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玄幻 > 凶灵秘闻录 >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无水的学校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无水的学校

“事情的所有经过就是这样了,高成亮跳楼跑了,可赵雅却和那个住校学生一起被骷髅鬼杀了,我虽然也通过跳楼幸免于难,可我的腿却摔骨折了,后来我就在食堂碰到赵先生你,那个,赵先生,我的腿好痛,我不能跑了,你可千万不要抛弃我啊!”

“呜,呜呜呜。”

待一五一十叙述完毕后,田耀蓝便泪眼婆娑祈求起赵平,许是唯恐男人抛弃自己,发展到最后,田耀蓝竟呜咽出声,暂且不谈田耀蓝目前正如紧张如何担忧,对面……

赵平沉默不语,根本没理会这名女大学生的祈求,只是两眼微眯陷入沉思。

(原来如此,难怪当时骷髅鬼会从天而降甚至能抢在人群离开前堵住大门,原来是穿墙,这只形似骷髅的恶灵拥有无视障碍的穿透能力,另外,学校放假了。)

不错,通过田耀蓝的刚刚阐述,本就关注鬼物能力的赵平再度收获了价值信息,不单解开了当初骷髅鬼从天而降的谜团,同时还找到学校空荡的原因,难怪如此崭新的学校会从始至终空荡无人,原来天蓝高中早已放假。

(好吧,学校方面暂且不说,通过线索整合,骷髅鬼的能力现已大体清晰,首先有远超人类的可怕速度,虽杀人手段极其血腥残忍,但却只能逐一击杀,无法同时攻击一群人,另外还具备无视障碍的穿墙能力,以上便是这只骷髅鬼的已知能力,目前而言还在执行者可接受范围内,只是……)

(时间,时间啊,谁敢保证鬼不会随任务时间的流逝而进一步异化变强甚至逐渐增加其他能力呢?)

结束了大概1分钟的短暂沉思,接下来,赵平有了动作,低头看向手表,待确认时间已来到凌晨零点48分后,赵平才重新抬头,将若有所思的目光集中在田耀蓝身上,盯着女大学生又是一番打量,直到再次将目光锁定在女生那鲜血淋淋的右腿,眼镜男才最终开口,继而朝‎​​‎​‏‎‏​‎‏​‏‏‏田耀蓝点头回答道:“可以,在随后的时间里你可以留在我身边。”

“啊,真,真的吗,太好了,实在太好了!”

见眼镜男点头同意,之前还担心对方会因自己受伤而选择拒绝的田耀蓝顿时大喜,原以为对方会嫌自己成为拖累,不料对方根本不在乎这个,看来自己的担忧纯属多余,而这名叫赵平的资深者也的确是个好人,其实眼镜男的好人素质早就体现过了,记得当初在教学楼时,眼镜男就曾在很多资深者表示反对的情况下欣然答应了高坤的上厕所请求,愿意在随时有可能发生危险的走廊里等待高坤,通过此事,眼镜男就这样在一众新人眼里留下了善解人意的好印象。

如上所言,见赵平点头答应,田耀蓝很是开心,可有一个细节却被她忽略了,那就是……

正当田耀蓝满心欢喜的时候,对面,眼镜男的嘴角却在不经意间微微上扬,旋即转瞬即逝。

接下来……

“我们走吧。”

“咦?走?不在食堂待了吗?还有,我们去哪?”

“你的右腿不是受伤了么?和我一起去找找学校的医务室。”

……………

校园实验楼。

和下方的楼层一样,4楼同样维持着绝对漆黑,在明明有电的情况下,楼内所有电灯保持关闭,标本室内,许是沉默间终于想到了什么,李天恒眉头紧锁,最后用不太确定的语气蹦出句话:“我当时逃向厕所的的时候,彭哥和汤萌姐也几乎同时朝另一个方向转身奔跑,期间彭哥好像说了句‘鬼啊’,然后骷髅鬼就立刻调转方向去追他俩了。”

“鬼啊?”

一听李天恒憋了半天竟冒出这么一句话,对面,正祈祷陈逍遥最好立刻清醒的陈水宏当场愣住了,整张脸除了疑惑就是疑惑,这不怪他有此反应,而是青年的回答太过莫名其妙,不,不是莫名其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啥?你说彭老弟喊了个鬼字,然后骷髅鬼就去追他和汤萌了?你在逗我吗?”由于实在搞不懂其中关窍,再加之事情太过匪夷所思,陈水宏瞪着眼睛提出质疑,而李天恒也差不多一副类似表情,继而用无可奈何的语气肯定道:“你看我像爱开玩笑的人吗?这是真的啊,当时我听到的就是这个,别的就再也没有了。”

“既然是真的,那你认为这算不算有点莫名其妙?”

