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铁血残明 > 第四百二十章 变化

第四百二十章 变化

“到处都在传言,说建奴打进来,安庆兵往北边去了。”

安庆府城,汪大善守在粮店的柜台前,眼睛留意着门前经过的人,听着身后的几人说话。

小娃子长家的声音道,“说是从桐城走的,有好几千兵马,全都带着马。”二蝗虫声音冷冷道,“城根街东头贩木的范家二东家说,前些时候石牌镇的骑兵都离营往桐城去,他说是要多备点作大梁的木头,那些骑兵出去打仗回来银子多,

修房的要多。”

“码头有贩米的行商说,路上见有步营往宿松去。”小娃子又道,“水营有几艘船往下游去了,说是走运河去北边打建奴去。”

于长家声音道,“把店门关了。”汪大善听了立刻转身,跟旁边的许柱一起上木板,他们的粮店柜台就朝着街上,就像一排窗户,很快就将柜台的木板上完,汪大善把售罄的牌子挂在门前,回身

时关上了门。来到后进时,于长家已经蹲在地上,汪大善赶紧也蹲下,只听于长家说道,“枞阳那些水营陆兵也走了,不知去了何处,左右安庆地方的兵马少了,得跟刘长家报

信。”

小娃子埋头看着地上,“听说鞑子进关来,这些安庆兵定是要去打鞑子的。”

“鞑子进边来干啥的?”

于长家嘿嘿笑两声,“杀人抢钱粮。”

二蝗虫不屑的道,“可恶,那该是咱们的。”于长家抽出烟筒,汪大善正要去备火,许柱已经快一步窜到厨房,一会拿出一支燃着的柴枝,跪在地上恭敬的给于长家点了,汪大善只得重新蹲下,偷眼看了看

旁边的小娃子。于长家叭叭的吸了两口,好半晌又才吐出一阵白烟,他咳嗽两声道,“鞑子进关的地方,就在狗皇帝的京师,皇帝怕死,就要他处的兵马去救,官家叫做勤王。鞑

子来了是好事,往年被官兵追得急的时候,鞑子一来官兵都去勤王,就没人追咱们了,一口气才缓过来。”

小娃子抬头道,“官兵都走了,八老爷反不反?”“八老爷才定得了,便是反了,咱们也可留在安庆接应。”于长家又吸了一口,转头看着汪大善,“来时刘长家交代的,寻机救那些婆子,以前安庆兵多,现下兵

马走了,该是动手的时候,我出门一趟报信,汪大善你是本乡人,在安庆走动方便,这些时日带他们去枞阳多走几趟,把地方看熟了。”

汪大善应了,许柱却在一旁对着于长家问道,“去了要不要寻一处门市,到时也好接应,那枞阳隔府城太远,又是在下游。”

于长家沉吟片刻道,“倒是要的。”许柱接着道,“到时劫了那些婆子出来,走陆路还要往桐城去,人多又招人耳目,那枞阳就在江边,最好便是从那处坐船,上了船谁也见不到,一出江他便寻不着

了,或过江或往下游去,都比陆路便宜。”“说得好。”于长家吸一口烟,“光是将官家的婆子就有三个,宝纛旗高照的五个,老管队这个班辈的十多个,把子女算上便是好几十,还有些老营的人关在另一

处,那又是几十,若是一起劫了,便是上百的人,只有许柱说的这个法子好,回去我会报给刘长家。”二蝗虫蹲在旁边,听到劫另一处老营的人,把头埋下盯着地面,眼神转动了几下后问道,汪大善则在心中懊悔,他原本也有这个想法,但每次对着于长家都有点

害怕,等闲不敢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眼睁睁让这许柱得了大功,这许柱待几个长家都十分殷勤,加之体格强壮,到安庆后已逐渐得了于长家的看重。

于长家对着二蝗虫道,“何处能买到船?”

“听码头上牙行说,西北边那处工坊就在造船,只要给银子就卖,但有船埠头又说,那些木头都没晾干过,开不了多久就坏了。”

“汪大善去买两条船,枞阳那里门市买两处,人到了先藏在那里。”

汪大善赶紧接话道,“就是银子,小人这里没有。”二蝗虫盯着地面,凝神等着于长家的答复,西营里面对银钱管得不严,谁抢到就谁留着,这两年抢掠所得渐少,各营形势不妙,不时都有人离营逃走,八老爷便

逐渐开始收拢银子,到谷城之后就不再准管队私藏银子,就是防那些管队逃走,平日经常会搜查,藏匿银钱的都要被砍头。二蝗虫和小娃子都是老营的人,二蝗虫还是掌盘子,都算营中比较信得过的人,手中还是有银子的,但在南阳一战大多损失了,从谷城出来时,二蝗虫只有十多

两银子,于长家似乎也带得不多,从他行李的重量就看得出来,即便他们是西营的人,若是带着大笔银子穿越湖广,也并非没有风险。

到安庆后有人送过一次来,但于长家都锁在他屋中,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银子。

于长家起身进了自己屋里,出来时提了一个小包,他径直扔给汪大善,接住之时听得里面叮当作响。

二蝗虫微眯眼睛,抬头对于长家问道,“枞阳的婆子数可确实,要不要多买两条船,别到时装不下。”

“每日送的饭菜数便是那些,该当是准的,船上挤一下便是,又不是坐着走多远。”

“一旦人救出来,不管走那条路,银子都用得不少,还有雇船夫也要不少银子,于长家怕是多预备些。”

于长家皱眉道,“那码头上闹的贴票,到底是怎生道理?”

