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第一玩家 > 九百八十八章·“朝颜线·毁灭世界”

九百八十八章·“朝颜线·毁灭世界”

“萧影,去帮朝颜。”苏明安说。

“我只能靠近她,把她喊回来。这种规模的战斗,我插不了手。”萧景三耸耸肩。

“朝颜……这么强?”苏明安原以为萧景三和朝颜是一个层次的。

“你看她身上的火焰。”萧景三指去,朝颜身上升腾着遮天蔽月的赤炎,红得似血,将天空烧灼得宛如黄昏。

“那是以她生命为代价的火焰,一分代价,一分收获。她从来都是燃命的打法,要么是她的生命先终结,要么是敌人的生命先终结。”萧景三的眼童闪过阴霾:“如果天使大人您认为她打不过触须怪物,我们只能把她拉回来,再做决定。”

“你去吧。”苏明安说。

“好。”萧景三不放心邹雨青陪在苏明安身边,把邹雨青也一起拉上了天空。

沙地上,苏明安一人坐在轮椅上,望着这壮烈的火焰。

直到后面传来踩沙的脚步声。

“……久闻大名,初次见面。”苏明安没有回头,澹澹道。

脚步声停顿了片刻,随后更近一步。

漆黑的发丝伴随海风飘荡,星星状的黑色骨钉倒映着火光。来人与苏明安并肩而立,燃遍天际的火焰将他们的身影拉得极长。

“……久闻大名,初次见面。”来人回应的是相同的话。

说着一样的问候语,二人却是完全不同的心情。

今夜天色暗沉,火焰却烧得极亮,看不见天空中的蓝色弦月。苏明安仰头望去,望见苏文笙略显暗沉的黑色眼眸。

“我猜测,是你对自己的死亡不甘心,所以,你想了个办法,塑体重生?”苏明安说。

“我不会做这种事。”苏文笙是笑着的。

苏明安侧头看去,黑发青年笑意盈然,露出隐约的酒窝,眼中却毫无暖色。

“在我的印象里,你已经死了。”苏明安说。

“死亡不是终结。”苏文笙说。

苏明安微微眯着眼睛:

“我闻到了你身上的血气……你杀了那些觊觎影尸体的人?还是你帮助他们分割了影的尸体?”

“我不会亵渎英雄的尸体,所以我给予了他们惩戒。”苏文笙说。

“你为什么要杀影?”

“为了引你过来。”

“仅仅为了这个?你就杀了他?”

“是啊。”苏文笙笑着回答。

苏明安觉得,这个屑里屑气的苏文笙,和他印象里的苏文笙完全不同。

“你是黑化版苏文笙?”苏明安说:“你重生了,重活一世,你要让所有瞧不起你的人后悔?”

苏文笙的眉头微微蹙起,他澹澹看了苏明安一眼:

“你评定一个人就是非黑即白吗?为了迎接救世主而甘愿赴死的高中生苏文笙,就是白?敢于对救世主出手,甚至杀死救世主分身的苏文笙,就是黑?”

“不,你跟我记忆里的苏文笙差距太大,他是个阳光开朗的孩子,而你……”苏明安很明显能感觉到差别,这前后简直是两个人。

苏文笙闻言,从喉咙里哼出笑声:

“是吗?”

“可你在五个月前,也是个阳光开朗的孩子。现在你也是黑化版苏明安。”

海岸一片安静。

哗啦,哗啦的海浪声沉溺在寂静里,二人都没有说话。

咸湿的海风敲打着苏明安闭合的眼皮,他忽然说:

“大橘复活了吗?”

苏文笙眼童一颤,他的笑容里很明显夹杂了恼怒。

苏明安是在问——如果你都可以复活,那么你会把死去的那只橘猫复活吗?

那只埋在梧桐树下的橘猫代表了你的过去,代表了你这十九年的不甘与挣扎,代表了你心中未曾被埋葬的正义。如今它沉眠土中,你却苏醒,你还会像以前那样奋不顾身地闯入美术教室吗?你的血还依旧滚烫吗?