“算,当然算,别说莫名其妙了,用匪夷所思都能形容,可问题是这是事实啊。”

待反复确认了李天恒当真只听到这个后,终于,有相同看法的两人傻眼了,纷纷瞪着眼睛互相对视,不错,此刻无论是在旁询问的陈水宏还负责阐述的李天恒,两人统统被骷髅鬼的反常举动弄了个莫名其妙,首先可以肯定,那只全身骨架但唯独脑袋正常的骷髅怪物百分之一万是鬼,属于最为纯粹的嗜杀恶灵,碰到这种东西,人类逃跑是肯定的,逃跑中因恐惧而下意识大叫有螝也同样合情合理,所以彭虎的尖叫反应是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骷髅鬼,没想到在听清有人称自己是鬼时骷髅鬼会反应激烈,以至于第一时间追杀起称其为鬼的人!这种事非常罕见,以前从来没发生过,然而也正因以往从没发生过灵体极其在意自己鬼物身份的情况,猝不及防之下,哪怕是双双经验丰富的李天恒和陈水宏,实际也无法凭借经验领悟玄机,可想而知,连领悟都领悟不了,就更别提深入分析了。

苦思冥想了半天,见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李天恒只好皱着眉头实话实说:“没有例子,我想了半天都找不到哪怕一件类似过往,可直觉又告诉我这应该是条关键线索。”

“可恶啊,要是陈老弟这时能醒该多好啊,作为茅山道士,以他对螝的了解,我想他一定能猜出这是怎么回事。”眼见李天恒想了半天毫无结果,对面,同样认定此事有可能是关键线索的陈水宏则盯着陈逍遥苦涩叹气,他倒是下意识认定陈逍遥很有可能知道答案,但问题是现在说这些有用吗?除非奇迹发生,否则陈道士又怎么可能说醒就醒?

于是……

待确认自己和陈水宏绞尽脑汁都想不出合理解释后,不知是心有所感又或内心的危机意识愈发浓烈,迟疑片刻,就好像做出了某种决定般,李天恒先是咬了咬牙,旋即朝陈水宏试探提议道:“额,要不,要不咱们现在下楼去找赵平吧,以他那不输何飞的头脑,我想他应该能参悟出什么,至少比咱俩强点。”

什么!

就好像往平静的湖水里突然砸进一块千斤巨石,李天恒提议刚出,陈水宏当场被吓了屁滚尿流!也顾不得继续琢磨了,忙抖着肥肉死命摇头道:“不,不行!咱们不能出去,你知不知道学校有多危险?那骷髅鬼可是见人就杀啊,速度还快的吓人,我敢打赌,那鬼东西目前肯定正在校园里到处搜寻咱们,好不容找了个适合藏身的地方,你居然想出去?这是找死啊,万一半路遇到螝怎么办?以骷髅鬼的变态速度,一旦被它看到,结果可就是必死了啊!呼!呼!呼!”

“额……”

李天恒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一个试探性提议竟引来陈水宏如此剧烈的反应,不单整个人肥肉狂抖疯狂摇头,其后还说了一大串不容置疑的否决理由,末尾则两眼圆睁气喘吁吁,此刻,注视着不知是已经把脸贴至近前陈水宏,5厘米开外,李天恒被吓得不清,被中年胖子的过激反应惊了个目瞪口呆,足足愣了半晌,青年才勉强回神,然后充满诧异的语气狐疑问道:“我也只是随口说说,你这么激动干吗?”

“不是我激动,而是在阐述事实,你难道真打算带着陈逍遥一起送死?看看人家程樱吧,人家就能认得清现实,刚一发现学校有螝,人家就‎​​‎​‏‎‏​‎‏​‏‏‏果断带何飞躲起来了,很明显,程樱清楚自己的职责是什么,可唯独你小子认不清现实,反倒非要逞能,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自打你把陈逍遥背在身上的那一刻起,你在这场任务的职责就是保护陈逍遥,你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只需把陈逍遥保护好就够了,任务自有别人出面解决!”

