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生活 > 我有一个废土世界 > 95、诺兰之战

95、诺兰之战

两人下午又逛了一个楼盘,感觉不是那么到位。

环境虽然可以,地段有点不尽人意。

不过,两人也不急。

只当是放松了。

到了晚上,干脆找了个酒店,体验一下年轻人“扶栏眺望”的情趣。

胡明明的消息很快传过来,

他找另一个股东许向北了解了一下,

程益阳出身豪门。

非常优秀,从小到大都是学霸,在复旦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本博连读。

曾组队去国外参加合成生物学领域的国际科技赛事即国际基因工程机器大赛(iGEM),先后获得总决赛金奖、最佳治疗奖、最佳新组成型生物模块奖。

后来回国创业。

找到许向北,两人一起创办诺兰生物。

启动资金只有1000万,后来随着研究的深入,两人陆续找来一个亿的资金。

听到这里,陈晓顿了一下,开口问道,“复旦大学?他是哪的人。”

见男人开始工作,常婷婷也就从地上起来,去卫生间刷牙洗脸。

胡明明:“应该是上海人。”

陈晓闪过一个念头,

不会这么巧吧?

“你等我一下。”

挂了电话,打给程子云,“云少,问你打听个人。”

“谁?”程子云正在打扑克,接到电话烦的要死,有心挂了,却又忍着。

“白石区康复医院”的名气逐渐打响,在外人看来,他的这次创业似乎已经成功。

然而,真实内情却让人大跌眼镜。

因为受制于陈晓的血清素,其被迫以1000万的价格转让了10%的股份。

虽然价格上没有吃亏,但有了股东名义后,也给了陈晓插手医院的机会。

甚至连武运隆都得讨好对方。

毕竟,业务开展、财务收支……都受制于人,说话不硬气。

陈晓直接问:“程益阳你认识吗?”

“我堂哥啊,怎么了?”

陈晓恍然,嘴里道,“前几天一起吃饭,他说起你来。”

程子云:“我俩关系不好,他肯定没什么好话。”

陈晓脑子急转,“哈哈,说你运气好。”

程子云幸灾乐祸:“我堂哥从小是学霸,典型的别人家孩子,因为他,我们可没少挨揍,可惜,大学毕业后,创业不顺,二伯的棺材本快被赔光了……”

陈晓这才明白自己是被牵连了,

因为康安医院和康复医院联合诊疗的缘故,外人一直把他们看成一家。

想必程益阳觉得自己是堂弟的合作伙伴。

陈晓:“原来如此,你做康复医院,他做抗抑郁药,你俩殊途同归,怪不得他对你不满。”

程子云:“那家伙就是志大才疏,从小被人吹的太厉害,还去做药,早晚有他后悔的……”

陈晓又扯了几句,挂了电话。

那头程子云突然反应过来。

自己怎么跟陈晓说这么多,都怪程益阳,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

陈晓虽然明白了缘由。

却觉得劝不动程益阳。

从这人的经历就能看出,这是个心高气傲的主。

把自己苦苦研制的药卖给堂弟的合作伙伴,那不间接资敌吗?

头疼。

常婷婷洗漱回来,见男人在想事情,便问道,“怎么了?”

陈晓说了下事情原委,“这种人,还不如程子云,起码程子云身段灵活,能屈能伸。”

常婷婷想了下,没思路,走过去,站在男人面前:“要不要学习点新东西,开阔一下思路?”

陈晓冲过去,“今天要学习一下百步穿肠。”

……

第二天,陈晓飞到杭州,和胡明明汇合。

想了一晚上,决定亲自登门。

如果可以,讲一讲自己和程子云的恩怨纠葛。

想必他会感兴趣。

胡明明领着陈晓到了诺兰生物。

刚要和前台小妹说话。

就看见老板朝着一对年轻男女走过去。

仔细一看,正是程益阳。

原来老板认识,胡明明不禁感慨,陈晓的人脉关系。

“嗨。”

江一珊听到声音循声望去,一个熟悉身影映入眼中,“陈先生,好巧,你怎么在这里?”

陈晓笑了下:“我来这里公务,你今天休息了?”

