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乱明者皇太子 > 第六百六十九章 皇权的平衡术

第六百六十九章 皇权的平衡术

巨轮靠岸,横生波澜无数!

看着如此巨大的船轮一艘艘进入到天津港内,一时之间,偌大的天津港竟然有些手足无措,调度不开。

但万幸,当初兴建此港的时候,朱常洛就言明了此港的地位。

朱常洛说:“天津港要成为大明第一港!”

那么,何谓第一?

答桉显而易见,那就是大!

所以,天津港的兴建工作至今都依然没有完工。

一边是川流不息的港口泊船码头,一边是热火朝天的港口工地。

从运河上的招募来的漕工,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建筑工和走船水手。

有些年轻的,具有一定船舶驾驶经验的,则被特招进了天津卫海军学校做起了后备驾驶船员。

同时,天津卫海军学校还特别的开了一个民间水手培训班,只要付出一定的费用就可以进入此班学习船舶驾驶和海上生存技巧的培训,从事高薪职业!

因为,鸟根县的缘故,现在从大明到倭国的海船商队激增无数,所以,现在只要是会驾驶海船,愿意干海上水手的人,都成了稀缺资源。

各家船队都开出比以往更高的薪酬,招募新船员,新水手到自家的船队之中工作。

可以说,一个鸟根县无形之中就带动了大明北方的船舶业发展。

现在,北直隶的大户们也都不掖着藏着说自己没海上生意了,现在各个都开始把生意做到明面上了。

当时,他们也是心甘情愿把生意做到明面上的。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朱常洛给天津卫市舶司下的旨意就是,入港船只都要统一登记,并且还要在船上漆上显眼易见的船号和船名,每一条船都必须备桉,否则一律不许进港。

同时,朱常洛还命令直隶水师游弋海上缉查走私船只,并严令沿海州县严查私人港口,一旦遇到来路不明,抗拒检查的海上船只,在警告无效之后,一律远炮击沉!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就是这么严酷的手段之下,这才使得原来生活在暗地里的大明商船一个个都如雨后春笋一般长了出来。

这也给天津卫市舶司带来极大的海关收入!

朱常洛给天津卫市舶司定的海关税基础税都是百分之二十起步,若带回的海外的香料奇珍,税都能收到百分之五十以上!

一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反对此旨。

但是,等到这些银子源源不断的从天津卫市舶司送到户部的太仓银库时,再也没有什么反对的声音了。

毕竟,治国是需要银子的。

在京上班的京官也是要吃饭的,如果能准时给他们发放俸禄,这些底层京官们,根本就不会反对此命的。

而那些反对此命的人,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家底殷实的南方士人,再加上朱常洛让孙暹在暗地里扇风点火一下,内涵这些反对之人家里都是搞海上走私,不给朝廷交赋税的清谈之辈后。

那些本就生活困苦,不知熬了多久才出人头地考中进士举人的寒门子弟们,顿时就不平衡了。

都不用朱常洛再刺激什么,这些人无条件就成了支持市舶司收重税,并打击海上走私的主力民意。

而朱常洛这时候也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偏听偏信,认可了这些人的意见,然后,就堂而皇之的发出明诏要求海登市舶司也执行和天津卫市舶司一样的政令。

同时,也派出一支直隶水师进驻到了海登县附近的海域执行检查和打击走私任务。

不过,效果一般。

因为,那里的关系实在是太乱了。

即便是的朱常洛的旨意下达到了那里,那里的官员和士绅以及他们盆根错节的地方势力,都不约而同的阴奉阳违起来。

使得朱常洛的旨意并未得到很好的贯彻和执行!

而且,还总有一些胆大包天的“海盗”在海上主动攻击直隶水师的军舰。

这让朱常洛大为光火!深感危机!

但是,此时此刻也不是跟这些蛀虫们怄气的时候,现在,把精力放在他们身上只会使得自己的精力分散,无法集中力量干去其他大事。

所以,朱常洛一不做二不休,又派了一支直隶水师舰队到了海登县附近的海域巡航,这一次,朱常洛只要严令道:“只要是没有明显船号和船名,警告无效的船只,不论官船民船一律击沉!”