“……”

苏文笙没有回答他。

蓝色的弦月下,苏文笙背对着大片浓密的光晕,耳边闪烁着破碎的冷光。

苏明安无法确定,苏文笙脸上的笑容,到底是他觉得那是另一个人的过去,与他无关。还是在笑……嘲讽过去的自己。

“天使大人——我把朝颜拉回来了!”天空传来呼喊,萧景三从天而落。

苏明安侧头一看,苏文笙已经不见了,仿佛苏文笙只是为了和苏明安聊几句天。

一个滚烫的拥抱靠近,朝颜的发丝扫在苏明安脖颈,她降落在苏明安身侧,十指搭在苏明安肩头,像是烧得快要融化的烙铁,柔软而滚烫。

“是……你……”朝颜低声说,她的气息也是滚烫的。

“先离开这里。”苏明安说。

触须怪物扬起粗大的触须,朝这边袭来,邹雨青燃起符篆,立起防御结界,却被瞬间打断。

“这——这怪物什么强度?”邹雨青脸色煞白。她好歹也有四阶水准,竟然连一根触须都抵挡不住。

眼看着触须即将把她打成碎肉,朝颜忽地回身一剑,朱红色的光华疾驰而出,与那根触须相撞,产生剧烈的爆鸣声响。下一瞬间,触须四裂而开,邹雨青侥幸逃生。

挥出这一剑后,朝颜的脸色明显更加苍白,眼童也像着了火,布满了猩红的血丝。她的气息愈发滚烫,全身都像要烧化。

她盯着苏明安的双眼,尽管身体很难受,她却罕见地笑了:

“你……没事……就好。”

“其实……我原以为……我能打过的……”

她的眼童泛着濒临破碎的朱红色,灼热而真挚。

萧景三挂在了轮椅左扶手,邹雨青挂在了轮椅右扶手。两人像两块风干大肠,在空中飘飘荡荡。

朝颜的身体架不住这样挂,苏明安只能把她揽在身前,她的身体烫得犹如烙铁,尽管隔着衣服,苏明安依然感到身体各处传来烫伤般的痛感。她滚烫的脸颊贴着他的肩膀,喷吐的气息极为灼热。

苏明安轻声吸着气,忍着痛楚,让轮椅疾驰得更快一些。他已经顾不得全身的疼痛,只能扶稳她,防止她掉落。

她是为了救他才变成这样的,上一周目,她在死亡时肯定遭受了更恐怖的痛楚——她一直战斗到了凌晨三点,直到最后力竭而亡,她的痛苦是他的数倍之多。

“没事了,放轻松……”苏明安感觉她还是紧绷的状态,身上的热度也没有降低半分。他低声说着放松的话,让她平静下来:“我们已经离得很远了……你回头看。”

朝颜缓缓回头。

她看到那渐渐暗下去的天空,触须怪物恼怒地拍打着海面,却没法离开海域追杀他们。水花溅起极高的距离,几乎与天空触碰,苍穹的猩红与海面的朱红混淆在一起,碰碎了一地水色,像破碎的星空。

苏明安突然感到肩膀一痛。

朝颜低头,咬着他的肩膀,渗出一丝一丝的鲜血,然而她砸吧了几下,觉得味不对,又很快不咬了。

“你干什么!”萧景三怒吼。

“抱歉。”朝颜说:“我现在的状态……有点失控。”

“我理解。”苏明安说。

他看向自己的手掌,已经烫出了水泡,胸口和大腿的位置也泛着血红色,这是烫伤的前兆。他都如此疼痛,她肯定比自己更痛苦。

他们一路疾驰,来到最近的小城市,轮椅在一处小区降落。由于已经半夜,大多数居民都已经安睡,小区只有几盏灯光还亮着,似乎是彻夜苦读的学生。

“她的伤势需要处理,需要冷的环境。”萧景三检查了下朝颜的状态。

“附近没有冷库,空调房可以吗?还是把她塞冰箱里?”苏明安说。

“这样的话……应该可以。我们只能强行闯入别人家,借用一下空调了。”萧景三思考。他们这一行人可谓群英荟萃,又是秒杀来特天使的伪神灵,又是旧日教廷副教主,又是魔教妖女,恐怕会吓坏别人。

“只能这样了。”苏明安说。

“如果……不跨越世界边缘……”朝颜低声说:“你就……没办法脱离……神灵的……掌控了……咳,咳咳咳……”

她咳嗽着,几口血落在地面,发出铁板焦烤般呲呲呲的声音。

“除了杀死触须怪物,有没有其他的方法跨越世界边缘?”苏明安侧头。

“没有。但我可以利用这个收集更多的情绪,然后……我能变得更强,也许就能打过触须怪物。”朝颜拿出一条麻绳项链。

苏明安定睛一看——这是旧日之眼!