李天恒被说服了,最终在陈水宏无法辩驳的分析下放弃了出门寻找赵平的打算,不否认陈水宏说的这些有大半是基于胖子自身的胆小怕死,且明显是既怕鬼又不愿碰到眼镜男,但末尾的那段话却也有一定道理,作为团队必不可少的重要存在,同何飞一样,陈逍遥必须安全,同样也必须有专人保护,既然程樱把主要精力全放在保护何飞上了,那自己也应该尽可能保护好陈逍遥,而不是带着对方四处冒险。

“咕嘟。”

“既然如此,那,那我就不出去了。”

终于,在陈水宏连续不断的‘恐吓’与劝说下,同样不算胆大货色的毛刺青年被说服了,继而在咽了口唾沫后结结巴巴点头同意,选择继续留在实验楼隐藏躲避,至于陈水宏……

(呼!吓死我了,幸亏阻止及时,要不然我可就又要落单了。)

很明显,基于自身考虑,陈水宏阻止李天恒原因如今已不言而喻了,首先可以肯定他自己是打死都不会下楼的,害怕遇鬼虽占据了很大比重,但更多的却是不敢和眼镜男待一起,开玩笑,那姓赵的可是曾把整个婆罗州队都算计到全军覆灭的阴险存在啊!和这种阴险狡诈的家伙待一起,就算对方不算计自己,可谁又敢保证眼镜男不会像上次那样给自己安排什么危险任务?与其承担那难以预测的风险,还不如趁信号被屏蔽机会老实躲着,最好能一口气熬到任务结束。

为了活着,陈水宏故技重施,果断祭出了他那最为精通的‘苟活’大法,不单自己苟,这次还拉着李天恒一起苟,至此像两只被猫寻找的老鼠般躲在楼里死不出来,然而谁又能想到……

相比于因恐惧而全程躲在楼里的陈水宏,彭虎却俨然成为了另一个极端。

同一时间,画面转移至校园某处。

哒哒哒。

凌晨的校园永远是那么的安静死寂,或许往常是这样,但这次却发生了例外,寂静没有维持太久,很快就被一串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悄然打破。

目前有两道身影正在黑暗中不断移动着,双方任谁都没有奔跑,而是处于一种不快不慢的行走之中,行走身影非是旁人,正是不久前从教学楼侥幸逃出的彭虎和汤萌。

是的,自打逃出教学楼并顺利摆脱鬼物追杀,随后时间里,二人就一直在偌大的校园里东奔西走,在汤萌的带领下沿着道路穿梭不休,别不信,作为明白人,彭虎很清楚有些时候自己该做些什么,考虑到汤萌也有一颗擅长分析的聪明头脑,再加之不久前又是汤萌发现的鬼物弱点,于是,逃出教学楼后,彭虎便非常自觉的选择尾随汤萌,果断把主导权交在了女医生手中,自己则跟在身旁负责警戒。

只不过……

一开始彭虎还以为汤萌东奔西走的目的是为了寻找水源,毕竟当初的逃跑经历也确实证明了水能抑制骷髅鬼,能够有效降低鬼物速度,原本和汤萌一起满校园到处转悠时他是这么认为的,可谁曾想,随着时间流逝,女医生竟开始了盲目乱走,期间则全程低头兀自沉思,貌似完全不在意周遭环境!?

渐渐的,手里没水又唯恐在行走间再次遇鬼的彭虎坚持不下去了,他越走越害怕,越走越心慌,终于,当二人途径一座假山时,彭虎动了,一把将汤萌拽进假山躲了起来,接着,还不等女医生投来狐疑目光,彭虎便抢先瞪大眼睛同时用诧异表情对其问道:“喂!我说妹子你咋回事啊?走了半天都不见你去找水,反倒满世界瞎转悠?你,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额?”

貌似如梦初醒,被光头男这么一问,全程低头的汤萌这才堪堪回过神来,可也恰恰是她这幅如梦初醒的恍然模样却直接把彭虎吓得够呛,一时间,本就悬挂汗珠的光滑脑门又不自觉多了几滴惊恐冷汗!

(娘啊,她莫不是一直在发呆吧?我居然和这个发呆的家伙一起在随时有可能遇鬼的校园里逛了将近1小时!)

想到这里,光头男除瞬间感到一阵背脊发凉外,浓郁的后怕感更是顷刻间席卷全身,这很好理解,之前说过,原本彭虎以为在逃离教学楼后汤萌会优先在学校里寻找水源,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对方却貌似没有没这种打算,反倒只是单纯的在校园里盲目乱走?

万一期间再次碰到那只见人就杀的骷髅鬼该怎么办?手中没有水的两人岂不是必死?骷髅鬼那快到吓人的速度他可是亲眼见识过,想靠两条腿跑赢那玩意根本不现实,除非有水,否则铁定升天!