这道命令执行之后,瞬间把海登附近的走私船打击到了怀疑人生的地步。

有些家业不大的小船商,最后只能屈服于直隶水师的“野蛮无理”,老老实实的去了市舶司登记了自家的海船,并且也都漆上了显眼的船号和船名。

后来有鉴于海登县市舶司管理的混乱和税制的不透明,这些小海商也只能摒弃自己世代走的海路,走起了东南亚至天津卫的海航线。

不然,他们的家业根本就经不起海登县市舶司的霍霍。

所以,在这多重治理和比较之下,天津卫市舶司也自然而然的成了大明第一繁华港口!成了户部的聚宝盆!

现在不论是内阁还是军机处看着户部的流水都忍不住的流口水。

有几次内阁都直接上疏要求要把户部尚书刘品如补臣内阁阁臣。

可惜,一直未能如愿。

因为,刘品如不是二甲进士,他非翰林出身,所以,在身份上天然就失去了进入内阁的机会。

还有就是军机处这边压根就不放人,还跟内阁打起了嘴官司,指责内阁吃相难堪,贪权夺利。

最后,内阁也被军机处逼急了。

内阁也放大招了。

内阁直接奏请朱常洛要求军机处和内阁一样,都不许阁臣和军机大臣兼任六部要职。

这下子可又是捅了马蜂窝!

军机处的四人哪个不是以尚书入值军机处。

沉思孝是工部尚书,邢玠是兵部尚书,董其昌是礼部尚书,刘品如是户部尚书。

这四人一听这话,瞬间炸毛!

要让放弃权柄,这可是堪比杀人父母之仇!

绝对是不共戴天的!

于是,一场声势浩大,堪比党争的文官集团内部大战就此拉开。

朱常洛看着这些斗来斗去,也不去管,只命令余继登的都察院做好监察工作。

所以,这一场看似声势浩大的文官大战,其实也就是喊的震天响,并未对朝政形成实质伤害。

而且,还从侧面又抬高了朱常洛的权势。

因为,他们又把希望寄托在朱常洛的裁判权上了。

有了裁判权,朱常洛自然是“闲舟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到了必要的时候,就直接出手各打五十大板,让他们都消停消停。

虽然,朱常洛也有意愿让军机处众臣专任军机。

可惜现在不是时候,朱常洛需要直控六部的相权,所以,最后也只能委屈内阁在一旁愤恨怒目的瞪着军机处了。

并且,开始谋划侍郎路线了。

毕竟,内阁也是有侍郎直入内阁的先例的。

于是,内阁就在想尽法子的拉拢军机处四部之中附和条件的侍郎人员。

想要趁机请旨要求补充阁臣。

面对内阁如此无耻的挖墙脚行径,军机处大骂内阁不要脸!

但是,朱常洛觉得此事可行。

因为,这也是一种均衡,所以,也就默许了内阁的小动作,让他们尽情的拉拢。

等到最后决定补谁进阁,不补谁进阁,这不又是朱常洛说了算吗?

所以,把握好皇权的裁判权,真的是可以无往不利的把这些所谓权臣们都拿捏的死死的。

话归正题,回到天津港本身。

陈振龙看到码头上的龙旗之后,他瞬间激动。

立刻招呼下人,“快把本侯的官服拿来!”

陈振龙激动了,皇太子殿下竟然也在天津卫。

换好官服的陈振龙,也顾不得利玛窦的身体了,他立刻嘱咐利玛窦,让利玛窦再一次跟船上的泰西人交代一下见驾礼仪。

这可是马虎不得大事情!

毕竟,大明乃是礼仪之邦!

臣见君,若不行大礼,这就是在坏国家之根本,所以,必须要重视。

利玛窦也万万没想到,大明皇太子会在天津卫迎接,他也顿感无比光荣!

