招工的时候弄进来。

李师傅的小儿子也差不多大,也打算明年招工的时候进来。

都是有儿有女的人,就李守良,年纪最小。才有对象。还没结婚。偏偏是他们这一伙人的领头羊。你说好玩不好玩。

“守良这对象什么怎么样了?这要不是咱们在城里,还是工人。也用不到拖到守良这都20了。还没结婚。还没到那什么,法定结婚年龄了。”孙师傅说道。

“就是,就是。咱们这是哪里?要是别的地方也还好。这里是首都。本来就严一点儿。哎,还是乡下好,这乡下可没有这么严。

说钻了这高粱地,就钻。不到年龄这孩子说不定都有了。”李师傅回道。

“这两年没这么多,这种事儿了吧?哪还有啊?”孙师傅说道。

“嗨,我听大车班的人说的。他去的南方。男的,女的,才12、3岁,就结婚了。好家伙的,都快赶上这以前旧社会了。比旧社会结得都早啊。”李师傅回道。

“不说这个了,说说守良这事儿吧。守良,你怎么想的?”高大笑问道。

李守良其实也挺不知所措的,这自从上一次有了裂痕后,这自己去百货大楼陪着的事儿,也就少了。主要是不想再这么上赶着了。

也不知道这百货大楼,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多的活。这董杉来找李守良的次数也少。好嘛。都忙,那就这样呗。

也不是僵着,就是感觉,好像谁也不急。这眼瞅着过年了。过了年没多长时间。李守良可就到了能法定结婚的年龄了。

这本来说好的,过了年就结婚的事儿,也慢慢的两人都不提了。反正越来越澹。谁也感觉得到。

李守良笑道:“这事儿,应该还是差点火候。到时候再说吧。我满打满算也才20。还年轻着呢。过了年再说。

即使不成,我还有我师父,和师娘给我操心这事儿呢。争取今明两年之内,把事情给定下来不就行了吗。”

几人点点头,现在管的比以前严了。但是现在的孩子生活条件也好了。以前多不安全呐。现在倒是可以慢慢选。

高大笑着道:“就守良这个条件。真要是说自己单身。这方圆多少里地的媒婆。还不都得疯了一样,把守良家门给踏破了。

易师傅家的门槛也得三天两头的换。不然谁受得了啊。”

几人哈哈大笑:“确实。这事儿倒是事实。”

————

求收藏、推荐票、月票、打赏。

四合院的生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四合院的生活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