也正因明白这点,待看到汤萌那如梦初醒的表情后,彭虎可谓是既后怕又恼怒!说实话,如果对方是男的,就算是何飞赵平,他也早就破口大骂了,不过考虑到眼前是个妹子,最终,彭虎还是强行压下怒火,其后就这么一边头冒冷汗一边手指汤萌道:“我还以为你到处乱逛的目的是为了找水,可,可你居然……”

虽说后怕不已的彭虎被汤萌气得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但回过神来的汤萌却瞬间明白了,明白光头男为何会满脸煞白目瞪口呆了,见状,汤萌忙摇头辩解道:“啊,等等,彭哥你先别生气,我想你可能误会我了。”

“误会?”

见彭虎面露狐疑,汤萌不加迟疑继续说道:“行走期间我并没有发呆,而是一直在琢磨着某件事。”

正如以往曾多次谈及的那样,别看光头男表面粗‎​​‎​‏‎‏​‎‏​‏‏‏犷,实际却是个心细如发的人,对细节的关注丝毫不输程樱,就连何飞都不逞多让,果不其然,见汤萌摇头表示并未发呆,彭虎表情变了,故而用狐疑语气好奇问道:“琢磨事情?什么事?”

汤萌则皱着眉头认真答道:“其实我认为水并不一定是解决这次事件的关键重点,顶多算是种拖延时间的手段,并且通过思考以及一路上的种种观察,最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座学校没有水,至少不存在大量水源。”

“什么!”

汤萌此言一出,好似听到了某种极其可怕的消息那样,彭虎当场大惊失色!不光是这样,在听完对方话语的同时他还下意识把头伸出假山左右打量,如果不是环境太黑以及他还想等汤萌解释的话,说不定现在就急不可耐出去查看了。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整个校园都不可能找到水?你这话什么意思?

听着光头男回过头后那随之而来的紧张追问,汤萌愈发凝重的继续解释道:“这一路上你我虽行走缓慢,但也算转遍了除操场以外的大半个校园,一座学校在大能有多大?尤其是不久前途径那片临近实验楼的池塘时,我发现里面的水早已干枯。”

彭虎则不信邪的辩驳道:“之前途径的那片池塘我也看过一眼,里面确实没水,除了烂泥就是烂泥,可这并不能证明其他地方没水吧?”

“那好吧,既然彭哥不信,那就用现实来证明吧,刚好我也有去验证一下的意思。”

很快,打定主意的汤萌径直走出假山,然后和彭虎一起朝百米开外的某栋建筑走去,那栋建筑或许在旁人眼里只是个较为常见的建筑,但对于汤萌两人来说,如今却成为了关键区域,一个无论如何都必须去上一趟去的地方……

水库!

不错,前方便是天蓝高中的中央水库,这里既连接着校外供水管道同时也是整座学校所有供水设备的存水之地,若想验证学校是否有水,来这里无疑是最为直接的理想选择。

由于担心光源会引来危险,和之前一样,行走期间,汤萌和彭虎任谁都没有拿出手电,只是借助高空那忽明忽暗的月光在校园里缓慢行走,随着脚步逐渐接近,很快,怀揣着坎坷紧张,二人顺利走进了水库之中,接着……

啪嗒。

考虑到此地乃更为漆黑的室内,为了能够在检查中看清事物,无奈之下,汤萌不得不打开猫眼手电,很快,伴随着手电灯光照亮房间,一副干燥无比的水库场景就这样映入眼帘。

吱嘎,吱嘎。

目睹水库环境干燥,内心已隐隐不安的彭虎当即一个箭步窜到几排水龙头前,接着便挨个拧起开关阀门,然而遗憾的是,在随后的几分钟里,无论拧哪一个水龙头亦或是赶去其他房间进行实验,所有阀门滴水未出,但不知是过于不甘还是打心里不愿接受现实,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光头男跌跌撞撞跑向水箱,旋即抬手敲打水箱表面。

结果……

哐当,哐当。

聆听着水箱空荡刺耳的撞击声响,彭虎傻眼了,原来汤萌的猜测是真的,学校没水,不单水塘干枯全是烂泥,就连学校唯一存水的水库都干燥异常,尝试寻找了半天,结果一滴水都没看到!

滴答。

水是没有看到,可彭虎那随之而来的冷汗却是在得到水库无水的结果后情不自禁滴了下来,大量冷汗从光滑脑门频繁滴落,其实不单彭虎在确认完水库无水后冷汗直冒,就连提前猜出学校没水的汤萌都在确认完现实后脸孔泛白,是的,通过刚刚的观察实验,目前已足够证实学校没水了,至于没水的原因……

……………

PS:本书唯一正版只存在于纵横中纹网,手机读者可下载纵横小说app阅读本书正版。

凶灵秘闻录》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凶灵秘闻录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