因为,大明皇太子曾承诺过他,在他随陈振龙带回泰西经典之后,就考虑他传教的事情。

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利玛窦岂能不激动?

所以,在这一刻,利玛窦身上都好像要冒出圣光了,他所有的病痛好像在一瞬间都奇迹般的消失了。

利玛窦立刻找到加利略布鲁诺等人,很严肃的交代了他们大明的见君礼仪。

加利略不明所以,布鲁诺满不在乎。

利玛窦急了,“这关乎到我们在东方的根基!天主的荣光能不能得到大明皇帝大明皇太子的允准在大明普照,现在我们每一步都是至关重要的!”

听到利玛窦这般严肃的说教,加利略和布鲁诺终于重视起来了。

虽然,加利略对自己信仰动摇的,但是,天主也是他从小信奉的唯一神明,在他的内心深处,他对天主还是满怀敬畏的。

还有布鲁诺,布鲁诺虽然在泰西的时候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的也要宣扬日心说,但这并不真正意味着布鲁诺就是叛神之人。

只是因为教廷对他的迫害,布鲁诺才对天主的信仰起了逆反心理。

但是,也不代表布鲁诺心中没有敬畏。

看着加利略布鲁诺他们终于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利玛窦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对于他而言,绝对可能是他一生之中最耀眼的时刻。

若是,大明皇太子真的答应了他的传教请求,那么,他是极有可能被教廷生前封圣的!

这对利玛窦的诱惑,绝对比上天堂还要致命!

毕竟,天堂是虚无缥缈的。而人世间的荣耀确实实实在在的。

作为一个向往光明的世俗之人,利玛窦还是比较在乎世俗的成就。

毕竟,这世俗的成就在他心中,那可是堪比儒家三不朽的伟大成就。

有了这些成就加身,他的名字也定能被世代传颂,到了那时,就算是他上了天国,他也会是最耀眼的天使。

船靠了岸,陈振龙的整了整衣冠,确定自己没有失仪之后,陈振龙深吸一口气后,就快步的走下船梯,一路近似小跑似的到了朱常洛所在的高台前。

陈振龙大礼叩拜道:“臣大明远洋总兵官,远洋侯陈振龙参见圣太子!”

朱常洛微笑道:“陈卿平身,卿一行三年辛苦了。”

就在朱常洛和陈振龙简单的说了两句后。

利玛窦也带着加利略和布鲁诺及船上的其他泰西人到了朱常洛面前叩礼。

“臣利玛窦率泰西学者叩拜大明皇太子!”

随后的泰西人也比葫芦画瓢的学者利玛窦的样子行跪礼叩拜。

看着这么多泰西人的叩拜,朱常洛心里简直就是乐开了花。

这就是国力的象征!

遥想在原来的历史时空之中,满清乾隆末年之时,泰西来客马嘎尔尼根本就不把中原礼仪放在眼中,还义正言辞的要维护他英国贵族的体面,坚持行英国礼节。

这让那位好大喜功的“十全老人”兼大诗人的乾隆皇帝气坏了。

认为马嘎尔尼无礼至极,但是,为了天朝的体面。

乾隆也没责罚马嘎尔尼,并且也不理会马嘎尔尼的通商请求,直接给了马嘎尔尼一份圣旨,让他带回英国,颁给英国国王。

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之下,夜郎自大的乾隆皇帝颁布了那么一道旨意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作为东方王朝的最高统治者,数千年来都是这天下唯一的至尊,所以,对外藩轻视也是在所难免的心态问题。

可问题偏偏就出在这里,因为时代变了。

英国已经奔跑在了工业革命的道路上,也完成了日不落帝国的伟大成就,所以,对于乾隆皇帝的这番表演,傲慢至极的英国人自然不会放在眼里的。

所以,这份圣旨也被收藏到了大英博物馆成了千古笑柄!

但是,现在不同那时!