二蝗虫没说话,那边小娃子见状回道,“就是让行商购货都要用银子换成贴票,牙行和漕帮才许他装船。”

“那卖货的便收这么一张纸来?”

“也能换回银子,沿江那个码头都能换,但是利钱便少了些,安庆以前收惯了银票,这贴票也照样收,其他的我也说不明白。”

于长家想了片刻道,“嗯,银子我自会想法子,你们在安庆打听明白剩下多少兵马。”

他说罢开门走了出去,许柱和汪大善去了厨房烧饭,后进中剩下小娃子和二蝗虫,小娃子走近一点低声问道,“二长家,八老爷到底会不会反?”

“定然会。”二蝗虫压低声音,“劫出那些婆子和娃来,也带不回谷城去,定然是八老爷到了安庆左近时才动手,跟着老营一起,那些婆子才能活命。”

小娃子点点头,“方才于长家说鞑子入关官兵都要走,就看八老爷何时反了。”

……“建奴九月二十二日在青山口、墙子岭入边,熊大人接到兵部第二次传信,一路已经破了边墙,正在往通州进发,现在恐怕已经在通州。除宣府、大同、山西三镇

勤王外,兵部二十四日调陕西巡抚孙军门勤王,此时应当已经在赴援途中。”

湖北谷城沔阳港,谢召发铺开地图,桌前还有王增禄、阮劲、铁匠、文书官和镇抚官五人,正在开谷城驻军的军议。

“左良玉部已接令勤王,陈洪范所部未在调动之列。”

王增禄看着地图道,“湖广兵马有无调动?”

“湖广兵马亦未在调动之列,左良玉在跟熊大人要开拔银,估摸着他要等陕西边军走先头,他跟着汇集一处。”

王增禄摇摇头,“调兵如此紧急,各路人马开拔先后不一,路线又各不相同,走在路上互相不通消息,汇集一处谈何容易。”

谢召发赞同道,“到时兵部一催促,最后便成了各自为战,对上建奴都是以少打多。各家将官都知建奴今年要来,最后临头了还是毫无预备。”

铁匠撑在桌桉上看着谢召发,“咱们干脆不等八贼反,直接扑过去剿了他,然后跟庞大人合兵杀建奴去。”文书官一脸紧张的站起,“熊大人在此处坐镇,怎能去剿杀他,到时没剿到八贼,反被熊大人告到皇帝那里,说是建奴破边处处要用兵的时候,我们这里倒逼反了

八贼,必须依庞大人的计划行事。”

王增禄瞟他一眼,“文书官说的有理,那八贼应是也收到消息了,有没有啥动静。”阮劲立刻回道,“西营是十月五日得信,之后所有马兵不再出营,只在谷城打粮,各处桥梁、涉渡点马兵多出平日几倍,就是有备了,确是不易剿杀。反倒是那卢

鼎来襄阳更频繁,昨日已经是第二趟,每次都带有马车,除了去熊大人那里,照样去了陈洪范营中,左良玉营中也去了一趟。”

“从沔阳所购商货有何变化?”“家具家什几乎全无,购买黑豆黄豆数量比平日增加一倍,米麦增加三成。”阮劲停顿一下道,“既说到商货,另外还有一事,银庄来了人,今日到了二万两的贴票,庞大人的意思,在沔阳港开个分号,收流寇的现银,在港内各处都要打高招,让流寇来的人都看得到,还说让咱们护好银庄的人,不能让流寇把贴票抢了去

。”

其他几人面面相觑,一面想着剿杀西营,这边还想着收人家的现银,也不知会有谁来换,他们从未听说哪个将官这样打仗的。好一会之后谢召发才回过神来,摇摇脑袋之后道,“那只有靠水营护着了,八贼在观望形势,等着官兵调走。仍按庞大人的计议,第二千总部离开襄阳,只留陆战

兵驻守,以调动勤王的名义,熊大人那边不敢阻拦。”

王增禄点头道,“方军门定下隐匿之处没有?”

“昨日来了一人传信,说方军门指定一人接应,由他定隐匿何处。”

“是何官职?”

“湖广参议,袁继咸。”

“这官职应是能拿主意的人,那王千总尽快集结人马,待这位袁大人一到就出发……”

此时有人敲门,几人停下军议,赞画司的副官匆匆进来对谢召发耳语几句,随即退了出去。

谢召发神色凝重,转头对几人道,“曹操、混十万正从南阳往谷城来,约有两三万人,左良玉、陈洪范皆未作阻拦,曹操前锋已经过汉水。”

铁匠站起一拍手,“他们要跟八贼合营,定是现在就要反,正好一股脑剿了。”

王增禄也站起身,“曹操和混十万并未就抚,可先剿他两营。”

谢召发摇摇头,“曹操和混十万都说要就抚,已经联络了熊大人。”王增禄皱皱眉头看着谢召发,“就抚……那又剿不了,这两营一来,谷城贼子顿增两倍,靠陆战司恐怕不足,第二千总部还调不调走,抑或乘机剿了,谢司吏你是

谷城主官,要拿个主意。”

谢召发沉吟半晌,“第二千总部继续驻守谷城。”

参会的文书官立刻跳起来,“方略都是庞大人所定,方军门那边也联络过,万不能更改!”谢召发盯着文书官,“若是都依定下的方略来,还要我这主官作甚,军律明文,军议由主官定夺,第二千总部留守谷城。”

铁血残明》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铁血残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