江一珊点头。

正在这时,旁边的男子咳嗽一声。

江一珊连忙介绍两人认识,“陈先生,这是我男朋友,程益阳,益阳,这是陈先生。”

陈晓这才看向程益阳。

原来是他。

倒也一表人才。

“程先生好。”

程益阳有点不愉,“陈晓,陈总?”

“是我,正好今天来拜访你,没想到遇到珊珊小姐。”

“呵呵。”程益阳没有说话。

心中对陈晓越发讨厌起来,

不但图谋自己的药,还想勾搭自己女朋友。

简直欺人太甚!

江一珊似乎察觉到两人之间的不睦,有点手足无措。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陈晓笑了下,“一直想感谢你照顾我表弟,可以没时间,相请不如偶遇,能不能赏脸今天请你吃个饭。”

江一珊有点不好意思,“我一会的飞机,马上要走了。”

“那太可惜了。”

程益阳憋着怒火,“珊珊,走吧。”

江一珊低声道,“你忙工作吧,我一个人就行了。”

陈晓见状,转身离开,“程总,你们两个先聊。”

胡明明凑过来:“老板,你和程益阳认识?”

“刚认识。”陈晓漫不经心说道。

看着不远处两个男女。

程益阳似乎想在陈晓面前宣誓一下主权,想要亲一下女友,被江一珊拒绝了。

程益阳顿时脸色很难看。

陈晓心中直乐,看的出来,两人没太大进展。

顶多是牵牵手,确定了关系。

当初就觉得江一珊不好搞。

现在一看,竟然连男朋友都保持距离。

程益阳真是命苦。

等到江一珊离开,陈晓便走了过去,“程总,谈谈?”

本来以为会被对方拒绝,没想到程益阳答应下来。

到了办公室,程益阳开门见山说道,“我知道你来的意思,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药可以卖给你。”

“什么条件。”

程益阳:“五个亿。”

陈晓笑了下:“哈哈,我还以为你会说,让我离珊珊远一点。”

程益阳不屑撇撇嘴,“自作多情,你以为珊珊能看上你?”

老子追了一年,她才同意。

你算个毛。

两人不欢而散。

胡明明见陈晓脸色,就知道没谈成。

“我和许向北聊过了,他倒是很愿意,但是没办法,他说了不算,程益阳一方牢牢把握着控股权。”

陈晓:“现在的股东占比都有多少?”

胡明明:“其实还是程益阳控股,他找来的钱都签的有一致行动人协议(在股东大会会议中行使表决权时采取的意思表示)。”

陈晓:“许向北怎么说?”

胡明明:“他说程益阳水平还是有的,公司前几年的项目一直在盈利,只是盐酸盐片投入太大。”

陈晓:“我去见见他。”

胡明明自然不会说,找他没用,当不了家。

很快联系了许向北。

对方倒是没推辞,约在一个茶社见面。

“许总好。”

“陈总,果然是一表人才。”

许向北三十五左右,高大英俊,略带沧桑气质。

“许总客气了。”陈晓在他对面坐下。

两人闲聊几句。

许向北开门见山:“陈总来是为了盐酸盐片?”

陈晓:“瞒不过你。”

许向北:“公司的事情我不管,都是益阳在弄。”

陈晓:“程总水平确实很高,听说之前的项目赚了不少钱。”

许向北回忆:“第一个项目是做Tidetron Altra平台型菌株库,第二年就把投资的钱全赚回来了,后来又陆续做了几个小项目,挣了不少钱,16年的时候,益阳说要大干一场,我们当时雄心壮志,开始后续专利药的彷制。”

陈晓:“快六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许向北倒是很坦诚,“陈总,说实话,我也不瞒你,如果我能当家,肯定会把盐酸盐片卖给你,但是,我说了不算。”

陈晓笑了下,“没事,不一定要做点什么,大家交个朋友,这次来杭州,顺便感受一下这边的环境。”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许向北“哈哈”一笑,“这话,我爱听,你要说工作,我帮不上忙,你要说玩,那绝对没问题,接下来这两天,我来安排,保证让兄弟体验到杭州的热情。”

陈晓笑着:“那就多打扰了。”

许向北拿出电话,“我现在就安排,今天晚上OUT见,咱们不醉不归。”

约会好了时间,陈晓告辞。

回去的路上问,胡明明问:“OUT是什么?”