现在的大明依然是泰西诸国崇拜的神秘东方,所以,在他们还未取得过征服世界的成就之前,他们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臣服在大明的煌煌天威之下。

若是,时代在发展个二三百年,大明依旧原地踏步,而他们却走上了工业革命到道路,完成了对世界的探索后。

再幻想他们能够心悦诚服的跪在自己的面前,那才是痴人说梦!

可以说,时机真的是很重要的。

只是查了那么二百多年的时光,泰西人对东方人的态度就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态度。

他们对东方的幻想依然还停留在两千多年时罗马时代的丝绸传说和数百年前马可波罗的游记小说以及郑和那支威震世界的无敌舰队之中。

所以,他们对大明的态度还算是谦卑的,并不敢过多的展示自己的个性。

朱常洛微笑道:“平身,诸卿远道而来都是孤的客人,孤自然以礼待之。”

朱常洛话被在场的番语学士朗声翻译。

利玛窦及其后面的泰西学者们听到了朱常洛的话后,他们也倍感荣耀的起身站立,然后都用着无比热烈的目光注视着眼前这位衣着华贵尊贵无比的男子。

朱常洛又和这些泰西学者们单方面的说了一些欢迎之类的套话后,就他们安排给鸿胪寺和那些早就在一旁待命的番语学士们。

让鸿胪寺和番语学士对接起来这些泰西学者之后,也是不好热闹。

这下子,范文琦更是激动,这次真是太长脸了。

国朝已经有几百年没这么多的外藩使者来京朝拜了。

这些人虽然都是泰西人,但是据范文琦做的功课得知,泰西还处于类似东周诸侯并起的时代,那里分裂着无数小国。

而眼前这些人都是泰西各个小国来的人,所以,范文琦也就自然而然把这些人当做了相应国家的使臣。

一下子接待了这么多国家的使臣,范文琦能不激动吗?

这也是一个被史册铭记的日子。

而做为鸿胪寺卿,自然也就有希望在浩如烟海的漫漫青史之中留下姓名。

这对很多人而言,也不无法比拟的诱惑!

毕竟,人活一世,无非名利。

求不到利的时候,求一求名也是人之常情。

所以,范文琦是相当的热情,把这些泰西人都安排的明明白白,丝毫不坠天朝上国的气度。

朱常洛看着陈振龙,问道:“陈卿,泰西的经典呢?”

陈振龙立刻回道:“殿下,都在这些船上了,臣一共带回了一千五百万册泰西书籍。这些书籍的时间跨度足有三千年之巨!与先秦百家之经典都有一比,实属无上瑰宝!”

朱常洛笑道:“干的不错。带孤去看看。”

朱常洛迫不及待的就想看看这浩如烟海的泰西书籍。

毕竟,这些书籍可是地球另一端的大贤们的智慧结晶!

所以,本着尊重文化,尊重知识的态度,朱常洛也并未对这些代表了泰西文明精华的书籍,表示出一点轻蔑之心。

走上船去,看一船上一层层一箱箱被封好的书籍,朱常洛心情激动无比。

有了这些文化的补充之后,东方文化何愁不能再次像汉唐之时那般再飞跃一次?

汉唐文化之所以灿烂,原因就是在于汉唐文化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雍容气度!

汉唐不仅升华了自己的文化,还努力的吸收了来自天竺,来自西域的各种文明。

所以,这是汉唐灿烂的原因之一!

若是,一味的只看武力成就,而忽略了文化层次的进步,那么,即便是在伟大的帝国,也终究难逃昙花一现的命运。

而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够统续有承,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华文化的顽强生命力和中华文化独有了包容力。

只要是附和中华文明需求的文化,自古以来的有识之士都不会排斥这些文化,他们都会极为热心的研究嫁接,将其成为中华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所以,这才是中华五千年长盛不衰的秘密!

——————————————————————————————————

5000字到!

月票!

打赏!

订阅!

都要...

献祭一本原生幻想幼苗《鼠鼠的励志日常》,喜欢看年轻人奇思妙想的,可以康康这本小说,挺有意思的。

乱明者皇太子》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乱明者皇太子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