他自己也有一条,没想到朝颜也有一条。她原来也在收集成神三要素。

苏明安点头:“我帮你。”

朝颜却摇头:“让我更强需要海量的情绪,几十个人、几百个人都是不够的,需要很多很多人……而你等不起,神灵随时可能把你的意识拉回去,那样你就没办法反抗了。”

苏明安记得,在下午一点时,他会在神灵的房间苏醒,那时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那是一个宣告失败的时间节点。

“——那就在我的意识被神灵拉回去前,帮你收集到足够的情绪。”苏明安说。

邹雨青的眼神有些迷茫:“阁下,你要怎么做?这很困难,我们并没有足够的影响力。”

“不。我还有另外的身份……现在终于有用了。”苏明安说。

他取出昕月给他的面具、斗篷人给他的勋章。

“这是什么?”邹雨青问道。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人类自救联盟的盟主,唐。”苏明安想起了第四十五幅画,那名在桌上安睡的青年。

“我也是……都市守护部的副部长,苏世泽。”他想起了第四十六幅画,那名对着镜子反复练习声线的男人。

“我还拥有苏黎先女士、林玉子女士的记忆,我知道她们的研究所同盟位置。”他想起了第四十七幅画、第四十八幅画,双手紧紧相牵的两位女士。

“同时,我也是真正的第一梦巡家。这世界上应该没有人比我的影响力更大了。”

“第一梦巡家?”邹雨青喃喃道。

“就是你所遇见的苏绍卿大皇子。”苏明安微笑。

一瞬间,邹雨青懵了。

她不可置信地望着苏明安:

“是你,殿下?”

“天使大人。”萧景三有些不赞同:“这么多身份汇聚于你一个人身上,全部公开的话……你会置身险境。原本大家以为,拥有适格者与异种的双重身份的人是影,现在他们发现,原来就是你。”

“你作为苏文笙曾经暴露过白色触须,异种身份已经敲定。圣盟军只要杀你一人,就等于杀死了人类自救联盟的盟主,与都市守护部的副部长,他们不会无所作为。我们可以等待,也许还有别的解除控制的办法……”

苏明安视线微沉。

……没有了。

已经……没有了。

他知道继续放任下去,朝颜会在凌晨三点死亡。

他知道继续等待下去,他的意识会在下午一点被神灵拉回。

他知道短短一天时间,会发生很多痛苦之事,萧景三会被迫成为神灵的帮凶,离明月也会被他忘却。所以必须要改变。

他知道……所有的绝望。

萧景三等人眼中的希望,在他眼中,已经是不可能实现的、既定的绝望。

“相信……我吧。”苏明安只能微笑。

他什么都不能说。

萧景三还想劝,他觉得这个方法风险太大,未必能及时收集到足够的能量,供朝颜变强。

然而朝颜却笑了:

“好啊,我相信。”

“我曾答应一个很重要的人,要学会相信别人。我相信你。”

苏明安抬头:“朝颜,你的最终理想是什么?”

离明月、萧景三、朝颜,都是此世的重要之人。

离明月的理想是救世,他见证了五十名传火者的薪火相传,又庇护了稻亚城作为新手出生点。

萧景三也是为了救世,他创立的旧日教廷应该是为了建立战线,他的许多行为应该也能有解释。

但……朝颜?

苏明安对她几乎一无所知,她的救世方案——是什么?

“我的最终理想?”朝颜微微一笑。

她低头片刻,似在沉思。随后很快抬头,眉眼弯弯,脸上的笑容看上去分外温暖:

“——毁灭这个世界。”

第一玩家》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游戏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第一玩家最新章节。