陈晓:“这边的顶级夜店,名气很大,今晚咱们去见识一下。”

胡明明苦笑:“我就不去了,老胳膊老腿的,去了扫兴。”

陈晓也不勉强。

胡明明一看就不是潮人,去那里不是享受,是受罪。

宁愿在酒店叫一个按脚小妹,也不会去夜店乱搞。

胡明明把话题转回来,“许向北似乎有点不满。”

陈晓笑了下,“他肯定不满,六年时间,只见投入,不见收益,换个人,早撂挑子不干了。”

胡明明皱着眉,“程益阳这脑子一根筋,合则两利的事……”

陈晓:“如果他不是极度自负的人,也不会取得成功,更不要说已经开展临床三期实验了。”

胡明明点头,“难搞,这种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陈晓:“别担心,我已经想到办法了,接下来就看和许向北的谈判了。”

胡明明有点惊讶。

不知道陈晓想的什么办法。

他自己也是创业过的,碰到程益阳这种拗的人,完全没思路。

到了晚上,陈晓一个人去了OUT,

果然是灯红酒绿,群魔乱舞。

陈晓找到许向北时,老帅哥身边坐了不少美女。

“兄弟,等你半天了,快来。”许向北招呼他。

陈晓刚坐下。

许向北:“我兄弟初来乍到,特意从上海赶来,我们一定要尽好地主之谊,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Amy……”

因为打扮的差不多,陈晓一时也记不住,干脆用她们的首个字母代替,

分别是A、B、C、W、H五个。

A是个大胸妹子,穿了一件抹胸,腰肢细的不见一丝赘肉。

凑在陈晓身边问,“大叔,玩游戏吗?”

陈晓脸一黑,老子才二十多岁,你叫我大叔,

假装咳了一下,纠正道:“叫哥哥就行,我九零后。”

A奇怪看了他一眼,“我05的,昨天碰到一个00的,人家都叫他阿姨。”

陈晓放弃了,“玩什么游戏?”

“抓手指。”

陈晓这个倒是玩过,“行。”

“抓手指”,不是什么夜店黑话,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抓手指。

抓到别人的手指,被抓到的那个人喝酒。

看起来虽然弱智,但玩起来不亦乐乎。

因为里面藏着很多渣男的套路。

第一局,A抓手指,

伸出手掌,大家把食指放在手掌下面。

随着一声“跑”。

许向北被抓到了,罚酒一杯。

第二局,第三局,第四局……

A见陈晓始终跑得快,就改变规则了,

她做一个动作,模彷最慢的人喝酒,

第一局,比了个心,

E妹子最慢,喝了一杯,

第二局,A去掉了自己的项链,

两个男士无言以对,只能喝酒。

……

夜店的游戏大多就是这样,一步步来,先放松女孩的警惕,慢慢尺度就大起来。

从搂住身边的女孩开始,或者是叼身边女孩的头发,

然后是把身边女孩公主抱举起来,

最后再到和身边的女孩接吻,

……

陈晓感觉几个妹子对他虎视眈眈,自然要保护好自己,

尽量不喝或少喝,

到了最后,果然只剩下他最清醒,

摇摇晃晃去了洗手间,放松一下,

回来正洗脸时,

一个声音打断他:“我就猜到你耍赖了。”

陈晓扭头一看,正是大胸妹子A。

“你在装醉。”

A嘻笑:“没点水平,怎么敢在夜店混。”

陈晓接过女孩递来的纸巾,擦了擦脸,

“许向北是不是交代了你们什么,今天的火力都集中在我身上。”

A笑了下,“他说你这人有点假正经,谁要是能把你灌醉弄上床,就给五万块。”

陈晓愣了一下,这个家伙!

拿自己当赌注了。

还是有别的目的……

“你想挣这钱?”

A连忙摇头,“我已经拿了一万,就不贪心了。”

陈晓笑了下,“谢谢你的提醒。”

我有一个废土世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我有一个废土世界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